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面佛

金面佛是江湖上的豪客,当时武林人士耻为朝廷鹰犬,朝廷力量贫弱,江湖匪类猖獗,无数人深受其害。金面佛挺身而出,一个人灭掉最为凶恶的十大匪帮,江湖为此一肃。金面佛也因此成为了江湖顶尖的大侠,连带着他居住的绿柳山庄都成了江湖人的圣地,受到无数人的敬仰,直到一个月前仍旧是如此。

但一切的变局都在上个月。一个自称是从绿柳山庄的人在江湖上宣称,金面佛练功走火入魔,已经成了残废,绿柳山庄危在旦夕。江湖上众人开始都没在意。

毕竟官道小店的小二都记不清已经是第几次听到这种消息了。但但渐渐的大家都有点含糊了,因为金面佛的举动实在太过可疑。先是未出席自己一向交好的丐帮的聚会,接着就连每十年一聚的英雄大会都取消了。

于是大家都开始蠢蠢欲动了,毕竟金面佛和绿柳山庄这两个名字组合在一起,对于任何一个江湖客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力。只要打败金面佛就能成为天下第一,受到无数人的敬仰。

因此,无数人江湖豪客都开始向绿柳山庄进发,先是一些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接着是一些中年不得志的未成名剑客。

顿时之间,绿柳山庄前人流络绎不绝,无数人叫嚣着前来挑战金面佛。

但不论那些人怎样叫骂,绿柳山庄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那些人无法,就将绿柳山庄前的绿树砍伐殆尽,一人扛着一段,当作战利品带走了。

自此之后,绿柳山庄不再是江湖人崇拜的圣地,但金面佛却在一夜之间冒出来了几十个,除此之外,银面佛,铁面佛,铜面佛出现了无数人。

而张旺就是这其中的一个,不过他的名字稍微好一些,叫做金面佛二。意思就是金面佛第二,而他才是第一。

就仗着这个名字,张旺拿着一把柴刀,干起了剪径的勾当,每次看到有钱人路过,先跳出来大喊一声“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然后将那把柴刀舞的呼呼作响。

一般到了这一步,对方要么吓得双腿酸软,大叫大王饶命了,要么就如同脱了牢笼的兔子一样,转身就跑了。

但这次这个老头不一样,眼看张旺将这套专业活耍了一遍一遍,但既没有大叫大王饶命,也没有转身就跑,好似全然没听到一样,只是乐呵呵的看着张旺将这一套耍了一遍又一遍。

当张旺耍到第四十三遍的时候,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瘫倒在地一边大喘气一边说道:“你这老头太不仗义,我金面佛二在这里劫道,你竟然敢不怕。“

那老头呵呵一笑,满脸的皱纹都似乎聚到了一起,说道:“我这一路过来,已经遇到了三十八个劫道的了,你是这句话喊的最洪亮,柴刀舞的最好看的,所以就忘了怕了。“

张旺忽地跳了起来,问道:“你真觉得我喊得最洪亮,舞的最好看?“

老头点头应道:“真的,不愧是金面佛第二啊!“话没说完,却好似兔子一样,跐溜一下跳进了旁边的树丛躲了起来。

张旺一愣,骂道:“老家伙怎么跑这么快?“话未说完,就见那老头脑袋从树丛中伸了出来,对张旺喊道:”快躲起来“。

张旺笑道:”我金面佛二岂能…..“话未说完,身子一矮,一下子钻进了树丛中。

一番工作刚做完,就见一群人舞着柴刀冲了过来,吵吵嚷嚷一片,这个喊道“老家伙,竟然敢小看我金面佛,当我是好欺负的?”那个嚷着“老贼,敢开我铁面佛的玩笑,看我不砍死你。”吵吵嚷嚷冲了过去。

看的张旺目瞪口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说到:“老头…..侠客,这些人都是你招惹的?

