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康:孔子学说与康德哲学

        哲学知识,分自然(宇宙)与人文两部分,依古希腊之分类,一曰物理学,一曰伦理学,皆是广义的。物理学指自然研究全体,其系统曰自然哲学。伦理学则是道德哲学,包括人文学科全部知识。对于此两大类问题之研究,必有一正确方法,然后能穷源导流,求得解决。于是于物理学伦理学之外,另有一讨论普遍性思想法则之学问以兴,是曰逻辑。康德哲学立论,极推崇古希腊此三学分类(注一),其纯理性批平(批平Critique亦译批评或批判)一书,实哲学思想方法论之大成,宗其说者,以批平工器,探讨问题,循原始要终之程,求分析综合之效,探玄抉徵,得其解决,此知识学研究发展之奇功,即康德在哲学史上之伟大贡献也。

孔子学说,代表中国文化之全体,其内容可分两部分:一曰孔子哲学,根据论语及其他若干正确史料,如易文言、礼运大同之类,而探究孔子本人之思想。二曰孔门学说,根据孔子教义而发挥阐扬,如大学、中庸、易繁辞传、春秋三世之类,而各构成有系统之理论。大致孔学体系,充满人文方面之精神,其全部思想,可云广义的道德哲学(注二)。

孔子、康德,一古代,一近代,皆世界思想史上之伟大人物,而一切学术思想之成系统,皆植基于其方法。今拟就方法论之广大领域,对于此东西两圣哲之思想,试作一比较研究。

西方近代哲学知识论,自狄卡儿、洛克、以至康德,论知识有两大义,一曰知识之起源,二曰知识之界域。论起源,狄氏本之先天理性,洛克取之感官知觉,康德折中两者,而立先天形式后天材料构成知识之说。论界域,到康德明确规定,以现象界为所知界(经验界),本体界为不可知,经界分明,各不相混。

亚里士多德谓:“人为理性之动物。”孟子亦曰:“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所谓几希,非他,即理性也。故一切心能作用,皆托源于理性Reason(Vernunft)。康德将人的理性之发展经程,分为三阶段:

一曰感性(sensibility),讨论此阶段之内容者,曰先验感觉论;

二曰悟性(understanding),讨论此阶段之质料者,曰先验分析论;

三曰理性(reason狭义的),讨论此阶段之问题者,曰先验辩证论(注三)。其大略如次:

先论感性。感性之先天的形式,为空间(外感官)与时间(内感官),此系理性之原始直觉,所谓“纯粹直觉”(pure intuitions),先于一切经验而存在,其性质为“先验的”(transcendenta)。至其接触外界现象所得之直接知觉,则曰“经验直觉”(empirical intuitions),其性质为“感觉经验的”(sense-experienced),即是知觉单位,为构成正确知识之基本质料也。

由感性阶段达于悟性阶段。感性与悟性,为构成知识之二茎干,感性使吾人认识诸事物对象,其所得为诸经验直觉,悟性则使此等对象循诸范畴之律则而入于思考,于以构成判断,产生正确的科学知识。

悟性之先天的形式,是纯粹概念(pure concepts),借亚里士多德之术语,名之曰范畴(categories),每一范畴代表一判断(命题),共有十二范畴,即十二判断,凡分四大类,曰分量,曰性质,曰关系,曰形态,此十二范畴,是思维之主观形式,必经过一先验的演绎(transcendental deduction先验的推断)之程叙,始能适用于客观的事物,其中以统觉(apperception)之先验的统一为枢纽,使主观与客观合而为一,而产生真正之知识。

再诠言之,欲使纯粹概念(先天形式)与感官知觉(后天材料)并合为一,必有一第三者中介为之联系,于是康德提出其先验图式论(transcendental schematism),指出此中介物为先天形式中之“时间形式”,依四大类范畴,可抽绎出“时间系列”(分量)、“时间内容”(性质)、“时间秩序”(关系)、“时间总括”(形态),以此时间形式四类作用,将主观的范畴应用于客观的经验而成知识,乃造成自然之基本法则,即决定自然科学之基本原理(原理亦分四类,太繁琐,从略),于是由先天形式纯粹概念(范畴),摄受后天材料(经验),以构成正确的科学知识之作业,至是宣告完成。

由悟性阶段达于理性阶段。感性之先天的形式空间时间,产生经验直觉,为知识之基本质料,悟性之先天的形式范畴,及图式,将经验质料组成正确知识,些正确知识是内在知识,限于经验界即现象界,所谓经验知识,其内容诸观念是经验的,与之相反者为知识所涵之最高观念,曰“先验的理念”(transcendental ideas)。此种理念,是一个“已给与的有条件的”之诸条件全体综合,故其本身是“无条件的”,乃超出经验界以上之最高观念(理念),此理念或最高观念,是属于理性阶段,凡分三种:

