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使者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即可删除

文/唐北楠

【1】

我知道当我喝完面前的这杯西湖龙井,转过头45度角的方向,将会发生一起车祸。大货车将会在拐弯急刹车的时候侧翻,成吨的重量将会压在旁边的白色本田小轿车上,那里面有个年轻的姑娘。只有23岁,可是她的生命只能到23岁了。

我离开茶馆走到车祸现场,鲜血蜿蜒至我的脚前,那个年轻的姑娘出现在我的面前,她脸色苍白,她问我:“我要死了吗?”

我抱歉的说:“是的。”

无数人冷漠的穿过我们的身体,也有好心人在那里做徒劳无功的事情,想把她的解救出来。我跟她望着她的尸体,已经血肉模糊。

然后她随我离去,我要带她去孟婆那里领一碗汤,忘记前世今生。

路上她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笑道:“时间太久远,我已经忘记了我的名字,不过这里的别人都叫我许三。”

我带她到鬼门关,在黄泉路上她问我,如果她逃跑了会怎么样。

“我们已经在你们的身上做了印记,你是逃不了的。”我指着我们面前奈何桥下的血黄色忘川河水,“那些罪孽深重的,逃跑的,都会被放逐到里面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我陪她望了下去,里面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来。

她尴尬的说:“我只是说笑而已,你不要当真。”

我将她交与牛头马面,远远的望了眼孟婆,孟婆正在用忘川河水和彼岸花煮汤,我转身离去。

听同事说孟婆是个极其美丽的女子,只是她将自己包裹在一个灰黑的袍子里,很少人见过她的容颜,没有人知晓她的故事,她在奈何桥上一呆就是上千年。

【2】

其实我是喜欢下雨天的,喜欢漫步在夜间的雨中,这个时候我会现出人形,顶着湿漉漉的头发,钻进街角的咖啡馆,我喜欢在咖啡馆的玻璃上看自己的倒影,果然今天又比昨天要帅一点。

我是没有记忆的人,起码我能记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是地狱使者了,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工作。

我的同事也走了进来,他座到我面前,真扫兴就在刚刚明明有个女孩子已经往我的方向望了7次,我敢保证她下一刻就会过来搭讪,说不定我这杯咖啡的钱,她会帮我支付。

我那同事满身疲惫得瘫坐在我面前,要了一杯卡布奇诺,他要比我倒霉,他的职责是负责抓那些散落在人间的孤魂野鬼,带到忘川。

“最讨厌雨天。”他说道,然后用纸巾擦了一把他帅气苍白的脸。

“我也是。”我说的言不由衷。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样的生活真让人疲惫。”他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

我望着窗外稀疏的人群,说道:“比他们好,要经历一世又一世的轮回,尝遍人生的百苦。”

“你不是他们,又怎么知道他们不快乐。倒是我们一囚禁就是上千年,食之无味,无情又无爱。”他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多少人想做地狱使者,你居然在抱怨。”我大呼小叫。

我是真喜欢这种感觉,凌驾于一切人类之上,每天设计不同场景,让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死去。

他好像陷入沉思并未答话。

许久他说:“也许你应该喝碗孟婆汤,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又没有什么需要忘记了。”

“你是没有什么需要忘记的,你是需要记起。”

“孟婆汤还有这种功效,前所未闻。”我哈哈笑了起来。

“其实你这样也挺好,你当我什么都没有说。”他微笑道。

他手上的表响了起来,他又有了新任务,他起身离去的时候,讪讪的说:“这次你请。”

我给了他白眼,让他自己体会。

他到是笑的灿烂起来。

【3】

我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等待床上的老人安静的死去,她平时积善行的,所以得以善终。

我看到他房间里的众幅名画,仔细一瞧竟然全是真迹。忽然明白为何此刻她的房间会围满子女。这些人都故作悲痛状的围在她的旁边。

我在南宋末年的许仙和白素贞的执伞图面前停了下来,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头是那个老人,她的鬼魂已经脱离了身体。

她说:“你是黑白无常吗?”

