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无涯》 16 看客

江湖.jpg

【武侠】《无涯》目录
【武侠】《无涯》 15 办她

太阳将南时,我离开了万恶楼。

温柔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抚摸着我的脸,这直接勾起了我的睡意。

当然我承认这样说总是不太公平,难道放个屁要怪肛门太小吗?

但我还是讨厌这样的阳光,即便这是大地回暖的迹象,可能我天生就应该冷血。

曾经有那么一天,就是这样的温暖阳光。

师父告诉我寒胜热,我将要问为什么时,他已经睡着了。

我当时觉得我的师父太伟大了,亲自做了示范,太温暖会让他睡觉,而如果我敌人那不就死掉了;在寒冷的情况下,可以将人冻死,但不会让人睡着。也许这句话这样说更好:太舒服会使人产生惰性。

我很快到了场地,展现在我面前的景象是这样的:有一个台子在一大圈人的中央,台子上堆满了黄色的话,是菊花。我的师父坐在台中央,在他面前是一个人走来走去,围绕着平台席地而坐的是腿碰腿,背靠背的人。

这一切都告诉我,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我相信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非常着急,他们着急的是因为我没来而太阳将南了,我着急的是我上去不知该说什么。

我现在就是强行上磨的驴,不知道会怎么样,但必须走,只要走便可以了,即使是在打转。

在所有看台下坐着的人外面有那么一根人棍站着,是相当的明显。

当然在我眼中是一根棍,在坐着的人眼中便是两根,因为还有一个我。

我的感觉告诉我此人必定不凡,至少他的毅力和耐力是高人一等的,我的脚步便很自主的向他走去。

“兄弟,干啥呢?”

“废话,看戏呀。”他看了我一眼,停了一下。

“看戏?”

“笨蛋,新任盟主要在此露面,而且还要做什么‘宣誓就职’,真是会玩。”

“那你是来看盟主的?”

“不是,你是谁?为什么要打听?”

“我不是打听,只是想交些朋友。看你不凡,便有意认识。”

“哦,原来如此。我来此也是要交些朋友,但我的择友标准很严格的。”

“也许我会符合。”

“也许吧。”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问吧。”

“你站了多久了?”

“我刚来到,被迫站到了外面,已经后悔极了。无法看清太子的真面目。”

“哦,原来如此。”

我苦笑了一下吗,算是对自己的嘲讽,然后离开。

他也没有留我,不过我也不想让他留,他太让我失望了。

我打算从台的正面上去,这样看起来很有气派。但我却遇到了困难。

在最外一层,我拍了拍一个人的肩膀,说:“老兄,能让我过去么?”

他一下就急了,似乎听到了他老母被别人强奸了似的:“来这样晚,还要到前面,想好事,没门。”

“你来这是干什么来了?”

“管你鸟事,给我站后面。小子老子先把你砍了,再去砍盟主。”

“你来是砍盟主的?”

“别在我面前瞎叫唤,行不,老子砍谁管你鸟事。”

“我就是盟主,你要砍盟主,当然管我的事。”

“你是盟主?哈哈哈……你要是盟主,我就是逍遥子。”

“哦,对不起,我师父在台上坐着呢。”

“忽悠,接着忽悠。”

“你这人挺有意思,叫什么名字?”

“没法忽悠便开始转移话题了,不过老子可以告诉你,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吕口一。”

“吕口一,连名字都这样有意思。那我告诉你,吕兄,我是盟主是肯定没有错的。你都说你要杀盟主了,还有人在你面前承认,那么只有两种情况,要么那个人是疯子要么那个人确实是盟主。难道我是疯子吗?”

他听了我的话,脸上的笑容立刻变没有,脸上的肥肉还一抖一抖的。

“你——真是盟主?”

“你说呢?吕兄。”

他用了一秒钟的时间从坐状改为了跪状,说:“我狗眼不识泰山,请盟主一定要饶了我,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四岁的女儿。”

“吕兄,不用这样。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就行了。”

“盟主,盟主,我怎么敢杀你,我怎么敢杀你呀。我那说的是气话,我都等了一上午了,还未见你真颜。说的是气话呀,气话呀。”

“原来是这样,吕兄,你起来吧,给我开条路。”

“盟主交待,小的万死不辞。以后我的命就是盟主的。”

“没那么严重,现在走吧。”

吕口一站了起来,擦了擦头上的汗,从腰间掏出一把大刀,喊道:“给老子让开,盟主来了。”

走不三步,吕口一改口喊道:“给盟主让开,他来了。”

伴随着他的喊声,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往这里看。

我相信很快很气派,心中很开心;而最得意的却是吕口一,手里那把大刀在前面乱挥,似乎有点挡我者死的气势,而他活到现在,这肯定是他最威风的。

在武林中,一言不合便可以杀起来,而他以命令式口吻说话的机会也许目前就这样一次,而且是号令整个武林耶。

他就是一只狐狸,我是一只老虎,当然是一只什么都知道的纸老虎。

【武侠】《无涯》 17 师父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c++实现 python 实现
    X_Y阅读 77评论 0 0
  • “他抛弃了天真、有趣、热情,沉淀出了冷漠、盔甲、犬儒!” 以为真的可以看淡一切,原来只是在逃避。未曾入世,何言出世...
    酒鬼阿辽阅读 217评论 0 0
  • (一) 我们曾经只差一厘米 而今是数万万公里 对你的思念 我一笔一笔写成篇 时间将生活流淌成一支支河流 冰川雪水维...
    Tian彦华阅读 131评论 3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