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他就不卑微

0.601字数 1033阅读 249

文/喜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说:你知道吗?我在冷风中吹了七个小时,才明白这两个词多么弥足珍贵。我问她,是哪两个词。她轻轻地说:心疼,担心。

凌晨三点,木木发烧了,迷迷糊糊想起床倒杯水喝,一不小心脚踩空,整个人“哐当”一下从上铺的梯子上摔倒在床底下,惊醒了寝室所有的人。

中午离开时,木木化了个精致好看的妆,还乐呵呵的跟我们说:今天我去见男朋友,晚上不回来啦。可是晚上九点半,木木突然脸色苍白、神情黯然的回来。我看她这个模样,猜想肯定出什么事了,可是她不说,我也没敢问,喏喏的给她倒了杯热水,心想着,至少可以为她驱走一点点冬夜的寒吧。木木看到我递过去的热水,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说了声谢谢,捧着杯子轻轻抿了一口,再微笑将杯子放下。或许她知道我担心她,所以转过头再挤出一个微笑,对我说了句:“我没事。”然后,爬上床将被子把自己全部裹了起来,不知是为了安全感,还是为了暖和。

一个小时后,木木自己起来倒了杯热水喝,然后将自己的暖水袋充电抱着,打开电脑开始上网络课、做题,一下子变得正常起来了,仿佛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我好奇,却也不敢说不敢问。直到,凌晨三点。

木木说,你知道窒息的感觉吗,就是那一种,一下子全身僵硬,冷气刺骨,呼吸困难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我疼到窒息。

木木说,你有真正的想过死吗?我真的想过,就在今天晚上,我回来之前。我站在天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我就想跳下去了,相比爱他,死真的容易多了。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跳吗?你知道理由有多么可笑吗?我已经准备跳时,脑海里竟然蹦出他的那句话,“我担心你呀!”担心,我怎能让他担心呢,我不能啊!

木木说,当死亡一步一步靠近我时,我才真正知道自己多么爱他。我以为,我该是怪他的,怪他又一次把我丢下。我以为,我该是恨他的,恨他所有的承诺都不曾为我成为现实,可是,我在冷风中吹得越久,我就越能理解他的无可奈何,懂得他的欲言又止。我不容易,可是他又何曾比我容易呢?对于他,除了心疼,我无能为力。

木木说,我爱他,所以,赶在最后一班车回来之前,我回学校了,我不该成为他两头为难的另一头,我更不该让自己成为他的负担,也不能成为他良心的谴责。爱,该是我为他做过的一切都无怨无悔。爱,该是一个人时不孤独,两个人时不辜负。爱,该是他离开我祝福,他回来我仍愿展开双臂拥抱。爱,该是我心疼他的无奈,他担心我的烦忧。

我轻轻揽过她,不由心疼起来。我说:“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为了爱情卑微自己。”她抬头看看我,只回了一句话:“我爱他就不卑微啊。”我哑口无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