逮麻雀

        小时候,我看到一篇童话《喝醉酒的麻雀》。讲的是一群麻雀识破了眼前一片飘满酒香的麦麸是农民捕捉它们的诱饵,本应该远远逃离的,但它们自以为聪明,认为只吃一点点就飞走,既饱了口福,又让农民失算,可是麻雀们一吃就停不下来,总觉得下一口离醉倒还远着呢,结果都醉的东倒西歪,被农民一网打尽。合上书我就想,我也可以这样逮麻雀呀。

        那时候恰逢寒假,天上正飘着雪花,我家阳台上养了一群鸡,总引来成群的麻雀与其争食,逮麻雀是再方便不过了。说干就干,我爬上小板凳,从碗柜里拿出一个大碗,里面放上喂鸡的糠麸和剩饭,又找出家里的一瓶白酒,“咚咚咚”地全部倒进去,兴冲冲奔向阳台。姐姐看见了,提议说:“你拿个盖子把碗盖上,发酵一夜酒劲会更大。” 我连连点头照办。

        第二天早晨,满屋的酒香扑鼻。拉开窗帘,哇,真是银装素裹的世界!鸡们早已从栅栏里伸长了脖子,仿佛在催:“快点给我们早餐呀。”这会子我倒是不着急了,因为还需先将阳台上的积雪清理一下。等姐姐把阳台清理完毕,我就忙不迭的用小勺把碗里的酒拌米饭东一点、西一点的洒到阳台上。

        等到我认为差不多了的时候,碗里还剩下不少,我瞧瞧鸡笼里急不可耐的鸡们,就一股脑地把剩下的酒拌饭全倒入鸡槽。还未等我返身进屋,鸡们就抢食一空,我只好再给它们添加其他饲料。

        安顿好了鸡,掩上屋门,我躲在窗帘后面等着,姐姐喊吃饭也顾不得了,那贼头贼脑的麻雀啥时候来呀?终于,阳台上传来一声试探性的鸟叫,我欣喜地要掀开窗帘去瞧,姐姐一把拽住我的衣袖,低低地说千万不要探头,麻雀精明着呢。我心里这个急呀,不能出去,也不能偷看,只能听见外面的鸟叫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最后竟是一大片叽叽喳喳的喧闹声。我在屋里兴奋地走来走去,不停地问姐姐:麻雀醉了没有?终于,我再也不等不及了,“哗”的一下打开阳台门,冲了出去。鸟儿们呼啦啦一起飞走了,鸡也惊叫起来,我的眼前一片混乱,连一只麻雀都没有看清,只看见越飞越远的黑点和几片在空中缓缓飘落的褐色鸟羽……

        狡猾的麻雀一只也没有醉倒,倒是我家的一只芦花母鸡因为贪吃,有小半天走路都打晃。我有些怀疑那篇童话,又有些困惑,是不是那些麻雀酒量太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