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诗词大会》第一百三十期(牛年母亲节专刊)

开场白:

文学为时代而作。五月,是狂欢的劳动节,是拚搏的青年节,是温馨的感恩节,是简书的文化节,让我们用最美的文字,感恩赋予我们文明的时代,感恩世间的一切美好,抒发内心对春天的眷恋,对夏天的歌颂,对父母的祝福,对亲人的厚爱,家国的情怀!本期主题母亲节,祝普天之下母亲:节日快乐!

东1234道:

专刊立夏又新添,山木葱茏天渐炎。莺语送春万物喷,高站枝柳戏嬉鶼。花丛蝶舞蜂寻蕊,樱熟透红瓜果甜。遥看村头闲者少,锄禾当午汗衫沾。


高山流水无情剑(周勇)道:

七律·立夏即景

霏霏夏雨响窗帷,柳映南湖莺燕飞。波浪纹催鱼戏浪,蔷薇蕊绽蝶观薇。芳容芍药淡烟醉,风骨梧桐秀色挥。草翠花鲜呈雅韵,诗词茗酒润心扉。

又见大会新作,感谢良心老师,问候各位诗友。夏日安泰,阖家欢乐!️


东1234道:清平乐·春之赋

蝶穿烟树,蜂恋花枝舞。听水望莺含笑入,看绿观红谁录?

春日新染桑田,芳洲正好诵弦。锦绣浑如形胜,翰墨不尽诗篇。

(唐代李白格式,新韵)


马湖之边道:立夏之荷

红色蜻蜓绿叶眸,一湖云彩泛青舟。涟漪荡漾风临秀,立夏时光恰上楼。


老老木子道:

风烟岸柳染清波,琴乐悠扬伴牧歌。缕缕微风扶树影,绵绵春雨洒湖河。


悠悠老爷道:一剪梅

初夜惊雷如鼓敲。风也潇潇,雨也飘飘。已是三更仍未消。倚遍阑干,风雨小桥。

策扙廊桥暗灯憔。檐上燕啾,檐下狸猫。亭亭玉立小荷娇。几声蛙叫,几许笛萧。


独处风景 道:

风雨一朝褪残红,花飞花谢枝头空。毕竟好春留不住,且把时光放从容。


走过岁月知冷暖道:

立夏已过情愈浓,简书诗词发新声。繁花落尽孕鲜果,静待蝉鸣赞美景。


夕青道:

留春不住惜芳菲,归燕高楼入户飞。千垄麦黄珠粒玮,一田水涨小秧肥。雨睛草绿迷天碧,桃杏红唇映夕晖。余岁闲来无事为,韶光酌盏意颇微。


冯素萍道:七律 即景随吟

节时进夏未长深,塞上无边碧浓侵。滴翠窗前枝满院,泛葱野里岭笼林。时闻雀鸟欢欣语,久入中天缥缈音。千万尘羁浑忘去,逍遥自在任浮沉。


老树道:

春来春又去,夏到秋不远。

立夏开完会,秋收吃大宴。


高山流水无情剑(周勇)道:

题记:今天是母亲节!把幸福做成花蕊,把甜蜜做成花瓣,把健康做成花叶,把开心做成花茎,用简书编织成一朵最鲜的康乃馨,把最真诚的的祝福送给您:祝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

古风乐府·祝福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君不见,立夏蔷薇花正好,红艳暖心靓四方。

君不见,绿树叶茂西康线,芳华秦川秦岭香。

归心箭,见萱堂,遥望倚门沐朝阳。细瞧慈母银丝满,轻抚皱纹情意长。

堂屋坐,话家常,相忆持家诚奉义,怎忘立命妙怀方?几上母沏茶汤好,我怜老母瘦面黄。

深知辛苦累,都为儿孙忙。

立夏春犹在,铭恩意未央。

关中八百阔,秦岭万年苍。

杯盏聚欢喜,寒暄融慨慷。

今日儿回娘快乐,眼热泪盈笑飞扬。时见喜上眉梢涕,又闻酒斟笑语爽。

常铭记,老母鬓发如霜雪,挚爱柔情胜暖阳。

怎能忘,挂怀膝前培叶茂,不倦教化永芬芳?


