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的中国传统思想一人情社会

  从金庸小说中我们可以中华民族看出从古至今为人处世人情味十足。有各种情义:师徒情、结拜情、同门情、爱情、亲情等。而他所著小说大多乱世,而更因为“乱世”,“情义”也更浓烈与真实。

首先是师徒情。尊师重教一直是中华美德,郭靖对江南七怪的尊重,只因杨过小时候跟欧阳锋学了蛤蟆功,郭靖的师傅柯镇恶就难容,而郭靖就把杨过叫进房来,说道:“过儿,过去的事,大家也不提了。你对师祖爷爷无礼,不能再在我的门下,以后你只叫我郭伯伯便是。你郭伯伯不善教诲,只怕反耽误了你。过几天我送你去终南山重阳宫,求全真教长春子丘真人收你入门。全真派武功是武学正宗,你好好在重阳宫中用功,修心养性,盼你日後做个正人君子。”还有被东邪黄药师逐出师门的梅超风,每提及师父怕之又尊。在和江南七怪的激战中,梅超风被柯镇恶暗算而双目失明。十年后她重出江湖,传授杨康九阴白骨爪,并找江南七怪报仇,后来于牛家村被全真七子这七位道士联合围攻,后被东邪黄药师出手相救。双方酣斗之际,欧阳锋以毕生功力向黄药师施以偷袭,梅超风舍命为恩师挡了欧阳锋一击而死。黄药师在她临死时,重新收她为徒。其它如武当七侠对张三丰尊丰,令狐冲对岳不群,就连无厘头的韦小宝在师傅陈近南坟前连他的公主妇人也要下拜。足可见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结拜情深。不论是互相出身高低贵贱,还是来自于五湖四海。只要性情相投,只要义结金义,那就真是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黑白两道均如此。书中江南七怪的情义,四大恶人的同生共息。而最精彩的当属:少林寺里这一段,曾经的天下第一大帮帮主萧峰,已成中原武林公敌,就在“群雄”仗着人多势众准备置萧峰于死地的关键时刻,段誉上来,认了他为兄弟,并肩作战,人群中的虚竹见状,亦排众而出,尊萧峰为兄长。小说中写道:“萧峰微微一笑,心想:‘兄弟做事有点呆气,他和人结拜,竟将我也结拜在内。我死在顷刻,情势凶险无比,但这人不怕艰难,挺身而出,足见是个重义轻生的大丈夫、好汉子。萧峰和这种人相结为兄弟,却也不枉了。’"无论《天龙八部》的小说还是电视剧,此刻萧峰、段誉、虚竹兄弟三人共饮烈酒,力战群雄,怎不令人热血沸腾、悠然神往?

其次同门情。中国自古尊师如父,同门为兄弟姐妹。只要师出同门就要相亲相爱,形同一家。小说武当七侠的友爱,少林众僧每遇大敌师门间同仇敌忾。最感人的一段同门情当属这段:少林寺寺内寺外聚集豪士数千之众,少室山自山腰以至山脚,正教中人至少也有二三千人,竟不约而同的谁都没有出声,便有人想说话的,也为这寂静的气氛所慑,话到嘴边都缩了回去。似乎只听到雪花落在树叶和丛草之上,发出轻柔异常的声音。令狐冲心中忽想:“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甚么?”在生死攸关之际,最后一句简直神来之笔写出令狐冲对小师妹的无价情义。

金庸小说中的爱情故事更是脍炙人口,容纳人世间种种情爱故事。有无情相悦的郭靖黄蓉恋;有正邪两立的杨逍纪晓芙的不悔恋;还有杨不悔殷梨亭的老少恋;更有西夏公主与虚竹的皇室平民恋;还有很多三角恋,萧峰与阿朱阿紫、张无忌与赵敏周止若的爱恨情仇;还有地下情,少林方丈与无恶不作”叶二娘叶“;婚外情,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与段王爷的的妻子刀白凤;还有苦情恋,杨过与小龙女曲折悲苦的爱,郭襄寻觅一生不可得的爱等等,只有世间不存在,没有金庸写不到,他真可算得上是情感大师。

最后就是亲情。小说中更是充满字里行间。父仇母恨成为一生责任的。而光明顶上,六大门派围剿明教,后者遭受重创,杨逍受了重伤。当武当派殷六侠殷梨亭剑指杨逍时,一个女孩子忽然挡在了他面前,喊道:“不要杀我爹爹!”的杨不悔。武林大会中叶二娘知道虚竹是自己亲生儿子的那种母爱流露。还有大恶人段延庆知道段誉是自己亲生骨肉后的仇恨顿消。无不展现了亲情的至高无上。

正是各种人情往来,从古至今将中华民族约人和人,家和家,团体和团体,圈和圈之间紧密地连接在一起,形成一张张人情网,让所有人参与其中,分担着不同角色和责任,让中华民族团结一致,砥砺前行,走向永远的明天。

再一次谢谢先生,缅怀先生(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