我说:“可以这么叫,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地狱的改革,我们有了新的名字,叫地狱使者。”

她点点头,看了看面前的画:“这是我曾曾曾曾祖父流传下来的,据说是他曾曾曾曾曾祖父画的。”

然后看了看我说:“别说你跟这许仙还真有几分相像。”

我摊开手臂,“没办法长得帅跟太多人撞脸了,前几天还有鬼魂说我长得像当红明星。”

我与她边走边聊,最后她一声叹息的走上了奈何桥。

她在孟婆面前喝孟婆汤的时候,欲言又止的回望过来。

我很想告诉她,反正还要投胎到人间的富贵人家,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我无法告诉她,只好与她挥手致意,孟婆依旧如雕像一般,端坐在奈何桥上,我转身离去。

【4】

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医院里,我躺在一个空位的病床上休息,接下来要收走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商人,以前他有很多小蜜,如今在他生意失败,人之将死身边的只有与他患难与共的结发妻子。他不能言语,他妻子耐心的喂他吃药,而他默默无声眼泪纵横。

人真奇怪,到频临死亡的时候,才能难得清楚,只是如今已经尘归尘,土归土。

他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她失声痛哭的妻子,他告诉我下辈子他一定要做个好人。

这话我听了太多人讲过,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带他离去。

我在休息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变成了许仙,而我的娘子是白素贞,她只身来到地狱要来救我,整个地狱被她搞的鸡犬不宁,这真荒唐。

我又跑到那个老人家里,她家里的古画已经被洗劫一空。

我百般无聊的坐在咖啡馆,连美女们的搭讪都提不起兴趣。窗外阴雨连绵,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想多了头痛,我摇摇头。

我来到奈何桥下,准备上去问孟婆讨口汤喝,我那同事说过,我喝了孟婆汤能忆起往事,我本来是不感兴趣的,只是千百年来看遍人世间悲欢离合,让我对自己的身世也忽然好奇起来,特别是最近连续做梦,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心。

我一脚踏上奈何桥,顿时间电闪雷鸣,无数鬼魂侧目而视。我再踏一步天昏地暗,牛头马面挡在我面前,满脸堆笑的说道:“都是同事,不能越级,不要让我们难做。”我只能望了眼岿然不动的孟婆悻悻而归。

【5】

我心不在焉的等待着另一个人死去,这次是个只有10岁的孩子,我让他在全身麻痹的时候死亡,这样子他死的时候就可以没有什么痛苦。

他的鬼魂走到我跟前,望了眼他的妈妈说:“希望她可以早日走出伤痛,也希望下辈子我可以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我没有告诉他,他下辈子依旧命途多舛。谁让他500年前行凶作乱,才落得如此下场。

他话特别多,他问:“你不开心吗?”

我说:“没有?”

“那你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

“难道地狱使者就要嘻嘻哈哈,nono这是个神圣庄严的工作。”

他接着说:“真是个悲哀的工作。”

这让我想要打他,可是他却先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这让我很是懊恼。

分别的时候,他说:“就算是做地狱使者,也要做个快乐的地狱使者,毕竟工作不分贵贱。”

这让我更想打他,他却跑到了牛头马面跟前,对我伸了伸舌头。

【6】

我下定决心要去找孟婆讨碗汤,拿着同事给我的武器,他说这是他上千年前的刀,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信心满满,最后他说:“许三,加油!最好将这地狱搞个天翻地覆,人翻马乱。”

我想告诉他,用词不挡,地狱没有人。但是看在他送的刀面子上,我点点头。

我走到奈何桥前,我只是刀子随便一挥,牛头马面就跌落到了忘川河。

我想果然是一把好刀,我走一步天昏地暗,再走一步电闪雷鸣。那些鬼魂都站在一侧没有趁机而逃。越往上走,身体好像有万斤巨石压身,无数闪电打在我的身上,我的衣服残破不堪、白骨也露了出来。

我举起刀,要割破这闪电,闪电没有割破,倒是把孟婆的灰黑色的袍子割破的四分五裂,然后我看了极其美丽的女子,她的身体被锁在奈何桥上,浑身鲜血淋漓,除去了灰袍的禁锢,她转头对我微笑。这笑容太过于美好,以至于我留下一滴清泪,眼泪落在奈何桥上燃起了熊熊烈火,在火光中我问:“你是谁?”