那老头早就已经钻出了树丛,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没啥,就是称他们不备,挣了点酒钱。“说着手向怀里一掏,竟然拿出了数十个钱袋,个个都鼓鼓囊囊的,显然里面东西不少。

张旺道:“嘁,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侠呢,原来只是个小毛贼。“说着突然柴刀一挥,大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把你的手里的钱袋都给我。“

老头道:“钱袋?你真要?“张旺怒道:”废话,快给我,不然让你见识下我金面佛二的厉害。“

“那就拿去吧!“说着老头手一抬,将钱袋扔了过来。张旺面前劈里啪啦落满了钱袋。

张旺急忙捡起,还没笑出来,就听背后吵吵嚷嚷一片,转头一看,无数把柴刀,和无数个自称金面佛铁面佛的。

张旺还没来得及骂出来,就听老头喊道:“跑!”张旺也不含糊,钱袋往怀里一塞,柴刀一背,撒丫子就跑。

一口气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张旺觉得双腿好似灌铅一样,再也抬不动了,这才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个不停。

好半天才才说道:“追?你追一个试试,想追上你金面佛二爷爷,想得美。“说着环绕一周,没看到那老头,嘀咕道:”不知道那老头跑掉了没有?“说着站起身来,向那来路看了半天,也没等到老头。

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几个钱袋,向路边一扔,口中念念有词说道:“老贼啊老贼,我金面佛二本来是只劫财不害命的,但今天情况特殊,你可怪不得我啊,这里的钱你我一分为二,你拿去在那边买点好吃好喝的,可别跟阎王爷告我状啊!“说着趴在地上咚咚磕了几个响头。

刚想起身,就听身后有人说道:“臭…..臭小子,就这点钱就想把我打发了?“

张旺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头,满头白发,灰白的头发夹杂着灰尘,正是刚才那个老头。

张旺乐道:“你还活着?”说着,眼睛一转,一把抓起路边的钱袋就往怀里塞,一边塞一边说道:“既然你没死,那这些就是我金面佛二劫来的,不能给你了。”

那老头哂笑一下,说道:“就这么点小钱,你要喜欢,就都拿去好了。”

张旺笑道:“你可真能吹牛,就这还是小钱?”

老头突然身子一探,脑袋伸到了张旺面前,呲着一口白牙说道:“那当然,还有更赚钱的地方,想不想去?”

张旺斜着眼打量了老头一下,摇头拒绝了:“就你?满头的污泥尘土,还能更赚钱,我才不去。我还是继续磨练武功,毕竟不能亏待我金面佛二的称号,不然以后有人找我挑战,我可不好应付。”

老头一脸奸笑:“你还想呆在这里?不要忘了,刚才你可是把附近的强盗都得罪了个遍。”

张旺一愣,想起刚才自己抱着钱袋狂奔的一幕,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但仍旧嘴硬道:“不会,这里的都是同行,他们才不会对我怎样的。”说到最后,语气越来越弱,显然心中也没了底气。

老头笑道:“好吧,既然这么自信,那我就走了。你可自己保重啊!”说到最后两个字,还特意拖长语气。转身走了。

张旺站在当地,咬着嘴唇半响不说话,突然,一手啪的拍在大腿上,转身向着老头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张旺跑的嗓子直冒烟,但仍旧不见老头的身影。张旺骂道:“这死老头,怎么跑这么快,跟鬼一样一样。”说到这里,心里猛然冒起了一个念头:这老头不会真是鬼吧,不然正常人一个老头,怎么会比自己跑的还快。

就在此刻,只听身后有人喊道:“小贼别走!”张旺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急忙应道:“不走,肯定不走,只求您老别杀我就行。”说着话,但眼睛却在不停瞄着别处,显然是在找逃跑的方向。

但那声音却又变了方向,在头顶喊道:“你嘴上虽说不跑,但心里却在想着逃跑。”

张旺心中骂道:这老鬼真厉害,居然能猜透我想什么。但口中却说道:“没有,我听您老的,您说什么就是什么,绝没有想着逃跑。”

那声音又到了左边:“真没想跑?”

张望急忙点头:“绝对没有。”

“那就转过身来看看!”张望转身一看,只见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浑身挂着杂草树叶,中间还透出一些花白的东西,浑似一个野人。

张旺转身就跑,边跑边喊救命,毕竟如果要是真是遇到那老头的鬼魂,自己还可以来个讨价还价乘机逃命,但要是遇到个野人,自己可不知道该怎么忽悠他。

但跑了没两步就止住了:刚才听这野人说话的声音语调,好似有点耳熟。转过身来,试探着走过去,只见乱树杂草之下,一张满是皱纹尘土的老脸,正是那老头。

张旺想起刚才的行径,急忙开口道:“怎样,刚才我金面佛二对你配合不错吧,玩的开心不?”

