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写轮眼 - 草稿

字数 4044阅读 31

      李维手中端着一杯红酒,高帽之下的眼睛,在金碧辉煌的会场内,四处看着。    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可以看到,此刻他的左眼与常人大有不同。猩红的眸子之中,一个勾玉正在缓慢的转动。    这只眼睛,这个世界没人了解,但在另一个世界,却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写轮眼。    “来……让我看看,你到底在哪儿……很好,找到了!”    他的目光,锁定住了正在与三四个人一起交谈的肥胖中年白人男子身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里是长岭庄园,新威斯杜姆市上层区的一家高档会所。长岭庄园一晚上的包场消费约在三十枚紫晶左右。一个工人努力工作十年,不吃不喝的总收入能不能有这么多,还是个问号。   

而此刻,整座庄园灯火通明,一场婚礼刚刚接近尾声。新人手挽手,在大厅之中与宾客们相谈甚欢。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那璀璨的超大水晶灯之下,绅士与夫人们畅快的交流着。    也正是这个时刻,站在台上的主持人高声道:  “……让我们欢迎来自威斯杜姆音乐学院最年轻的小提琴教授——杰克·森!” 

李维将写轮眼关闭,然后就在主持人满腹激情的宣告声中,踏上了旋转的阶梯,从黑暗里走进了灯光之中。 

光暗转变的一瞬间,他脸上原本保持着的一副轻松笑容转瞬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严肃的庄重神色。   

他那一身肃穆的黑色燕尾服下面,是一套纯白的衬衫,领间还系着一条黑色蝴蝶结,头上带着一顶高高的礼帽。皮鞋踩在光洁的大理石梯上,李维一步步走到了旋转楼梯的最上方——表演平台。   

微微一鞠躬,满堂掌声,这是对于他……不,应该说是对他现在这幅外表的原主人罗布森先生的尊重。   

但李维毫不在意。

他没有多做废话,从身旁一位侍者的手中接过了古朴小提琴,悠扬的音乐声随之响起。 

礼貌的掌声结束之后,在音乐之中,人们继续着自己的交谈。在场下这些非富即贵的人眼中看来,虽然威斯杜姆音乐学院的名头不小,最年轻的小提琴教授名头也有些噱头,但充其量也只是如此了,给予一些尊重便是极限,还指望能给更多?   

更何况,在听到了音乐之后,人们觉得这个有着天才小提琴手之称的家伙,略有些名不副实,那琴声可没有传闻中的那么美妙。   

于是,人们不再关注他。    而这对于李维,反而是一件更好的事情,他不动声色的继续着自己的演奏。   

几分钟的曲子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他清了清嗓子,在音乐结束后,忽然开口,说道:“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是张胜洪先生和内娜女士结为夫妻的美妙时刻,为了向两位新婚夫妻致以最有诚意的祝福,我特别准备了一件小礼物。”   

后台的负责调度整场婚礼的管家,被李维突然冒出的这一段话给吓得不轻。    按照事先交代的流程,这个时候李维就应该鞠躬下台,将演奏平台让给下个人了。他都已经安排好了下一位演奏家了,谁知道场上那个不知轻重的家伙居然会这么胡闹?   

气得满面潮红,但管家却又不敢上去把李维给拽下来。如此重要的场合,大厅里的宾客又都如此尊贵,闹出什么乱子来,他这个管家的工作也别想干下去了。   

他现在就只能祈祷,李维能把事情做漂亮一些,不要引起贵客们的不快,并且心里决定,等到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家伙一顿,至少要扣掉他一半的薪水!   

不管他再怎么气,这时候也不能把台上侃侃而谈的‘罗布森’先生怎么样,只能听着他继续说道:“这是一份神秘的礼物,只能在婚礼上送出,在古老的灾变年代之前,以这种方式送出的礼物将会让接受礼物的人获得好运。”    “我会闭上眼睛,随机指出一个位高贵的先生或者女士……”说着,李维闭上了眼睛,继续道:“他将会获得这一份神秘的小礼物。”    “让我们来看看,这位幸运儿到底会是谁呢……”随机摇动的手臂,很快就停了下来,被他指着的人,是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 

心中轻笑,李维脸上却表现出了很惊喜的模样:“看来,我们找到这位幸运的先生了。安德鲁先生,您四天前在黑鸟公司前的街道上,面对市民和记者们发表的临时演讲真是铿锵有力,对下层区的那些贱民做出的评价一针见血,愚蠢、懒惰又不安分,真是精彩。”   

李维的话语说得礼貌又恭敬,以一个绅士的方式讲出这样的话语,在这全场几乎都是上流人物的地方,很是让人涨面子,也让那叫做安德鲁的人很是受用。   

他带着笑容,走上了台,拿起从侍者手里递过来的话筒,说道:“没有、没有,对下层区那些贱民就不能太客气。想要加薪,又不肯接受十六个小时的工作,真是得寸进尺。”   

“是的。”李维笑道,“不过,我们今天不提那些贱民。安德鲁先生可能也已经对我手中的小礼物充满兴趣了吧?来,请面对着我,把手交过来,注意,这个礼物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哦,不然就没有了祝福的效果了。”    安德鲁放下话筒,如李维所说一般,面向他,但却看到了一只猩红的眸子。

  他的精神略有些恍惚,仿佛有呢喃声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来,我把这个礼物放在你的手里……对,就是这样,你知道这是什么对不对?看你脸上的笑容,你知道它一定会给你带来好运的对吧?嘘……别说出来,不要让别人知道,这是一个秘密,你会得到古老的祝福的。”   