她眼泪婆娑缓缓开口轻声说道:“相公,我是白素贞。”

回忆如同潮水淹没大陆,我头痛剧烈。一个闪电将我打的趴下,我只能艰难的往她身边爬行。

她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我:“相公,相公”可是她却挣脱不了铁链的缚束。

我每往前爬一步,记忆就越清晰,我想起来了,我不叫许三,我叫许仙,我对面那个美丽的女子是我的娘子白素贞。

【7】

故事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故事,法海将我骗至金山寺并软禁,我的娘子和小青一起与法海斗法要救我出来,导致水漫金山寺。娘子因触犯天条而被关在雷锋塔下。而我被迫出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雷锋塔下扫塔。难抵对娘子的思念,我撞死在雷锋塔下。而我的娘子冲破封印,打到了阴曹地府,誓要带我回家。

结局很悲惨我们寡不敌众,败得一塌糊涂,我被强灌了孟婆汤,忘记了一切爱恨情仇,成了地狱使者。我的娘子被铮铮铁链锁在奈何桥之上,身披满是咒语的灰黑色长袍化身成了孟婆。

这千百年来我与她近在咫尺却从未认出。

我的眼泪泛滥成灾,我大喊着:“娘子,娘子……”我努力往前爬。

我身侧的鬼魂也都无能为力的接连叹息。

然后牛头马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以为他们要来抓我,紧握着我的刀,他们走道我跟前替我挡住闪电,说道:“同事一场,快走。”

我甚至感动。

我的那个同事也出现了,他拿着我的刀,扶着我走到我的娘子跟前,他一刀劈开了铁链,我跟娘子相拥而泣。

他将我和娘子推到六道中的人道,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他,已经跟娘子卷入到了漩涡。

我最后能记起他的,就是众多地狱使者将他镇压,而他嘴里说的是:“谢谢你那天的咖啡,下辈子一定要幸福。”

【8】

我叫许三,是因为在家里的排行老三。我今年25岁,是名医生,这25年来我一直过的乏善可陈,并未遇到心仪的姑娘。

我现在正在跟同事往市区的中华路赶,那里出了场车祸。

我到达现场的时候遇到一个美丽的姑娘,正在救治病人,我走道她跟前,她抬起好看的脸,一种悲伤的情绪扑面而来,我满含热泪的问:“姑娘,你贵姓?”

她露出甜甜的笑容:“我姓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林柳青儿[https://www.jianshu.com/u/f398038cba44] 会员扶持计划 从前有座山...
    鸟类始祖阅读 2,738评论 68 143
  • 传说奈何桥下流淌的是孤魂眷恋的泪,跌碎的悲歌是亡灵不舍的心。 她是一抹孤魂,死后到了阴间。 却徘徊在忘川河边,迟迟...
    暮炎阅读 148评论 3 2
  • 忘情水欲忘情,忘情水中能忘情。 地府,奈何桥边,黄衣女子跪在地上,连声哀求。 “婆婆,我不想喝汤,我不想忘...
    微微甜12138阅读 59评论 0 2
  • 忘川河前,她依然在奈何桥下。 人间百态,早已见过。 在刚上任时,她也曾被感动过。 但,她终究还是要送走他们。 忘川...
    墨清妍阅读 332评论 7 13
  • 帝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看到熟悉的面容,听到熟悉的称呼,还是不自觉张开双臂想要迎接少女。少女穿过了帝王的身体,两人都...
    小叶同学加油阅读 1,053评论 2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