老头一脸的笑意:“好好,非常好,尤其你刚才转身偷跑的样子,真的是潇洒飘逸,颇有大侠的风范,很配你金面佛二的身份。”

张旺怒道:“你…..”你了半天,却你不出下文,气的转身就走,不理老头了。

老头也自觉过分,慢跑几步,追了上去,想要逗张旺开心。但谁知道张旺越跑越快,虽然年纪不大,但跑起来却远超那年老体衰的拉头,不一会儿就把那老头丢在了后面。

看到身后没了老头,张旺这才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哼,敢吓我,看我这次吓你一次,让你也喊一次救命,这样才算扯平。”想着,钻进了路旁树丛中,就等着那老头过来。

谁知道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老头的踪影,张旺腿都麻了,忍不住站起身想伸个懒腰,就听耳旁有人说到:“你这是干嘛呢?等这么半天。”随着话语,一颗花白的脑袋伸出树丛,努力往那边看,正是那个老头。

张旺大吃一惊,奇道:“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老头道:“我到了半天了,看你一直蹲在这里,还一直往外面看,以为你在等人,就没敢打扰你。”

张旺更加生气,不吭声,不顾老头的叫喊,转身奔了老远,这才找了一处隐秘的树丛,把自己全身都用树叶杂草遮起来,等到老头来,可谁料自己刚藏好,就看到老头在身边。

张旺不服气,又奔,又藏,但一连几次,都被识破。一直到繁星满天。

老头笑道:“怎么样?还要玩吗?”

张旺气喘吁吁的道:“玩,怎么不玩?”说着拔腿就要跑,但跑了一天,再加上水米未进,没跑两步就一屁股瘫坐在地起不来了。

老头笑道:“要不我们先找点吃的?”张旺这才觉得肚子已经饿的不行,应声道:“好,等我吃饱了,看你还能不能找到我。”

两人停了下来,开始四处找吃的。张旺自小就父母双亡,全靠自己四处觅食长养大,早就练就了一身野外觅食的本领,不一会儿就零零碎碎的找了一大堆,弄了堆篝火,缺油少盐的弄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好了,两人也实在饿极了,风卷残云一会儿就打扫干净了。

老头打着饱嗝,躺在地上,说道:“看不出来你年纪不大,但做菜还真有一套啊。”其实张旺自小都是四处寻食,从来都是能熟就算好的,哪里会算好吃,只不过此刻两个饿极了,自然就觉得是珍馐美味了。

张旺听到夸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嗨嗨,还好了,你要是喜欢,我以后还可以弄给你吃,只要…….“说到这里,却不往下说,只是不停的笑。

原来张旺这一天又藏又躲的,刚开始还想着要吓回去,让老头也喊救命,但到了后来,纯粹就是好胜心,不信自己每次都会被老头发现。但谁料这老头真的是好似有先见之明,自己每次躲藏都能被发现,心中早就已经拜服,起了拜师学艺的心思,只不过先前夸下海口,一时之间不好开口,因此期期艾艾的。

老头却好似看穿了张旺的想法,笑道:“只要什么?让我教你?”张旺急忙点头,一脸急切的看着老头,问道:“你真愿意教我?”

老头霍然起身,肃容说道:“磕头拜师!”

张旺急忙爬起咚咚磕了几个响头,老头好似十分开心,一把拉起张旺,左看右看,看个不够。

张旺道:“师父,您是不是反悔了,你放心,我以后肯定听你的话,你说东我绝对不往西,让我追狗我绝不撵鸡…….”

老头一愣,随即笑道:“傻小子,你在想什么,我只是看看你的筋骨,我怎么会不要你的,自然也就不会让你去东、追狗的。”

张旺自小长大,因为没有父母从小一直受人欺辱,看尽了人家的白眼。直到后来无意中听到了金面佛的消息,神往金面佛的潇洒恣意,便立志要做个金面佛一样的大侠,除暴安良,受人景仰。后来金面佛传出消息走火入魔,张旺眼看江湖上无数人自称金面佛出来为非作歹,自己气愤不过,也就以金面佛二的名义出来闯荡江湖,但谁知道,江湖广大,实在不是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深知的,因此一路之上,受尽了磋磨,没办法只能干起了剪径劫道的勾当。

但说起来好听,十次倒有九次,却被路过的行人一顿臭揍,根本就得不到几分钱钞,有时候还得靠野菜充饥。

此刻老头这平平常常的几句话,在张旺听来,却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正经的跟自己说不会不要自己。不由得鼻子一酸,就要落下泪来,只不过他生性好强,转过头装作尘土迷了眼睛,匆匆掩饰过了。

自此之后,张旺就和那老头一起生活,只不过张旺几次三番询问老头的身份,老头却只是笑而不语。

不过张旺对此却也不算上心,只是每日勤学苦练,就连老头也是每日早出晚归也没在意。

但渐渐的,却总有人在两人住处附近出现,说是江南贼王又重现江湖,朝廷发了海捕文书,在四处缉拿,那些人就是朝廷人员。

起初张旺也没注意,但渐渐的也觉得不对劲:师父每日早出晚归,现在这帮人又在附近出没,莫不是师父是?

