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简单番外--(四)肺结核风波

秋风刮的越来越寒,天却忽冷忽热。可是依旧要进行每天雷打不动的跑操。

七班沉浸在紧张的备考氛围中。

我注意到陈然,七班一个不是很熟的男生,几天来都没上过操。

路过他座位时,我顺带问了一句“你不去跑操吗”

“哦,”他抬起头,停了停笔“我有点发烧。”

通常别人生病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直接走了。

发烧而已,跑完操这事就被我抛在脑后。

可我没想到,这件“小事”竟与所有人都有关系。


又是一个跑完操的大课间,班长喊话说下午所有人都不能请假。

什么嘛,平常也没人天天请假啊,搞什么名堂。

可真的有些名堂!

下午我们竟都被带到附近的医院,不由分说地被检查了……每个人,包括任课老师,都去拍了片子。

在医院排队拍片的时候我才听周围同学的议论了解到,原来是因为陈然。

他不是简单的发烧,而是肺结核,这病容易传染,所以全班都要进行“排查”。

虽然我不是很了解这是什么病,但通过她们的议论纷纷我了解到,这要治很长时间,留级也是有可能。

谁都不想在高三这节骨眼上感染,大家人心惶惶。

终于熬到了周末,我和耿耿去吃点心。

我告诉她这周拍片子和打针的种种新鲜而紧张的事。

“你说啥?那……检查结果出来没?”耿耿仿佛第一次听说肺结核这病……还理科生呢,耿耿你的生物学哪了?

“还没呐。等下周一了。”

她立马很夸张地站起来:“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该保持距离,毕竟,你还没被排除有传染上的可能性啊简单!”

呦,瞧这害怕的小表情,耿耿你去学表演吧。

“耿耿!”我嘿嘿坏笑,“那我可得离你近点,到时候住一个病房~~”

两周后。

老班说检查结果出来了,大家索性都没事,但是别的班还有,最近少跟别的班有交集。

大家心知肚明,这个“别的班”,就是五班。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从耿耿那听说的。

五班的齐悦,上周竟也查出肺结核,住了院。

这次只好全年级排查了,除了我们班,其他班全要去打针。并且五班,尤其要拍片子。

“啊简单!”耿耿打针前一天紧张地找我,“会不会很疼啊”

“当然很疼了,特别疼,针挑一下能不疼吗,还流可多血了,我当时立马耳鸣头晕了都!”我越说越夸张,幸灾乐祸地看着耿耿忧虑的表情,耿耿啊,不是你幸灾乐祸我了时候了啊哈哈哈。

当然可能是因为五班特殊,我也不知道特殊在哪,可能在我心里最特殊吧~五班还被集体拉到离学校很远的医院再次拍片子。

这些也都是耿耿告诉我的。虽然说在五班跟大部分同学玩的很好,但我这一离开,联系还是少了很多,也生疏了很多。

可他们不知道,我一直关注着五班大大小小的消息。

耿耿说学校给他们租了一辆大巴,但是座位只够一半人坐,男生们急哄哄地跑上去占了座位,等女生们上去,都没座位了。

“可是啊,”她说到这里,嘴角就不自觉的上扬,“余淮站了起来,说咱们能让女生站着吗,男生都起来,让女生坐!”

“真的啊?!”我这么说着,可心里想着,我还没来得及看到五班男生温暖的一面,却离开了。

高三那年离开了五班,可回忆挥之不去,最关心的人,最关心的事,还都是五班。

旁人不理解也好,七班同学很奇怪地看我也好,五班都如冬天里的阳光一样,是最温暖的存在。哪怕挂念的人,只有我一个,我也会尽微薄之力,守护和怀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