一曰心灵(自我),为“思维主体”之绝对的(无条件的)统一。

二曰世界(宇宙),为“现象之诸条件系列”之绝对的统一。

三曰神(上帝),为“一般思维所有对象之条件”之绝对的统一。

此三种理念,乃纯粹理性所产生之先天的形式,其作用为主观的综合统一,而非客观存在之物。传统哲学不然,以此三者为客观存在的对象,从而导出各种谬误推论,于是心灵理念之谬误为论过,宇宙理念之谬误为反律,上帝观念之谬误为先验神学。上列三种理念之谬误推论,总汇为先验辩证论。

康德此种伟大的知识理论,所谓批平哲学(批判哲学),规模的宏阔,系统的精密,实空前所未见,吾人研究西方哲学思想,尤其近代知识论,必以康德批平主义为用力之中心点,人所共信,无有异议者也。

中国孔子及其门徒后学(孔门学说),对于知识思想,亦有其自己之立法规则,理论系统。其大略如次(注四):

孔子论知识范围,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为政),此与康德论知识限于现象界,以本体界为不可知,虽详略有异,而原则上彼此相同。

孔子论治学之方法,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论语为政)。学指事实经验,思者即思维,为思想观念。前者为客观材料,后者为主观思维,有事实材料而无思维以经营之,则盲目无所归宿,反之,徒有思维而无材料以供思考,则将幻想牵引,而无所底止,其危殆自不待言。康德论知识,以感性所得之经验直觉,为基本材料,以悟性之纯粹概念为之经营组织,使成正确知识,与孔子说,可谓原则上立法相同,而周详明密,则远出尼山之上,此时代进化使然,非谓古今人才智不相及也。

大学一书,为孔门方法论之大全,以明明德为基础,前人将其分为左列体系(朱子说):

(一)三纲领:

(1)明明德——明德为人之所以为人之纯粹合理本性,明明德即以学问修习之功,发明此纯粹无疵之基本德性也。

(2)亲民——朱子承程子说,改作新民,谓己自明其明德,亦当推己及人,以新民(他人)为务。阳明则据孟子亲亲仁民之说,以亲之即仁也,故曰亲民也。两说词不同,而实际皆符合明明德之本谊。

(3)止于至善——至善即最高善,乃一切思维行事所根据之最高准则,此准则是完美无类之最高观念,故曰至善。

(二)八条目:

(1)格物致知——明明德之全部作业,八条目,始于格物致知,而终于治国平天下,条理次序,后先不紊,兹先言格物致知二目。

格物致知二目,为大学方法论之基础,其关键在格物一义,前贤解格物有两说:程朱以格、至也,物、事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其物系包括一切对象,在外之具体实物,在内之人伦事理,皆在其中,故曰事皆有理,至其理乃格物也。阳明不然,以意之所在便是物,格者正也,正其意念之不正以归于正也。二说不同,而其目的在求真实之知识则一,其立论皆汉儒所未到。

吾人观察物情,穷探理则,将人类知识,分为四种:

一、感觉之知 接于耳目等感官而得之知识。

二、推论之知 根据逻辑推理程叙而得之知识。

三、实行之知 由实践而获内心体验之知识。

四、内观之知 内心返观自证真理所得之知识。

右感觉与之知,造成科学知识,实行之知为道德知识。程朱格物之说,可统摄此两种知识,阳明则偏于道德知识,阐发独详。内观之知为玄学知识,程朱之即物穷理,求达于吾心之全体大用之境,而阳明之致良知,亦谓人心与天地一体,故上下与天地同流,则是形上之境之玄学知识,三人同趣无异也。

(2)诚意正心修身——意即意识,发为理知,则明辨是非,发为感情,则真实无妄。如此则诚,诚则其心自正,心正一切行为皆合理,而身自修矣。

(3)齐家治国平天下——自修身以前,以个人为用力之中心,由齐家以后,以群体为活动之标的。古代封建,春秋列国,世卿为治,大夫之家为一小朝廷,由近及远,能整齐其家,自可以治理国政,以絜矩之道推之,使诸侯皆行仁政,则宇内安宁,民乐其俗,是天下平也。

(4)大学三纲领八条目,于问学求知之方,广大精密,在先秦诸子中所未见。中庸亦揭橥性道教中和诚明之义,以探讨玄学知识之内容,尊德性而道问学,讲述德智并重,知行弗措之法。下及孟子性善,以仁义礼智四端,出自天生、匪由外铄,其论知识之起源,近于西哲理性派,荀子性恶,以耳目所接,本性皆偏险而不正,由感官而得知识徵验,近于西哲经验派。以见孔门后学,对于知识来源及治学方法,皆有创见发明,有系统论述,成立孔门之知识论,为后来宋明诸儒讨论知行观念及其相关问题,导其先路也。