但还没等张旺问出来自己的疑惑,师父就先找上了张旺。张旺这天和往常一样练完功,刚要休息,就见门外身影一闪,一个人影已经站在面前。

张旺抬手就劈,但见来人身子一转,伸手向张旺肋下一指。张旺只觉得浑身酸软,丝毫也动弹不了,心中惊惧,但口中仍旧骂道:“那个不开眼的来爷这里找死,就不怕我金面佛二…….”

话没说完,就听那人影说道:“别喊,是我!”说着拿出火折点亮了灯,张旺一看正是师父。

刚想说话,就被师父用手势止住了,说道:“刚才是想试试你的功夫,看来不错了,你今晚跟我走吧,去办件大事。”

说完也不等张旺问话,几步就出了门,双脚一顿,好似一只大雁拔地而起,稳稳落在了屋檐上,接着几个起落就已经走远了。

张旺也不甘落后,急忙结束停当,快步赶了上去。

师徒两人在屋顶上飞奔,身形好似狸猫,穿过了一片又一片民居,眼看地势越来越开阔,张旺心中的怀疑也越重,张旺虽然这一年来几乎都在屋内练功,但对于此地的布置却也不陌生,此刻两人去的方向,分明是当地富商权贵的居所,现在深夜,师父喊自己做了夜行打扮,莫不是真的师父便是那江南贼王。

再联想到师父这一年多教授自己的功夫,轻功、易容、藏匿等等似乎皆是此道中的功夫。

张旺心中怀疑越发浓重,就在此刻,只见师父的身影突然矮了下去,接着一顿,突然看不见了。

张旺一惊,刚要出口呼叫,只觉脚下一空,身形直坠而下,张旺急忙调整身形,但匆忙之下,张旺初次面临这种情况,一时调整不过来,眼看就要落地,摔个筋断骨折。

张旺心道:拼了。准备咬牙硬挨,就在此刻,只觉得有人在自己右肩一推,张旺急忙借力调整身形,稳稳落在了地上,没发出一丝声音。

原来此处是从远处看来似乎是一道墙壁,但实际是一处陷空,张旺经验尚浅,踩了上去,这才落了下来。

张旺急忙抬头,只见师父身影在前一闪,已经走远了。再看看周围,只见眼前灯火辉煌,映照着一座座大宅,旁边还有花园亭子,最显眼的是门口那块敕建王府的牌匾。

张旺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师父这是带自己来偷王府了啊。想到这里,再也不敢迟疑,急忙跟了上去。

就看师徒两人,穿长廊越屋脊,不一会儿就到了大屋前。师父查看四周一番,低声对张旺道:“傻小子,你在这里等我。”说着就要进屋。

张旺急忙一把抓住师父,踌躇道:“师父,你…….你是不是就是人们说的贼王?”

师父一愣,笑道:“出来你就知道了。”说着,身形一闪,进了屋内。

张旺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屋内,只见屋内人影几闪,门轻轻一响,师父已经出了门,身法如电,口中说道:“快走快走。”往前便奔。

就在此时,只听有人说道:“恐怕阁下今天走不脱了。”

张旺急忙回头,只见高墙之下,黑乎乎的一个人影,正站在那里。

张旺忙道:“师父你快走。”说着就要往前走,但猛然觉得背后一股大力袭来,将自己往后拉去,张旺急忙运力相抗,但谁知自己的力量和那股力量一接触,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无法对抗,张旺心中大惊:师父什么时候有这么高深的功力了。

那黑影道:“不愧是金面佛,这一手擒龙手真是高深莫测。“

张旺被金面佛甩在一边,还未反应过来,听到那黑影一句话,大惊失色,急忙看向师父,不知他何时已经脱去了夜行打扮,一身白衣,满头白发,身材雄壮,全非自己平日见到的模样。

