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八)秀腿毛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1.23 22:32* 字数 3287

大梦过半(七)父子文

高中时候如果有暗恋的人,心里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和那个人逛一次操场。

最喜欢一周一次的体育课,如果在上午最后一节课就最棒了,解散后就可以去吃饭呢。热腾腾的饭菜,没有人排队。

每次体育课解散后,还挺早,梅凉会和班长一起逛操场。

男生会在操场上踢足球。有时候足球飞到跑道上。

“嘿!美女!踢过来!”

一般梅凉不会理他们,自顾自地走,装作没听见。

因为她曾经和大侠遇上同样的情况,大侠特别张扬,卯足了力气,以为自己是足球小将。

只见她用力一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包括梅凉和大侠,包括操场里的人。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球会很以很漂亮的弧线飞过来,因为大侠的表情太认真。

结果那个球趴在地上匍匐前进了不到三米。

那样的情景,比在校门口的瓷砖地上摔个狗啃泥还丢人。

梅凉记得那天,太阳暖洋洋的,操场上的人不多,只有几个班在上体育课。天高风远,Z市难得有那样的蓝天白云,梅凉和班长贴着围墙缓缓地走着。围墙里是足球场,围墙外是荒地。

那荒地里长得茂盛的芦苇丛,梅凉总是悄悄走进去。

梅凉一个人,隔着围墙,听到围墙里人们的嬉笑声。独自折几根翠绿的芦苇,把它们编成“手榴弹”,这是小时候跟邻居家的哥哥学的手艺,手榴弹最好编,其实梅凉想学编手枪,但那要精细些,梅凉总是被划破手,便作罢了。

下课铃响的时候,梅凉从荒地里走回来,头上满是芦苇花,像蒲公英的种子,飞呀飞。

回到教室,所有人看着梅凉,想看见一个外星人,原来全都盯着她手上的“手榴弹”。

“梅子!你竟然会编手榴弹!这可是老古董哦!太惨烈了!”听这口气就是周傻子。

梅子给他个白眼儿,没理他。

“梅子,你现在可是民间艺术家了啊!”周傻子又叫唤道:“太惨烈了!”

仍是不理他。

“梅凉若是民间艺术家,那我岂不是一代宗师了?!”

乱糟糟的人群中突然冒出一句,回到看,原来是亮哥。亮哥很少说话,更少主动插话。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把芦苇编的手枪。

梅凉瞥了一眼,很用心地观察它的样子。很漂亮,红绿相间的颜色,果然手巧。

说起亮哥,真是有趣得很。

分文理科的时候,亮哥选的理科,便从入校时的文科班调进了梅凉她们班。

被换到新的班,总是不适应,刚开始从外班过来的几个同学都不怎么说话,比如刘三娃只跟马哥在一起,他俩之前同班,大头只和同桌讲话,亮哥干脆不讲话。

亮哥长得不起眼,总是坐在角落里做着自己的事,总是默默不语。对谁都冷冷淡淡。刚来的时候,亮哥坐在梅凉对面,有一次梅凉的笔掉了,滚到了他桌子那边。

两个选择,要么等到下课自己去捡,要么请别人。看到亮哥这样沉默的人,一般也不愿意打交道,多半是等到下课自己过去捡。

“赵亮,能帮我捡一下笔吗?”

梅凉轻声唤他,本以为他没听到。

亮哥没答话,愣了一秒,将笔捡了起来。

原来他听到了。梅凉嘴角轻扬,微微点头:“谢谢。”

便没有别的话。

像是洪水开了闸,从那天起,亮哥的话多了起来,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梅凉,你喜欢抽烟的男生吗?”

“……”

“梅凉,我就不抽烟……”

大侠她们都说亮哥可能看上她了,梅凉翻了个白眼给她们。

后来流言不攻自破。刚开始亮哥总是找梅凉说话,梅凉对他爱理不理,老皱眉头。

突然有一天,梅凉无意中发现,那几个不怎么说话的同学也开始嬉笑起来。

亮哥和林筱锋一个寝室。班上有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子,叫文璃,斯斯文文,声音很柔弱。

她也是学霸一名,有一段时间特立独行,把自己“流放”到最后一排。貌似每个班最后一排都是学渣聚集地。

因为她人挺好,跟其他几个男生相处得不错。

有几天文璃特别沉默,比以往都沉默。旁边的男生们说笑话也没见她有反应。

林筱锋突发奇想,对亮哥说:“文璃今天怎么像丢了魂儿似的?诶,亮哥,要不你去劝劝她,说不定心情好一点。”

亮哥在寝室里总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林筱锋其实就想看好戏而已。没想到亮哥真会接招

谁知亮哥竟然点头了。

于是众人放下手中的PSP,等着看戏。

亮哥很沉稳地走过去,文璃正在看书,偶尔发呆,魂不守舍的。感觉到有人来身旁,文璃抬起头。以为亮哥有什么事找她。

众人屏住呼吸。仿佛世界也在此刻定格。

“赵亮,有事吗?”文璃面色憔悴,但是礼貌有加。

亮哥没有说话,突然大腿一抬,放在了旁边的凳子上。

他要干什么呢?!文璃和其他人都在想。

哦,明白了,他是要蓄势,不会吧,亮哥还会紧张?!

