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少年时

二十年前,我还在乡村生活。入伏前的某天傍晚,下了一场畅快淋漓的雨。在院门下避雨,望着顺着屋檐滑落的雨帘,我开始畅想自己的未来,豪情中更多的是一种愁绪。

那时还是少年,总觉得未来还很长。

傍晚雨停,和弟弟出来了门,满目的青翠欲滴。

我们总要走过少年时代。“归来仍少年”,很多人渴望能永远少年。

少年,意味着可以快意恩仇,意味着可以鲜衣怒马。贺铸的《六州歌头》:“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二十年前,一个出身于普通家庭的农村少年,并没有多少资本挥霍青春,也没有快意恩仇的能力,有的只是对未来的渴望。

十年前,我再次回到我的村庄。大学已经毕业,还没有接到考入检察院的报到通知。那一日,我和弟弟去了地里给玉米施肥。

那块地,我们家种了很长时间。那块地是一块好地,土壤肥沃,便于灌溉,离村庄也不远。我们像往常一样劳作,看着地头的树远了又近,近了又远。

弟弟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对于工作上的事,他有着担忧。所以,他的心情复杂。

我的心也跟着复杂起来。一阵风吹过,眼前的玉米像是涌起了绿色的浪。不知不觉,我们已走到了那块地的尽头。

“总有法子的,愁也没有用。”母亲安慰我们。那时的我们开始思索身上的责任,不再无忧无虑。不过对于未来,我们仍满怀信心。

很快,我便接到了报到的通知,路过了山,跨过了城,来到了工作单位。选择进入检察机关,我一直都不后悔。

现在,刚刚从工作中脱身。夜幕低垂,这座城市陆续点上了灯。我,已过而立之年。成家,为人父母,身上的责任更重了。

我的村庄,遥遥在望。这个时候,很多人会拿着手电筒去照知了猴。它们乘着夜色从黑暗中爬出地面,渴望展翅高歌。

本打算回老家,刚接到全员参与志愿服务的通知,估计这一周的计划有变。

夜色渐浓,政治部的王尧同学仍在办公室加班,她的工作热情丝毫没有减弱,正是少年的姿态。

一如少年时。现在的我,依旧保持着向上的姿态。对未来充满乐观,永远相信这个世界会越来越美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