睡前小景

睡前,我看了黄老师关于阅读和写作的书。感触颇多从今天开始每天我要写一段描写的语言,只有写描写的语言,才能让自己的写作水平提高。

以后每天写大宝一段,写二宝一段。

睡前,我如获至宝地念叨着如何来提高写作,“描写性语言”的强调让我醍醐灌顶。仿佛就是宝玉,回头看看自己曾经的宝,都让人记忆犹新。然而大宝不耐烦地说,关于“描写”我学过,边说边拿被子把头蒙上,好像我的所读进入她耳朵后会引起爆炸。有那么严重吗?与像小海绵的我,随时吸取着各种养料的我,形成鲜明的对比。

今晚看着二宝杂乱无章的头发,动了剪发的念头。说干就干,原以为还会像小时候那样,塞个奶头在嘴里,就会静静地吮吸,默默地被理发。然而,一切都随着岁月的流逝,发生着变化。刚把电动推启动,二宝就开始哭,哭声不算大,没有超出推子的声音,我还在坚持着。慢慢地,声音越来越亮,眼泪顺着脸颊躺下来,要从我的怀抱里挣脱,我加快了推子移动的速度,想提高理发速度,然而越想快,越快不了,推子被剪下的头发卡住了,不得不清理,刚刚清理干净刀头上的存发,二宝已经哭成了泪人,泪水交织着脸上的碎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用着吃奶劲,张大嘴,大哭着,挣脱出去,去找姥姥了。姥姥又抱过来,我趁机想快速处理完剩余没有剪到的地方,喊了大宝来帮助,音响里放了舒缓的音乐,万事俱备,只差我打开推子的开机按钮。一打开,二宝又伤心哭开了,这回的力量更大。把我想理出个造型的梦想也给扑灭了,只好最快速地弄出个能看得过去罢了。一岁后,已经对近距离的这些嘈杂的声音开始拒绝了,成长的标志之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朱元章的一生結束,他開啓一個王國,一心為子孫建立完美體制,而不明白,世間沒有完美,朱標的死也終於引發朱棣的野心,也...
    萌貓咪阅读 97评论 0 0
  • 1 喜欢的歌手出了新歌:被遗忘的时间,像断了的琴弦,总有人想念有人如云烟。你说你早已习惯一个人失眠,也曾会...
    陌上喜阅读 275评论 7 7
  • 小说是自己与自己的斗争,这是今晚参加清城区作协和清新区作协联合举办的文学创作经验交流沙龙上听到的一句话。 回程的路...
    昨夜风铃阅读 273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