安德鲁双眼迷离,但除了在他面前的李维之外,所有人都观察不到这个异常。   

当李维收起了写轮眼之后,安德鲁也回复了正常,但幻术带来的思维篡改,却已经刻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也许,过段时间他能反应过来,但现在,他完全的信任李维所说的每一句话,并将那颗李维交给他的一颗玻璃珠子当做稀世珍宝,藏在了怀中谁也不给看。 

…… 

  下台之后,李维没有理会那管家的喋喋不休,也不在乎被扣除的薪水,很快就离开了庄园。

  而出现在庄园之外的他,却一点小提琴手罗布森的样子都没有了,那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还有毫不起眼的样子,跟一个最普通的在上层区为权贵、富豪们服务的工作者没有任何区别。 

他在一个隐蔽的灌木丛里找到了一个昏迷的人——真正的罗布森,并将他叫醒。 

  罗布森一醒来,就被写轮眼所催眠,紧接着,就听到李维说道:“你今天参与了张胜洪先生的婚礼,并且在完成了一曲之后就离开回家了,对不对?”    “……对。” 

“这场演奏的酬金,被你慷慨的给予了一名乞丐,对不对?” 

  “……对。” 

“嗯,我只是你在路上随处可见的路人,你没看清楚我的样貌,也丝毫想不起来我的任何特征,对不对?” 

“……对。” 

“好,那你现在快回家吧,你的女朋友还等着你一起吃晚饭呢。” 

“是的,我现在应该马上回家。”    目送罗布森离去,李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又是一个任务完成了。

  ……   

太阳还未升起,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李维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威斯杜姆市下层区,十七号街区一间不起眼的酒吧里。 

酒吧门口挂着一个写着‘荒野美味’的招牌破破烂烂,被一根满是锈迹的钉子钉在墙上,随着门被打开的声音晃荡了一下。 

  “你就不能把你的招牌好好修一下吗?”    坐在吧台后面的女老板艾琳看也没看走进来的李维,继续擦拭着手里的杯子:“东西送出去了么?”   

“难道不给我杯酒?” 

“先回答我问题。”

  “好吧好吧。”李维摇了摇头,艾琳这个有着一头红发、身材极其火爆,伟岸的胸膛几乎都要撑破衣服的女人,真是人间尤物——如果她能改掉她那一副臭脾气的话。   

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后,李维说道:“我办事你放心,定位器已经送出去了。” 

  艾琳抬起头,面孔上露出欣赏的笑容。她

一把将李维楼了过来,使劲拿胸口蹭着李维的脸,说道:“呦,不亏是我看好的小弟弟,效率真不错呐!”    李维使劲的从她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对于这个女人的性格,他真是觉得头疼的很。 

艾琳看着美艳大方,动作又亲昵暧昧,但却是一支不折不扣的带刺红玫瑰。认识她的这一两个月来,李维已经见过许多被她坑到死的蠢货了。

  他可不想当下一个。

  艾琳瘪了瘪嘴,神色貌似有些不开心,但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对李维的欣赏。 

  她还记得,一个月前,李维只是最普普通通的不入流的小赏金猎人。这种人,艾琳见得多了,而且他还没有进一步进化,解开基因锁的潜力。 

本来,她是不怎么关注这种人物的。

作为一个明面上的下层区酒吧老板、实际上的地下任务发布者,她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而且,在一个月前,她还听说,这小子不知道怎么,惹到了一群不该惹的人。    她对李维的命运很不看好。 

不久后,传来了李维在黑巷被活活打死的消息,证明了她的看法是对的。 

  可没多久,这小子就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更让他惊讶的是,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李维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 

似乎变得更成熟,也更冷漠了。 

还真有些酷呢。 

当然,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连续接下了好几单让艾琳都觉得棘手、估计不会有人接的任务,并且最后活着完成了。   

这就有些令人刮目相看了。 

  一个出色的赏金猎人,那可是很难得的,尤其是对于艾琳来说。 

这位艳丽的酒吧老板,可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辖区里多几个优秀的猎手,任务完成率和完成数量的上升,都对她有相当的好处。

  艾琳无心去探寻李维身上的秘密,只要他能够继续不停的完成任务,那就是好事。

    在这个基础上,她并不介意对李维好一点。而在相处久了之后,她发现,这小子还算是个不错的人。   

一来二去,艾琳就能算得上是李维来到这个世界上,交得第一个朋友了。 

  偷了一杯酒喝,李维擦了擦嘴,说道:“安德鲁不算什么大人物,但他背靠着的黑鸟重工可是有名的大企业,谁那么大胆子敢盯上他?” 

“不该你问的就别问。”艾琳从吧台下面拿出了一个箱子,放在了李维的面前。 

  李维一边点着箱子里那一张张代表着能量晶体的钞票,一边说道:“我不在乎谁盯上了他,也不在乎盯上他的人要干什么,但是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惹上麻烦。”   

“你身上的麻烦难道少了么?”艾琳嘲笑了他一声,又说道:“不过这次放心,发布任务的人来头很不小,是打算要搞死安德鲁的,你不用担心这事儿会有什么尾巴缠上你。”    “你总是这么说。”李维抱怨了一声,又重新把箱子推了回去,“这次任务的钱,还有我在你这里存的,应该够换一支初等基因修补剂了吧?直接帮我换掉。”艾琳沉默了一下,道:“何必呢?你知道没用的。” 

“总要再试下。”李维一脸无所谓。

  “随你了。”艾琳没有再多说什么,只不过,当李维准备离去的时候,她多加了一句提醒:    “骷髅党的人好像已经找到你了,小心一点。”    这是一句多余的提醒,艾琳一般是不干这种事的,不过对李维,她例外了一下。   

李维步伐不停,是推门离开的时候对着艾琳挥了挥手,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不过,还是谢谢。回头请你喝酒。” 

  艾琳‘哼’了一声,重新低下头去擦他的酒杯,只是嘴里嘟囔了一句:“别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