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之碎碎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爸妈是两位再普通不过的小老百姓了!我家在河南,早年我家就是以种地为生的。我爸干起农活是一把好手,就好像《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安一样。村里人都说我爸是正经过日子的人,不吸烟不喝酒,整天就知道干活。

虽然我家种地的时候已经是承包责任制了,但收益依旧是不高。即使是搞了蔬菜大棚,费时费力的去经营,做的也仅仅是能够维持温饱的生意,偶尔赚钱,这钱赚的才是正经八百的血汗钱!像这种既没有成长,又没有成长率的差生意,自然经不起外界的折腾!

记得上小学时的冬天会下特别大的雪。你可能会想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景!但这样大的雪,对我家来说就是一场噩梦!因为家里搞得蔬菜大棚最怕大雪天气了!

记得有一天晚上,雪下的特别大。我爸就和我妈一起,拿着竹耙去了地里,整个一晚上就是用竹耙剐大棚上的雪花,竹耙还是加长版的,拿起来就感觉累,不敢想象我爸妈竟然挥了一整晚!剐下来的雪,到了他们的腰部!可是即便是这样,大棚还是塌陷了!支撑的竹竿被大雪压断!第二天中午,我放学回到家里,家里没人,就去地里找他们,看到那一幕时,心里难受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有一次是冬天的大风天气,我边滑雪边唱歌回到了家里,看见我爸,我妈裹着军大衣坐在煤火旁取暖,我还以为是今天天气不好,他们不用去干活了呢!结果听妈妈说:“蔬菜大棚上的塑料膜,被大风刮飞的刮飞,扯烂的扯烂。他们两个人叫上亲戚也没有保住大棚上塑料膜,大棚里的这一季的蔬菜基本上也全不行了”。当时我心里,一点滑雪唱歌的心情都没有了,立马安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劝慰他们!

再后来,村里把村里的农业用地拿去给开发商盖房了,里面有我家的四亩承包地,由于地是公家的地,所以老百姓们也都是象征性的赔偿了一点青苗费,之后我家基本上就算是失业了!母亲去县城里早餐店做零工卖早餐!父亲就是东奔西跑的找建筑工地上的活儿干!

以前我父亲再搞蔬菜大棚的时候头发基本上就白了一半了。去年过年的时候,父亲在看综艺节目时,我发现父亲真的又变老了!头发基本全部白了,牙齿之间的缝隙变宽,牙龈也变浅,露出少部分牙根,看着有奔六十的样子。可是我父亲才47岁啊!

近两年的时间,父亲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

有天早上,我在上早自习,我爸给我打电话说,他朋友介绍的活儿好像是传销,让我帮他买张火车票,他想回家。行李都没有拿,坐上从广州到河南的火车就回来了,那时河南还特别冷,我爸就穿了个薄外套回到了家里!

以前我以为父亲就是那种高大威猛的形象,直到前段时间,我爸和他的工友在修桥时,五层楼高的施工现场,由于赶工期。护栏没装他们就开工了!结果我爸的朋友,用力过猛,没有维持好平衡,一头栽了下去。我爸就看见了他朋友的双脚离开时的场景。

当时,我的那位叔叔就没命了!脑浆都摔了出来!听我妈说,我爸回来之后吓得面色发白,讲话都颤音。即使那里的条件再好,给钱再多,也不想去那里干了!

今年,我爸先是去了安徽,再去北京,再去云南,再去武汉,再去安慰!期间还在家里干了一段时间。今天父亲节,给他通电话时,他已经在去安徽的路上了。

以上絮叨了这么多,其实都是再讲我父亲的不容易。从小到大,我爸基本上没有打过我,但我妈打我的时候他也不拦!但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场甚至比老妈的暴打还有效!

以前我爸经常说:知道为什么我和你妈不出去打工做生意么?就是怕留你一个人在家,没人教育你,怕你走歪路!

是啊!如果小时候没有爸妈的陪伴,估计那时候我也会是一个性格孤僻的留守儿童!被人欺负没地方诉苦的娃!

曾经我听烦他们拿自己当反面教材教育我,听烦了他们跟我说生活的艰苦。听烦了他跟我说:“在学校里不要吸烟,打架,喝酒,,,”

但我后来逐渐明白:即使他们的能力再小,他们也是在尽他们的全力支撑着我往前走!他们会把最好的留给我!没有他们我也不会有如此美好的大学生活!不会看到我们那个小县城以外的世界!

今天是父亲节,电话每个星期都会给爸妈打。但安静的坐在这里,边回忆过去边写文的次数还真不多。

通过写下这篇碎碎念,向父母道一句:“爸妈,你们辛苦了”!同时,我也想让我像爸妈挂念我一样多挂念他们一会儿!

最后祝愿天下的父母都能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