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鱼记

      朋友前两天发来视频,数不清的大鱼挤挤挨挨在清浅的水里。这情景,对于水边长大的我来讲,一年里只有一个时节会看到:深秋,小河里的水位渐渐下降,直到有的地方露出干涸的河床,仅余的水汇聚到水洼里,河里的鱼无处可去,只能聚集在小小的水洼中。就如庄子所说:“泉涸,鱼相与处于陆……”因为那一点点水很快就会消失,而这些鱼,将永不得重返江河,生命终止于这一秋。朋友发来的鱼很大,目测怎么也得在一尺半以上,不像一两年生的河鱼,倒像很大的江鱼。可看它们在的水面,很可能就是一个很小的pond,不知道这些神奇的大鱼,怎么会在小pond里繁衍生息下来?

      朋友视频后跟了一个很热切地问号:去看鱼不?当然去啊。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水边长大的孩子都有抓鱼的冲动,至少我是有的。而且,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视频里的鱼比我小时候见的鱼傻。我们小时见的动物,大抵是鲁迅写的猹的样子:“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记忆中的动物都是这样机灵的,更不要说鱼本来就是水中之主,在水里比人有着天然的优势。如果一定要找出某种迟缓又没有防御能力的动物,应该是河蚌吧。可就算河蚌,也是把自己沉于深深的水底,不会让人轻易发现。朋友发来的鱼,好像是某种恣意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威胁的生物。这不能不让人纳罕,世间果有此等物种,竟不避任何危险,全无生存之忧?这倒颇值得一看。又或者,也可以终于把小时候从来抓不住鱼的记录刷新一下,这鱼,怎么看都是唾手可得的。

      朋友嘱我带上袋子装鱼,我另外还备了一只桶,同时把视频发给最擅长抓鱼的三姐,意思是我终于也要有所建树了。


      我比朋友早到了一个小时。这是一个很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以前和女儿来过,有很大的水面,也有很多好看的水鸟。我决定先去看主路左边的pond,但很快就否定了这边。因为视频里是很窄、很浅的水,而这片pond,十分浩荡,看上去有水光接天之感,间或有不知名的大鸟飞过,就像水天之间一道美丽的弧线。沿着pond走了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最后想就当以寻鱼之名来徒步好了。

      这在这时,朋友姗姗来了。我们又一起搜寻了附近比较小的水面,还是没有鱼。只看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Uninvited Guest”,旁边画着两条鱼,这分明就是我们在视频里看到的鱼,朋友说是鲤鱼。但下面的文字似乎年深日久,已经漫灭不可辨识。我们想可能这些鱼就是在这个小pond里,只是今天没出来活动,我们无缘得见了。

      于是俩人在暴走后坐在岸边看海狸游泳,看乌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处打望。想今天的游历基本可以画上句号了。有母子俩经过,朋友建议我们把这个看海狸的绝佳地点让给小朋友,我们就换了个方向,向主路右边的pond出发了。

     

      没走出多远,就听到不寻常的声音。这在我是熟悉的,正是大鱼在水里跃动的声音。可pond里生着很多树,遮挡了视线。朋友最先发现了鱼,开始是一条两条,再走几步,就是视频里的景象,数不清的大鱼在浅水里游着,或者竟不能说是在游水,只是密密哑哑地挨挤在一起,它们好像朝着什么方向缓慢前行。这是我一生中仅见的场面,大鱼的迁徙。走近了才发现,它们在奔向一个水闸,这个水闸很矮,几十厘米的样子,隔开了大鱼所在的小pond和另外一片浩瀚的水面。水闸是开着的,小pond的地势低,水淙淙地从大pond那边流过来。有些大鱼已经冲过了水闸,但被大pond那边围合起来的石头挡住,无法游到大pond里去,又不甘心游回去,就密密匝匝聚在石头前。


      这情景我永生难忘。一大群巨大的鲤鱼,这样大的鲤鱼我是从未见过的,它们远比图片中大,差不多有两尺多长,如果不是朋友确认就是鲤鱼,我怎么也不能将这样的庞然大物和小时见过的精灵的总是从你手下逃脱的鲤鱼联系起来。它们就在岸边的浅水里成群结队,对于行人没有丝毫的恐惧和躲闪。更令人惊骇的,是在水闸处的大鱼,有的竟然开始用头和身体去撞前面拦住它们的石头。撞了几次过后,有的鱼退却了,有一条鱼,在那里一动不动,感觉它是撞晕了。

      开始看到鱼时极其兴奋,很快兴奋就变成一种奇怪的反应,莫名的有些震惊,有些恐惧。这种鱼正是之前看到的牌子上说的,是uninvited,到了这里之后没有天敌,恣意生长。时间长了,它们逃避危险的本能消失了。这个保护区可能正是为了保护很多原生动物和生态环境的平衡,将它们隔绝在这边的小pond中,不让它们到那边大的水域去繁衍。想想它们游过去可能产生的后果吧,有一种大鱼,跳脱了食物链的法则,高踞于没有其他物种能威胁到的顶端,这将不仅是它们自己的末日,给别的物种也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这种鱼在本地从来不是饭桌上的佳肴,恐怕也很少有人能把它和餐食联系在一起。即便像我这样从小习惯吃鱼的人,也没有勇气去动这个庞然大物。何况,这里是野生动物保护区,人们并不会同意在这里捕捉这些明显已经泛滥的大鱼。而这片野生动物保护区的管理方,似乎也没有想出能控制它们的方法,只能将它们隔绝在这里。



      回来后越想越惊悚。以前学“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总觉得有些危言耸听。因为确实历经多年,也没见谁真的安乐过。人类生存的空间大抵如此,虽下有地板,但上也有天花板,各种限制,各种人世中不能控制的无常现象。即便富有四海,依然逃不脱“求不得”。人类从来都有天敌,不是人,而是命运。这命运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又日日在其中不得脱离。仅从这一点说,人怎么也不能一生都恣意放肆。但是今天,我竟见到一个现实版的“安乐”世界。哪个物种可以轻易脱离天敌呢?但脱离了天敌,也就是沦丧的开始。智能的退化,体能的减弱,当回复到有天敌的自然环境时,连逃走的本能也消失殆尽了。

      完整的世界是用完全对立相反的经纬织起来的吧。如果没有悲伤,快乐也就失去了意义;如果没有别离,相聚就成为无味的日常;没有死亡的永生,是比死亡本身更让人恐惧的。有经,有纬,纵横交错在一起,人才有了真的依托。奋斗,甚至挣扎,选择,或者放弃,正是在这一切对立统一中,人们才有了多彩的人生,有了百味杂陈的人生滋味。


      我们做很多努力,似乎一直想除去我们认为不好的东西。要富有,不要贫穷;要健康,不要疾病;要相守,不要别离……当考虑教育的时候,又恨不能移去孩子人生路上可能的所有障碍,要顺利,要好,不能有挫折,不能有失败。如果真的实现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人生啊。好在上天垂怜,从来没有给我们一片水域,让我们在其中尽情吃喝,所有天敌都消失殆尽。当挑战和威胁消失的时候,正是一个物种退化和灭亡的开始。


      我只拍了两张照片,朋友拍了几段视频。回来看了几遍,一次比一次惊恐。如果哪一天想诸事顺遂,或者因为不能诸事顺遂而怨天尤人,刚好可以以此为鉴,感谢上天给我们设置了诸多障碍,让我们苦闷、奔忙和求索,让我们因此成为体能和精神都健旺的人。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