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漫笔(55)

字数 445阅读 12

走廊两旁,每间房都敞开着。一块区域,手里的,台面的,不下十台机器超负荷着高速运转,屏幕面前,渴求胜利的窥屏者,他们腋下的毛孔,随着双手有节奏地敲击键盘,暗自缓缓扩张释放着雄性之味。

这味悄悄地,缓慢地从遮在身体外薄料子孔隙里散发出来,弥漫在走廊的上空。这毛孔释放的气味,与机器带出的热量,汇聚而成一股合热。空间里的这股热,像极了你置身踱步拥挤的火车车厢那种感觉,密不透风地泡面味,鞋味,使人窒息,而你又必须忍耐。

如若碰上许久不雨的天,楼道的热那更是使人压抑,倍感焦躁。走了一会儿,又好像置身战场上,一堆人埋藏潜伏在树林,箭在弦上,即将冲锋陷阵之后的苦闷焦灼感。

他们聚精会神地操作着,有的已经快达到超然物外,人机合一的状态了。偶尔几声咒骂又让你猛烈意识到,他还是活的,不是个只会冰冷地操作机器的人。

夜晚的楼道,也不是偶尔几间房打开后,闻到的烟味鞋味那么简单去描绘,去概括了。

放在屋外的马扎,没曾想竟然被人偷了。难道写他们,也是无形之中,对他们的一种控诉。冥冥之中,真是奇怪。

2018.6.4写于六栋走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