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上真有鬼神吗

96
吻过地平线_8781
2018.06.29 13:56* 字数 1993

我本来是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鬼神之说。可前几年经历的一件事,却让我困惑不已,这世界真有鬼神存在吗?

1

几年前的一个春节前夕,我大姐家的孩子,从外地回来了。由于我和他年纪相仿,所以他和我家先生的关系很好,一回来就直奔我家。

他是下午和他媳妇儿一块过来的,由于长时间未见,我们当然是热情挽留招待。

农村习俗,遇亲朋好友上门,必须有酒。吃过晚饭,又找了一个邻居过来相陪,先生他们三个喝起酒来。

三个人的酒量差不多,都在半斤左右,一瓶酒喝完,三人微醺。我怕他们都喝醉了,所以就不让他们再喝,坐那闲话家常。

由于长时间未见,想说的话太多,我们几个坐在那,边喝茶边聊天。

坐到了十一点多,留他们夫妻住下,可他们不肯,说第二天还有亲戚要去,所以二人骑着摩托走了。

2

我和大姐家相距大概有十几里路,骑摩托车大概需要半个小时。由于天黑再加上外甥喝点酒,所以有点不放心。大概过了三四十分钟后,就打电话询问他们到家没有。

电话打通了,是大姐接的。她带着哭腔生气地说道:“你怎么当姨的?你外甥去你家,怎么让他喝那么多酒啊?”

我赶忙说:“大姐,我怎么会让他喝那么多酒?媳妇儿知道啊,他们三个人就喝了一瓶,走的时候好好的啊!”

大姐说:“那他是怎么了?到家不会说话了,只能用手比划,使劲地撕他的衣服,还用手抓他的心口,都抓破了,还在那抓。没办法,我们让他用笔写,他光写难受,痒疼!”

我和先生一听吓坏了,外甥在我家喝的酒,这万一有个啥事,这还了得。所以就赶快开车向大姐家奔去。

3

到了他们家,大冷天的外甥没穿上衣,衣服被撕破了扔在一边。他的肚子上和脖子上,一道又一道挠痕,还冒着血滴。大姐和姐夫两个人抓着他的手,外甥媳妇儿摁着他的身体。他拼命地挣扎,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我们一看这情景,急得浑身的汗都冒出来了。

他看到了我们,挣扎得更厉害,嘴里呜呜的声音更大,眼里还流出了泪水。

我让他们松手都别摁了,大姐说:“不能松手,一松手,他就该挠他的自己了。”

我和先生急得团团转,束手无策。我们说:“要不去医院吧,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话刚说完,大姐家的邻居进了屋。他听见了动静,过来看看。这个人有点迷信,平时爱烧个香啥的。

他看到这番情景,对我们说道:“我看他这个样像是外灾儿,你们去张庄请神婆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我们本来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可大姐夫虽是个医生,但对这类事却是很相信的。

听完了这个邻居的话,姐夫觉得很有道理。黑更半夜的,加上喝点酒,人的秉气会很弱。从我家回来路上要经过不少地方,万一被什么鬼神附体的话,外甥很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4

所以事不宜迟,先生开着车拉着我和外甥媳妇儿一起去找神婆。

这个神婆已经八九十岁了,经她看好了不少人,所以在我们方圆几十里是很有名气。

赶到她家已是夜里两点多钟,喊了好久,门才打开。也真是难为了这位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遇到我们这样火烧眉毛的事,这么冷的天还得起来。心里觉得特别过意不去,可是没办法啊。

老太太耳不聋,眼不花。我们把来意告诉了她。她听后就洗手上香。也不知道她跪在地上,念念有词地说些什么。

香在燃烧,她左看右看,然后告诉我们:“病人在路过油盐沟口(一个村庄名字)时,让一个被杀的人附体了。他现在缺钱花了,你们回去不要说话,买点香裱纸钱在十字路口烧烧,明天中午过了十二点他就会开口说话了。”

听神婆把话说完,我吓得汗毛直竖。因为她说的那个地方的确有一个被杀的年轻人,我们还认识他,当时被人捅了好多刀,惨极了。

我们从神婆家告辞出来,赶紧拐到一家卖香裱的商店,把人家从热被窝里喊起来,买了香裱纸钱。

然后把车开到离大姐家不远的十字路口,下车把这些东西烧了。

5

弄完这些回到大姐家,外甥已经睡着了。

不知道外甥明天会怎么样,所以我们也不敢回去,只好在大姐家住下。

睡到上午十来点钟,我们都起了床。外甥还是不说话,只不过已不再狂躁,不再挠自己。他用笔给我们写道:“没事了,你们不用担心。”

我们就问他昨晚怎么回事。他又写道:“不知道,光知道身上痒疼,心里着急。”

他这么一写,想起神婆的话,我浑身的汗毛又竖了起来。

焦急的等待。一分,两分,三分……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慢。

终于过了十二点,我们都盯着他。一秒、两秒、三秒……十几分钟过去了。我们都觉得神婆的话不准,要不他怎么还不说话啊。

正在这时,只听见外甥大叫一声,头一歪,倒在了沙发上。我们都吓坏了,赶紧又喊又叫又掐。

大姐夫给他号了号脉,脉搏正,常,我们心里稍安。

喊了好几分钟,他悠悠醒来。看着我们说道:“我饿死了,你们做好饭没有?”

我们都扑通坐在了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

我和外甥媳妇儿不约而同地说道:“这神婆看得还真是准啊!”

然后他就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和我们一起吃饭说话,至此大家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外甥就这样好了,可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神?若没有,这事又该做何解释?

不过从那之后,晚上一个人再也不敢走夜路。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