金面佛道:“江南贼王,要引你出来,可真不容易啊!“

张旺惊道:“他就是江南贼王?“但眼前情势紧张,却没敢喊出口。

江南贼王道:“金面佛堂堂的江湖豪客,谁能想到做了朝廷鹰犬,而且为了引出我,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金面佛朗声笑道:“做朝廷鹰犬,也好过你滥杀无辜。“

江南贼王道:“我那是劫富济贫,杀的都是为富不仁的人。“说话间,右手一扬,只见一物破空而至,直直射了过来。

金面佛冷冷一笑,说道:“雕虫小技。”说到一半,突然喝道:“卑鄙!”身形斗转,猛地向张旺扑了过去。

张旺正在愣神之间,突然见金面佛向自己扑了过来,刚想说话,直觉得右肩一痛,顿时委顿在地,无法动弹。

原来江南贼王明知自己不敌金面佛,看张旺和金面佛一同出现,便料定与金面佛关系非浅,因此开始便想虚晃一招,擒住张旺,然后再要挟金面佛,但谁料到金面佛见机十分之快,稍一接触便识破了江南贼王的想法,但终究慢了一步,让张旺中了暗算。

金面佛急忙连点张旺身上几处大学,但借着月光,只见手上处已经紫涨起来,心知毒药十分厉害,当下怒喝道:“拿解药来!”

江南贼王阴笑道:“有本事你便来拿啊,不过以你的本事,要想抓住我,起码得五十招以后,而这转为你炼制的毒药,可是一盏茶的功夫就会走遍全身的。”

金面佛母眦欲裂,怒喝道:“无耻。“浑身一震,霎时整张脸好似染上了金箔,变得金黄,向江南贼王冲了过去。

江南贼王月光下但见金面佛身躯雄壮,白发之下一张金黄色脸庞,威风凛凛,好似天神下凡,急忙侧身躲避。

但金面佛身形快似闪电,伸手一抓,贼王直觉得劲风扑面,心知挨上,自己非死即伤,咬牙运全身内力硬接一掌,两掌相交,直觉得右臂酸软,再也抬不起来。心知不妙,转身便跑。

金面佛心中担忧张旺伤势,眼见江南贼王要跑,心知此番逃脱,张旺必死无疑,心中着急,伸手入怀,摸出一物,大喝一声,手中之物飞掷出去。

就见江南贼王闷哼一声,栽倒在地,再没声音了。

金面佛急忙上前在贼王身上翻找,但谁料翻找一番,却没有任何收获。

金面佛想起方才江南贼王的话,心急如焚,不知道如何办的时候,就听有人喊道:“金面佛果然名不虚传。”

金面佛抬头一看,只见无数火把簇拥而来,为首一人穿金刺绣一身锗黄,正是府内王爷。

原来,金面佛早就入了朝廷,专为朝廷缉捕各路大贼,而走火入魔一说,也是金面佛为了方便行事才放出的流言。再到今日王府偷盗,为的就是引出江南贼王,将其擒获。

金面佛急忙说道:“快救他,他被贼王的毒镖打中了。”王爷一愣,急忙命下人带回救治。一切如意安顿不提。

此次过后,张旺足足安养半年才恢复过来,急急忙忙就找金面佛,但谁知却根本找不到金面佛。

张旺无奈,留下书信,转身继续回了自己的小山岗,做起了自己的小强盗。

这天,张旺刚要开张,此山是我开的话还没喊完一句就愣住了,眼前站着的正式须发皆白,身姿雄伟的金面佛。

张旺愣了一下,说道:“师……金大侠,好久不见。”

金面佛半响道:“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师父的时候。“

张旺低着头,但声音不小:“我师父是一个老头,窝窝囊囊,却自由自在,他过不来被人呼来喝去的生活。“

金面佛叹道:“或许是吧!曾经,我也是一个不喜欢被呼来喝去的人。“

张望怒道:“那你走啊,你是天下第一的剑客,你想走没人能拦着你。“

金面佛看一眼张旺,苦笑道:“走?走哪儿?去那个看着他们因为一人为祸,就杀光全家三十六口的江湖?还是那些杀人之后,几杯酒就要让你网开一面的大侠哪里?“

张旺语塞,吼道:“那是你的问题,你是天下第一的剑客,你可以随心所欲,除暴安良,杀尽天下坏人,锄强扶弱,救护贫困之人的。“

金面佛低声道:“你知道我在江湖上怎么出名的吗?“

张旺一愣,没想到金面佛会问这个问题,迟疑道:“孤身一人,白衣长剑,杀尽江湖十大匪帮。“

“对,江湖传闻是这样。“金面佛应道,说着抬头望天,好似在想什么很久远的事,好半天才继续说道:”可你知道真实情况吗?“

张旺一愣,问道:“真实情况,难道这不是真实情况吗?“

金面佛道:“我是说,那些江湖帮派,是否真的都要杀掉,一个不留。“

张旺道:“那些匪帮,杀人越货,十恶不赦,自然应该全都杀掉。“

金面佛看一眼张旺,问道:“此处是有名的生死岗,数十里道路,山寨数座,更不提你这样劫掠为生的小盗贼,如果我初出江湖之时,到了此地,是不是该将你们全都杀掉。”