夕青道:

春日云香已去迟,风行暖律绿南枝。近来渐觉衣裳软,以往还嫌鬓发欺。萱草又添新雨露,梅条犹展旧冰姿。承恩欲孝何时待,今迎佳辰念母慈。


诗意蒹葭道:

曾是千金玉女身,父怜母爱撒娇嗔。一朝怀抱儿孙后,平昔行藏牛马辛。未信风霜朱面老,难为日月白头新。羔羊跪乳思恩义,反哺乌鸦骨肉亲。



乔平道:七律·母亲节有怀

梦中慈母笑容真,棉布衣衫病榻身。犹记灶前炊淡饭,难忘灯下补寒纶。几经风雨停三夏,空对儿孙送两薪。常念深恩何与报,无聊小字寄娘亲。


一生一世爱诗词道:

一世劬劳为子孙,手遮风雨霜侵鬓。山高水远何当情,泪眼问知萱草讯。


付朝兰道:母亲的怀抱

昨夜我又躺在您温暖的怀抱

像儿时一样撒娇

抚摸您的眼角

发现鱼尾纹加深了

二十年没有闻到您温暖怀抱的味道

为何今夜刚刚好

您的鬓角也有了白色筑巢

难道天堂也有烦恼

您的节日已经来到

我想尽方法也无法把礼物送到

那个地方遥远缥缈

只有泪水化作相思桥

写一首诗来祈祷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山石老人的平静道:

母亲节的感怀·2021

落叶  在辽阔的天地间盘旋

谱写着一曲曲感人的乐章

那是大树对土地养育的叩拜

儿女的家园  在亲情的割舍中

饱尝过的温暖回忆

在流年中绵绵不息

安然着人生  横亘时光

未曾有悄然的改变…

今天  愿天下善良的母亲

天天都过着温馨的节日!

母亲

汪洋大海中的一艘平安船

承载着孩子

生命里成长的期待和梦幻

母亲

辽阔天地间的一棵参天树

遮挡着孩子

红尘中历经的雨雪和风霜

今天

割舍不下的记忆太多  再回首

依旧会湿透了满是皱褶的眼眶

轻吟浅唱  我爱你

在天庭里安歇的妈妈和岳母!

白云  在蔚蓝的天空中飘逸

描绘着一幅幅动情的画面

那是流云对雨雾哺育的感恩

儿女的港湾  在真情的缠绵里

拥有过的思念懂得

在时光中延延悠然

厚重着生命  跨越年轮

经受着岁月的洗礼…

今天

祝天下善美的母亲

永远都能够幸福地安康!


母亲

浩瀚星海中的一颗北斗星

传递给孩子

征途上智睿的光芒和方向

母亲

苍茫寰宇中的一盏明思灯

告知着孩子

人生中晨暮的明媚和希冀

今天

难以忘怀的往事丰满

昂抬头

仍然要向宇空婉转悠扬的深情

高喊一声  我爱你

在天堂里安息的妈妈和岳母!



飘逸道:讲给您听,我的娘

母亲的节日

请许我

面对青山面对大川

大声喊出娘

回音的尾声拉的好长好长

娘……娘

面对大海面对黄河

大声喊出娘

水的波纹像是时光的传声筒

飞向天堂


我仿佛又看到了娘微笑的模样

翻出老照片

您还是那样的年轻齐肩的头发

健康时体态微胖

依偎在您身边五六岁的小姑娘

花棉袄花棉鞋

是您亲手缝制的衣裳

黑白的照片

在您离开后已经被我翻的泛黄

不想触碰,还是忍不住拿出

放在手心

一滴眼泪落在手背上

微凉

痛恨病魔,怎么那样的张狂

吞噬了娘的健康

把痛苦憔悴沧桑刻在眉头

还有日渐消瘦的脸庞

从努力到抗争再到失望

舍不下疼爱的儿女

眼睛里都是留恋的光芒

直到

遗憾写满那年的麦子黄

没有了娘的家

谁给你做饭谁给你煮汤

谁擦你委屈的泪水

冷暖谁问

喊娘谁答

风啼雨泣痛断肝肠

仿佛一夜间长大

没有了依靠

唯有坚强

母亲的节日

我的祝福寄往天堂

白云深处

藏着您的慈祥

苍穹之下

月亮之上

关爱孩子的语言

就像无数闪烁的星光

母亲啊儿的娘

您在我的梦里

依旧是年轻的模样

此刻望着夜空

对着月亮

把想要说的话和您讲

假如爱有天意

来生您还做我的娘

一阵风儿来

拂过

又生出不尽的念想


叔丁道:母亲的话

起初,母亲把我装在肚子里

母亲不说话,动一动心思

我就听得到她想什么

母亲的话是湖泊,我是里面睡着的鱼

后来我有点儿闷

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听听别人的话

我跑出来了

母亲想跟我说话就得大声喊

渐渐地,我越跑越远

听到的话汇聚成海洋,我在里面游泳

母亲嗓子快喊破了

也只翻起几朵小浪花

母亲累了 ,说不出话来

我邀请母亲住进我的身体

我开始替母亲说话

我在说的,就是她要说的

我与母亲的话是一条长河

不宽,但一直流淌


大漠之风_家排师道:母亲节随感

小时候,

您的背是我最舒适的摇篮;

