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是和我妈一样的人

  十年前,大概我还在读四年级的时候,家里有了第一部通讯工具,一部座机。我以为我家的境况要发生变化了,因为在此前我家连黑白电视都没有,是的,我家很穷,穷到什么地步呢?就是连我四年级的学费都交不起,是借的。并且从我读幼儿园开始,我的父母就一直借钱给我和姐姐的学费。那时候学费并不贵,一学期就是980,姐姐六年级,学费也是980。

  每次开学前半个月我就会开始惶恐,我害怕交不起学费而辍学。一旦开学,爸妈就会开始四处借钱,但许多人是不借的,不仅不借还会明着暗着讽刺一下。

  我知道我家里为什么为穷,简单总结就是一个字——懒!妈妈在家务农,但经常庄稼地长满杂草,有时杂草蔓延到旁边的地里,主人家会咒骂着,将蔓延过界的杂草撤掉。家里的衣服一直是堆着,很大一堆,我和姐姐会常常洗衣服,一洗就是一天。要是我洗衣服洗的太过积极每天洗一次,或这周洗一次,被我妈看到了会骂我洗的太勤,浪费洗衣粉,有时我不听,她会用脚踹我。因此我必须等到衣服很多很多才能去洗,衣服洗的太多,也没有衣架,没有晾衣服的地方,只能晾到家附近的小树杈上面。我妈几乎不会在九点中以前起床,除非赶集。她很喜欢赶集,每次都背着一个竹背篓,但基本上不会买东西。若是逢着特殊节日会有一点水果,但出来旺季水果之外就只有苹果。她对苹果情有独钟,她在小时候从没吃过苹果,所以一般买食物都是苹果。如果要是有多的一点钱那么一定就是买肉,我家不管多拮据,她都会买肉吃,借钱买,赊账买。

  爸爸一个人打工,爸爸没有一技之长,经常到成都去一些建筑工地打杂,混水泥,工资很低,有时候遇到老板拖欠工资,也没办法,但好在大部分工钱还是要回来了。在农忙时节,妈妈会去邻居家里打电话给爸爸的工友,叫爸爸回家帮忙务农,电话打完之后会给邻居一块钱或者两块钱,那时候我就特别希望家里能有一部电话,那样打电话就不用去敲邻居的门了。我那时候在家几乎不会出门,每天在家里做作业,看看练习册,在家里做些家务活儿。有时候我会想要是我家也有一部电话,那么就有人来我家打电话,我就能收到一两块钱了,我要偷偷存起来,等到开学时,把它们拿出来凑学费,那样爸爸可以少借钱。但是等到我家有电话的时候,我发现好像村里只有我家才安上电话,其它人家早就买上手机了。

  那时候,妈妈天天都会骂爸爸,叫爸爸去借钱,很奇怪,妈妈从不去借钱,在外人面前她总是很少说话,大部分时候都听别人说笑。有时开了她的玩笑,她想反驳,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也就笑笑而过,有时玩笑太过分,她就立马转身离开。如果我看到了,我会恶狠狠的瞪着那些大人。他们看到我一般会收敛些,但总还是无济于事。等到下次,我妈又会继续听这些人谈笑。

  上学后,我和姐姐会在路上捡些干柴回家,因为家里没柴烧火,妈妈不爱砍柴。如果在路上看到蒲公英、苦蒿等野菜,我们也会带回家。我妈虽然会种菜,但是菜基本长不大,太多杂草了,或者在很小时,就被摘了吃掉。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初一,青春期的我,因为家庭原因自卑不已。回到家基本不会和父母讲话,我甚至厌烦这个家庭,不想在家里带着,每天出门躲在上坡上,看天看地。傍晚才回家,妈妈发现了我的变化 。她想关心我,但我都拒绝了,我一直认为我家是因为我妈太懒,太好吃懒做才变成那样。也正是这个时候,亲戚说帮爸爸找了一份工作,工资高,工作比打杂要轻松,只是地点在非洲,很远。去的费用大概是一万块钱,我妈开始去和她的姊妹借钱,借到一万之后,爸爸去了非洲。

  半年会寄钱回家一次,家里渐渐宽裕起来,妈妈不再骂爸爸了。而我发现我和妈妈的关系慢慢缓和了,甚至比一般母女要更亲密。而我因为家庭不再贫苦,对学习也不再上心,成绩一落千丈,每天都是玩乐。高考失利后,每天浑浑噩噩,再也没有当初因为贫穷而爆发的那股倔强了。

其实,当初看不起妈妈,认为她人穷志短,而现在,我才是那个人穷志短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走进樱花园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这种香味像是天上的花香又像是地下的仙气。让人闻了之后神清气爽。 ...
    柠檬膏剂阅读 266评论 0 3
  • 坐着列车到苏州,已是夜晚。夜宿在平江路上,没有汽笛声拜访双耳,没有过亮的灯侵犯双眼,夜是静的,暗的,然而惯...
    月色草语阅读 147评论 5 4
  • 2016年的这个时候,一样的五月,一样的多雨。刚刚完成升职之后的第二次远洋航行,回到国内,带着回家要好好吃一个月青...
    左右一步阅读 9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