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1(过度使用)

这周末终于没有再加班。

周六上午带小满一起上了绘画课程。

下午有点犯困。老公说带他们出去公园吧。

我既困又乏,无精打采。

无奈,觉得好像好不容易周末也应该带小朋友出去转转。

强撑着,一起下楼,上车。

小朋友倒是欢呼雀跃,兴奋不已。

在车上,一句话涌上来:

我是不是在过度使用我自己?

感觉我的身体就像是我的工具一般,我的灵魂已经和身体分离了。

我在空中看着这具身体,疲惫,无力,却不断驱赶着让它继续。

包括工作,同样,明明很疲惫,但是不可以啊,一定要在***时间完成***啊!

我的灵魂不断的逼迫着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也确实如同失去灵魂的躯壳,只是在执行。

晚上读了微信公众号文章,都在讨论武汉14岁男孩跳楼的事件,有几句话颇有印象:

即使是受教育再少的父母,一旦做了父母,都有教育子女的勇气。

即使是知识再少的老师,一旦做了老师,都有了教育学生的权威。

做父母是一场修行,我们最大的德行就是不要去武断的用自己的不够清晰不够智慧的头脑和自恋,去伤害孩子原本的自尊,自驱力,以及智慧和善良。

我们如果能够以对待同龄人的尊重去对待孩子,孩子不会有那么多反叛。

如果我们不去妄念用自己的浅薄的成年人学到规则去给强行给孩子构建规则,去评判孩子,孩子自然会学到自己与世界的相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