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假日狂想曲

最近窗外总是下着雨,烈日带来的酷热被一扫而空,聒噪了半个夏季的蝉也不叫了,空气里凉丝丝的,光线昏暗得刚刚好,刚好适合一个人窝着看电影。

我是一个很容易共情的人,加上周围气氛合适,人很快就沉进了荧幕里光影变幻的世界,脚步,心跳,一颦一笑都已和主人公同步,但身体却始终隔着一层冰凉的雨幕,很奇怪,这一次,我同时拥有了第一视角和第三视角。

我想,我最终还是不会认为,那个美联社记者和公主之间真的是爱情,太快了——不是说他们堕入爱河的速度太快了,这个世界上,一见钟情还是有的,挺多,我想说的是,布莱德利对公主的态度转变太快了。

罗马街头-深夜

我们无法否认布莱德利是一个好人,他能够在深夜收留一个流浪街头的陌生少女,并且始终坐怀不乱,称得上是君子品格。但他同时也是一名记者,一个欠了房东三个月房租,准备攒够钱就飞回纽约的人。所以,在知道了安娜就是公主的时候,他马上跟老板谈好了独家报道的价钱,又专门联系了靠得住的摄影师朋友,从让她睡床开始就是一场新闻预谋,后面的借钱,跟踪,游玩,舞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输出一篇足够劲爆的报道。

一天之后,布莱德利忽然就被公主该死的魅力迷住,选择放弃到手的报道,金钱和名声,这意味着他要继续接受老板的剥削,间接失去了重返美国的好机会,这的确很罗曼蒂克,而公主在最后的发布会上为了握布莱德利的手而握了所有前排记者的手也很让人感动。但是,这些只怕是导演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

如果安娜不是公主,或者如果布莱德利一直不知道安娜是个公主,那么罗马没有假日,公主没有爱情。个人身份这个条件很强,同时也很弱,在一份爱情面前尤其显得没有分量,至少在我看来就是这样,而这就是我和这部电影之间的疏离感,在整部影片开始走向美好结局(一个关于罗曼蒂克的狂想)的时候我主动脱了轨,驶向另一个狂想。

不过,电影还是好看的,结局有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