张旺言语一滞,张了几次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只听金面佛继续说道:“我一直是到数年前才明白,没有那个人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每个人应当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够了。”

张旺一愣:“本分?”

金面佛应道:“对,本分!农夫耕田,商贾经商,从政者安心为民,这样才是正道。”

看张旺想要说话,金面佛挥手打断了,伸手在怀里掏出一本秘籍,塞给张旺,说道:“我毕生所学都在这里,之前收你为徒,本来是为了能找个帮手引出贼王,所以几乎未教授你真实本领,现在这个就当作补偿,日后如何,你自己多多保重吧!”说完,也不等张旺再说,转身便走。

张旺不知为何,只觉得心内五味杂陈,想要追上去说几句什么,但刚迈开腿,只觉得双膝一软,走不动分毫。

远远传来金面佛的声音,说道:“不必再说,以后你我应当也再没机会见面,各自珍重。”

张旺看着金面佛身影越走越远,最后成为一个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身上的力气才恢复。

看着走远的金面佛,张旺跪倒在地,向前方拜了几拜,也起身走了。

三个月后,金面佛重出江湖,宵小震慑,不敢乱来。与此同时,朝廷出现了一个捕快,身份隐秘,无数大盗都纷纷落网,江湖为之一素。








然后张旺就被那帮追老头的人误会,无奈跟着老头四处溜达,却发现老头到处偷人钱袋,但偷来钱却不花。

张旺觉得无聊,就嘲笑老头说老头是抄袭贼王,只偷不花,而江湖上贼王重出江湖的传闻也愈来愈烈。

直到老头偷到了长江大侠的头上,在夜晚得到之后,出门却遇到了贼王本尊,两人大打出手,将贼王擒获。

老头才亮出身份,原来就是金面佛本人,只不过入了朝廷,做了巡捕,此次的任务就是抓捕贼王。

张旺不忿,不明白为什么要投靠朝廷做鹰犬,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

金面佛说自己就是想让每个人自己该做的事情,为医者治病救人,为官者治理天下,做捕快的抓坏人,仅此而已。

可自己作为金面佛,名义上是大侠,可是一言一行都要代表绿柳山庄,维护江湖人士的脸面,看名门子弟滥杀无辜,自己因为要维护江湖平衡不能将其绳之以法,明知道对方是一个抢劫经商人钱财的强盗,却为了江湖义气只能以礼相待。

他受够了这种生活,他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而不是一个让人膜拜的符号。

张旺不明白,那朝廷之中,不是有更多的迫不得已。

金面佛的身形顿了一下,说到:“是,但我觉得我做的是我现在该做的事,而你,也可以做你想做的和该做的事情。“

将金面佛的面具扔在了地下,张旺捡起,金面佛带贼王离开。

三个月后,绿柳山庄重开,金面佛现世,江湖上小贼安抚。但与此同时,朝廷上有了一个十分厉害的捕头,抓掉了许多坏人,但更让人瞩目的是,他从来不杀人,不管那么罪大恶极的,都只是抓起来,送交大理寺审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许多年前的夏天,他和她,头碰头躺在校园的草地上,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眯着眼睛看天上的云,闲闲地飘来又飘去。 他俩有...
    有故事的牛魔王阅读 122评论 0 2
  • 那天刚上地铁,人不是很多,放眼望去,地上坐着一个小孩认真的看着广告纸,嘴里支支吾吾念着,声音还有些大,一开始我在想...
    luckygirlnian阅读 13评论 0 0
  • 风,清而凉爽; 云,淡而纯白; 你,绚烂多姿; 我,逍遥自适。
    逆流的_bed6阅读 59评论 0 1
  • 前几天,我的排名每天都上升一百多,其实我那几天的收益也就10个(钻贝)左右,按现在的交易所行情,就是有一块七八左右...
    流浪的问号阅读 221评论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