于是好奇心腾空增长十倍。

只见亮哥捞起裤腿,无比风骚。他看着文璃,非常镇定,还是那张扑克脸,也不笑。

“文璃,你看,我的腿毛性不性感?”

“噗!”众人一口老血吐在了教室后面的黑板上。

文璃还是没有表情,毕竟她也是自控能力很强的学霸同志。

不过据林筱锋说,当时文璃的表情在一秒钟千变万化,瞬间又恢复平静。

文璃看着亮哥的腿毛,又看看亮哥的扑克脸。缓缓启口,声音好似在颤抖:

“赵亮,你好特别哦,你真的……好特别哦。”说完又埋下头看书,写字的速度莫名快了不少。

此时众人已经笑到虚脱。恨不得爬墙。

不愧是文璃,这样都HOLD得住。可是亮哥,果然是乱世中的一朵喇叭花啊!

他竟然又说了一遍:“你看,我的腿毛性不性感?”

“噗……”

不过有人看当时文璃在偷笑来着,不管怎么说,目的还是达到了吧。

亮哥有一段时间腿折了,不知道为啥,总之一直好不了。

为此,他向建忠哥诉苦,以求得最后一节课早退几分钟的权利。因为瘸腿没法儿抢饭。

神奇的是,建忠哥竟然批准了!

不过这对亮哥来说不知道算不算好事。因为他从此肩负起了帮全寝室打饭的重任。

还有某些人浑水摸鱼,不给人家饭卡吃白食的。

亮哥还是个热血青年,满腔的忧国忧民。

15班每个星期都要换位置,那一星期刚好梅凉就和亮哥挨着了。

一天中午吃完了饭,梅凉打算去教室自习。

本以为自己是最早的一个,因为梅凉吃饭的速度向来无人能及。谁知亮哥已经坐在座位上。看时间,肯定是没有去食堂吃午饭。一动不动,像是陷入了沉思。

难道是上午那道数学题还没有想通?!不会吧,梅凉也没想通,也不见得不吃饭吧……

“亮哥,想什么呢?”梅凉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安慰他。

亮哥惊了一跳,完全没有听到梅凉的脚步声,突然被打断思路,如梦初醒一般。

“哦,你来了?”

“亮哥,想什么呢?这么严肃?”梅凉好心地问。

亮哥听她一问,突然眼神一亮,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恨不得跟她握手了……

“哦,梅子,是这样的,我刚才在想,这中东的石油……(以下省略一千字)”

梅凉满头黑线听他说完,也不知过了多久,耐性全部磨光光。

在亮哥思考的时候,千万千万不要打断他。想想这个读封闭式学校还依然关心时政的中学生,是多么滴难得。

汶川地震的时候,亮哥跟着当地的护士混进了救护车,被撵了下来。因为人家需要投资人和医生,不要穷学生。

是亮哥照常回来上课,进门就是一阵慷慨激昂,比如学生也要分担国难,别看不起九零后之类的……众人习惯了他的演讲,没人搭理他。

亮哥说初中的自己其实很叛逆,仗着自己长得像古惑仔,经常打群架。

他曾向梅凉描述过打群架的阵势:

一人不小心扯了另一人的头发,由此争吵,不求道歉不求赔偿,只说:“你给我等着!”然后各自打电话找人。

之后两队人马约在某山坡见面,肇事者分别找到自己的大哥,大哥在最前面,肇事者在大哥身边唯唯诺诺,无限把现实夸大。身后是自己的人马,有的人甚至不知道今晚是来干嘛的,听着大哥来了,自己就跟来了,想着完了去网吧什么的。

甲乙两队相交,不会马上打,一般先喊话,看气势。要是人数差距太大,人少的那边马上就会套近乎:“哟,这不是亮哥吗?自己人!我还说谁呢……这事儿就了了吧……”说完给对方大哥点烟。

其实真正的大哥也不想打,劳命伤财,被逮了还要被自家老头子乱棍打死,看到对方给自己点烟,便冷冷点头,算是默认。

要是两队人数差不多,打起来的几率也不大,应该极有可能两边老大会把肇事的那个小弟踢出去,自己回去吹空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这个阵势一出,第二天民间便开始流传:听说昨天夺命坡上又有人打群架。

听说带头大哥是这一带的扛把子。

听说伤了不少人,还有人进笼子了。

听说……

不管结果如何,两位大哥的名气是传播出去了,有时候自己当了大哥都还不知道。

比如亮哥。

亮哥无比缅怀地对梅凉说完当年当大哥的光辉事迹,随手取下眼镜,风吹过,好似有泪痕。

末了,亮哥还无比感慨:唉,就让往事都随风去了吧。

现在的亮哥已经晋升为无比有责任感的热血青年。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九)学生会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72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