长大后,

您的叮咛是我最丰盛的盘缠;

世界再美,

美不过您无言的牵挂;

时间再久,

久不过您凝望的眼神。

您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却给了我一个不平凡的世界。

母亲,您没有给我万贯家产,

却给了我做母亲的所有资本。

有您已经足够,

有您我就拥有了全世界。

我会把您传承给我的传承下去,

这是我对您最好的感恩。


沐兮若水道:最美的名字

把你的名字,

一笔一画在手心,

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每日每夜,

妈妈,世间最美。

小小孩,

蹒跚学步,几多胆怯,

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一步一回头,

妈妈说,跌倒不怕。

小孩说,再来一次。

长大后,

生活如歌,酸甜苦辣,

不同的城市,

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妈妈说,一切都好,

小孩说,一切都好。

现在的你,

岁月,斑驳了容颜,

双手爬满皱纹,

已经老的像一个影子

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妈妈,永远最美。

每一个小孩,

天上选的妈妈,

心中唯一,

于是,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道玄斋主·尚泽道:致母亲的诗

你是我的灯塔

你是我迷茫时的明灯

你的智慧如海

你的优雅如虹

你的坚韧不拔

你的中庸大度

你的上善若水

你的不可超越

都是

我一生的航标

岁月流逝的只是年华

带不走你骨子里的那种女皇气质

你的一言一行

都是深厚底蕴熏陶下的炫丽夺目

若有诗书藏在心

岁月从不败美人

把爱

躲在文字里

日日夜夜

没有句号的诗句

串成沉甸甸的牵挂

在有你的那片天空

飘落成雨

星星点点

从此以后

千里之外

思念

用心丈量

又是一年母亲节,愿挚爱的妈妈节日快乐,吉祥如意!


并安说道:母亲啊,母亲

我不愿意我的母亲

是一株倚树而开的

牵牛花

藤藤蔓蔓

辛苦忙碌

即使爬满了树干

也没有一朵为自己盛开

最终只留下

疲劳弯曲的身体

我愿意我的母亲

是那山岩间的一棵小草

把根牢牢地扎在石縫中

自由地沐浴山野的风

自在地享受

阳光和雨露

生生不息

更愿意我的母亲

是一朵清丽的莲

独立且傲世

而我

就是您孕育的

那颗莲子

虽然心苦

却依然

热情拥抱命运

不管世事煎熬

不管烟尘喧嚣

母亲啊,母亲

我只愿,您一世安好


即晞道:把你当成我的孩子

今天,我不想用伟大来形容你

你只是平凡的母亲,属于平凡的我

我不想知道你用多大的毅力

对抗十级的疼痛,生下了我

或许,你自己也早就忘了

我只知道,我是你的孩子。哪怕

我的鬓角都有了白发,哪怕今天

我的孩子长得比你都高

我从没说过爱你,平时没有

在每一个特殊的日子,也没有

但每当我弯下腰,深情地

对我的孩子说出这句话时

我总会不自觉地想抬起头,想看看

儿时我仰望那个身影。虽然

你已不再高大,我甚至需要

低着头看你,就像是看我的孩子

我不敢说从没埋怨过你

从初二开始,我才不挨打了

所以,我几乎没打过女儿

但她生气时,我会想起当年的自己

再想想现在的自己,又总会

想到当年的你。早就忘了挨打的事

调皮的童年里,那是成长的印记

我不确定,现在的我

是不是你当初想象的样子

多半不是的,但我并不因此而遗憾

我遗憾的是没有办法改变你

你的前半生属于丈夫和孩子

后半生属于老人和孩子的孩子

我知道你也想做自己

你值得却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这是宿命吗?是那个年代

农村妇女的宿命吗?或许

只是我的借口。我不知道

该咒骂宿命,还是自己

我不确定会说爱你

那个年代农村长大的孩子

我可能学不会表达了

从前,甚至连“妈”都很少称呼你

有时候还会惹你生气

谁让我的脾气这么像你

我甚至不确定,心里爱不爱你

我确定我爱自己的孩子

我确定看到我的孩子时

就会想起你

常有人说,来世换个身份

那是真的想报答吗?

