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灵魂有趣的人

2018年,风过一样就没了。特别是晨起,每每都惊心,早晨的时光过得太快了!真正是睁眼合眼的功夫,时间就都过去了。谚语说“一日之季在于晨”,于自己,有警醒了。

2018年,继以往一样日常生活。还是见不得家里的乱,需要东西都各就各位,要不,一天眼里都硌得慌。心里依然忧着孩子,所谓劝人宽心的话都是谎言。估计做母亲的都身有体会。与先生,越来越像左手和右手。好比吃饭:左手端碗,右手拿筷,自自然然。

2018年,一样的读书写字,只是话越来越少了。有时甚至失语。书看得多了,字反而写得少了。心里一直很迷茫,当然也知道自己要什么。信箱里有了许多别人看不到的邮件。想想这一年看过的书,记得的有:

芥川龙《罗生门》

严歌苓《第九个寡妇》、《芳花》、《金陵十三钗》、《陆犯焉识》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克莱儿·麦克福尔《摆渡人》

太宰治《斜阳》

沈复《浮生六记》

李渔《闲情偶寄》

福克纳《纪念爱米丽的最后一朵玫瑰》

屠格涅夫《木木》

卡森·麦卡勒斯《伤心咖啡馆之歌》

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

加缪《局外人》

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詹姆斯·斯科特·贝尔《这样写出好故事》、《守夜人》

格非《望春风》

鲁敏《惹尘埃》

笛安《景恒街》

还有一些读了一半,读不进撇开的小说。当然,有的小说是一读再读,好比《红楼梦》,闲时随手翻翻,倒也看出许多原来没有注意的细节。说到这儿,手击键盘,不觉莞尔:是想起了李渔这个灵魂有趣的人,这个四百年前,最懂生活和风月的生活家、美学家、艺术家、戏剧家、家具设计师、园林设计师、畅销书作家,仿佛一切从生命中生发出来,不停寻找生命中的喜悦。这个小资男人,上得庭堂,下得厨房,不光要萝卜切丝作小菜,还要帮官员选妾,三个女孩子,突然叫她们的名字。一个马上直眼答应,一个低了头答应,最后一个走了一步,又回头轻声答应了一声。李渔说:“就第三个,风情啊。”……

呵呵,有时,与书相逢就和与人相逢一样,为了一缕春风,为了一朵花开,为了在美好面前俯首称臣。岁月深厚,日子打马而过,不容争说。洌洌的风中,像李渔一样对生命深情,对生活深情,对人间烟火深情,对世间万物深情,吃饭,生活,闲情偶寄,做个灵魂有趣的人,多好!

再见2018,借用海子的诗“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作为今年的结束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