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8/15《恶意》||不喜欢教书的野野口老师

        我回忆起记忆中的野野口修。那时在初中任教的他,总是冷静过人,凡事照本宣科,从未出过差错。就算学生临时惹出什么麻烦,他也绝对不会自乱阵脚,而是参考过去的案例,在第一时间作出最无争议的决断。说难听一点,他不会加进半点私人情感,一切公事公办。

          曾经有一位女英文老师跟我谈过他的这个特点:“野野口老师真的很不喜欢教书这份工作。正因为他不想操心学生的问题,也不想担负额外的责任,才会尽可能冷静处理所有事情。”

        她说,野野口老师想早点辞去教职,成为一位作家,就连教师联谊会也很少参加,好像总在家里写作。

        结果如她所言,野野口修真的成了作家。我不知道教师这份职业对野野口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过,有一次他曾经亲口对我说过:“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建立在一种错觉上。老师错以为自己可以教学生什么,而学生错以为能从老师那里学到什么。重要的是,维持这种错觉对双方而言都是件幸福的事。因为若看清了真相,反而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们在做的事,不过是教育的扮家家酒而已。”

        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呢?我不明白。


        野野口说教学只是教育的扮家家酒时,我感到很震惊,这话出自一位职教多年的老师之口,可想而知他是很厌恶自己教师的工作。既然厌恶,又为什么要选择呢?虽然大多时候我们没办法选择自己最爱的事情成为工作,但既然选择了,也可以让自己尝试着去喜欢。为了生活而麻木的工作着,这是对工作的不尊重以及对学生的不负责任。

      本书书名《恶意》,是代表着存在恶意的人类。被杀害的日高无疑是恶意的,为了出名,不惜用别人的隐私来作为书写内容;为了摆脱邻居家猫咪的困扰,直接用毒药堵死了猫(这点有待证实)。然而,作为记录者的野野口,对教师工作的麻木,不也是恶意的一种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