何必呢,余生很长不要等

我确定,要把你当成我的孩子

在未来的每一天

你可以任性,可以发脾气

我也会讲道理,但最终

还是会没原则的屈服

你可以发牢骚,絮絮叨叨

我也会嫌烦,但最终

还是会一遍遍笑着听着

你可以买自己喜欢的鞋子

我也会怪你总是买了不穿,但最终

还是会清理鞋柜,留一个位置

你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做大锅饭

我也会让你少做一点,但最终

还是会慢慢学着加餐吃剩菜

你可以买自己喜欢的零食

我也会说不能多吃,但最终

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安慰自己,又不是天天吃

你可以少喝一点酒

我也会说心脏不好不能喝,但最终

还是会给你买来纯粮酿

你可以吐槽儿子不孝顺

你可以吐槽儿媳妇不乖巧

你可以跟我女儿吵架

你可以种菜,可以养花

你可以去看电影

你可以去跳广场舞

你可以和老朋友聚会

你可以交新朋友

你甚至可以买玩具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孩子能做的,你都能做

你不用担心自己会犯错

看看我的女儿,她什么时候错过?

今天,我不会说你伟大

未来也不会,我们继续平凡

今天,我不会说爱你

未来可能也不会,你应该也不在意

很多时候,我开口就直接称呼“你”

我甚至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你

我只能,把你当成我的孩子

在余生的每一天里


逍遥太初道:母亲

一直想写一首诗怀念母亲

可时间走了整整十一年

我的思绪一直哽咽在原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吟哦成篇

才能把心中的思念

早日传达到母亲身边


五月的再次来临

我又一次被召唤进

这段时光的剪影

看到了这里有不可磨灭的纪念

我的第一声啼哭从母亲腹中来到人间

我睁开双眼看到母亲微笑的那一瞬间

我生命之旅的起跑线延伸到了尘世间

这里有母亲背负重负走到最后的终点

这里有母亲被病魔夺走生命的一天

这里有母亲依依不舍看我的最后一眼

五月有我生日的庆典

五月有母亲忌日的祭典

走进五月的这段时光剪影

仿佛母亲的一切就在面前

一阵心酸溢满双眼

透过泪雨朦胧的眼帘

我看到母亲

还在老家的槐树下忙个不停

还在乡村田间的小路上留下足印

还在门前门后的菜园

呵护一茬又一茬的蔬菜瓜果的情形

还在村口的池塘边洗刷时光的沉淀

还在空旷的阳光下晾晒潮湿冷阴

还在灶头的烟雾中烹饪三餐的香甜

还在与父亲的喜怒哀乐并肩同行

还在为我们几个儿女操碎慈母之心

还在为我们这个家的命运

燃烧自己的年华和生命

还在为家乡的面貌增添

自己的算不上起眼的色彩一片

母亲走过自己短暂的六十五年

还没来得及享受幸福就永别人间

五月带着悲痛的心情

走在我的字里行间

溅起的无数泪滴

浇灌了日夜生长的思念

随着五月的风飘向遥远

随着五月的雨无尽绵延

去链接母亲早已远行的脚印


雨子1983道:五月,母亲节

五月的风,吹上阳台

从猫的身旁,点燃印记

温暖早已准备多时

寄送出去又收取回来

你的手,牵过晨曦与午夜

牵动abcd与勾三股四

牵挂起一长串葡萄藤

爬满记忆的花架

浮云被风裁剪出形状

跌入爆香的油锅

一场盛宴

开在你迷离的眼中

吻在唇边

望山织春影

坐听闲情

春天总是那么短暂

且又多情

你拉着我,曾耕耘在田野

在书房、在心间

等乳汁般的春雨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等种下的稻草

历了夏,寒了冬

等一场霜雪

压弯脊背,染上发丝

三千年的菩提啊

开不开花?谁会在意?

只是那一方灵台

已扫平多少个

思念的夜晚,寂寂无声


诸位简友,本期诗词大会到此结束。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九洲诗词投稿专题

本专题旨在打造一流的简书诗词品牌,欢迎诸位简友踊跃投稿!古诗词、现代诗均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