总上以观,孔子康德,皆各有其学说系统与知识方法,而其思想深处,皆各有一中心观念,以为之主持行事,经纬组织,此中心观念,在孔子为仁(人道),在康德则为理性。孔子曰:「吾道一以贯之。」曾子谓道即忠恕。尽心无伪谓之忠,推己及人谓之恕,以仁(人道)涵苞众有,以忠、恕发挥其功能作用,则万象森然,群有就理,成一恢恢然广广然有秩序之宇宙(cosmos,而非纷挐无纪之混沌 chaos)。康德以理性为基本观念,其说亦有所出。谓洛克之观念论,以迄休谟之怀疑说,皆以观察客观物象而产生观念,其结论即以自然之法则,施之于精神(心灵),换言之,心灵之法则,不过为自然法则之复写。康德不然,以吾心即理性,具主观功能作用,以先天的形式,摄取后天的材料,以成知识,则是以心为主,以物为客,以视洛克辈之以物(自然)为主,心反为客者,恰好相反(注五)。试取譬于天文学。昔日天文学者,以日绕地而行(geocentricism),至哥白尼,反之,以地绕日而行(helio-centricism),成天文学史上之一大革命。康德亦以主张理性自我(主体)之心灵法则,制裁客观物象,与洛克辈之传统知识论之以精神法则导源于自然者,适相对反,故自矜其说为哲学上一种哥白尼式的革命。溯其源流衍变之程,论其主客相因之故,康德在西方思想史中之辉煌成就,与孔子在中国文化史上之伟大贡献,如日月丽天,江河行地,光焰常新,流泽无极者也。

溯自十六世纪耶稣会士利玛窦等来华传教,同时将中国经典译成西文(拉丁),使孔孟学说流布西方。康德生十八世纪,吾人揣想其对于孔子思想,仅有间接闻道之可能。东海圣人,西海圣人,此心同,此理同,事例正多,可任取为明证也。

(注一)康德述古希腊哲学分三类,详见其「道德形而上学探本」(Grundlegung zur Metaphysik der Sitten)序言。

(注二)孔子学说,可分两部分研究,拙著「孔孟荀哲学」(上册)孔子哲学引言尝言之(商务版)。

(注三)此三大部分构成康德「纯粹理性批平」(Kritik der reinen Vernunft)之原理论,见拙著「康德哲学简编」(商务版),或另一拙著「康德哲学」正编,批平哲学(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

(注四)以下分别参观拙著「孔孟荀哲学」(上册)卷一,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

(注五)孟太格(Wm.P.Montague)之「哲学大见解」(Great Visions of Philiosophy,Illinois ,1950)康德篇,曾讲述此意。

孔子学说对于康德哲学的影响

编辑室

日本近代哲学家桑木严翼是努力介绍并普及康德哲学于日本思想界的人物。他的有关康德哲学的著述,是「康德与现代哲学」一书,由余又荪先生译成中文,列入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名著」中。桑木先生为译本作序,序文中说:「康德哲学的精神,可以在孔子言行中求之。」吾国研究康德哲学专家吴康先生为本辑撰「孔子学说与康德哲学」一文,将孔子学说与康德哲学作比较研究,亦就是这个意思,惟吴先生文中对于康德哲学所受孔子学说的影响,以时间关系未及叙明,兹特就桑木先生原著中所述,加以引证补充。

桑木先生在其「康德与其时代」一章中说:「十八世纪通称为启蒙运动的时代,即是所谓自由主义盛兴的时代。近世初叶以来,自由主义的精神,蓬勃发展,及至十七世纪,自由精神发生了很大的效果:在积极方面产生了伟大的哲学组织,并且促进了科学上的大发现;消极方面因为这种精神次第普及于一般人士,改变了旧来的一切传说信仰。启蒙运动最初发生于英国,在哲学上使经验主义发达,在道德上使基于人性的自然主义勃兴,在宗教上使以合理为主的理神教发生。这种思想传入法国,与法国固有的怀疑思想及合理的精神相结合,使自由主义的精神更为彻底,完全破坏旧来的一切宗教道德以及政治思想等。当时法国流行的感觉论、唯物论、无神论等,可称为这种思想的代表。这种运动到了成熟的时期,就演成法国的大革命,这是历史上著名的事实,不必赘述。那时的德国,因为受了十七世纪三十年战争的影响,国力疲敝,其参加启蒙运动的时机,比之英法等国较为落后,但结果还是受了同样的影响。德国一面接受外来的启蒙思潮,同时国内的吴尔夫(Christain Wolff)等哲学家,又把以开明知性为主的莱布尼兹(G.W.Leibniz)哲学,普及于一般思想界。因为这两种原因,德国各种学术都异常兴隆,各种知识由学者而普及于民间。启蒙运动至此又具有一种特色。。。。」「启蒙运动的结果,不仅发生了注重学术知识的风尚;就是在社会上的一切风俗习惯等中,也都表现出注重知识的倾向。当时这种主知主义的中心点是法兰西,巴黎可以说是十八世纪启蒙文化具体的典型。法国自路易十四以来,屡次远征各国,发扬国威;同时他又在国内建筑华美的宫殿,制定礼仪,振兴学术,奖励文艺。文治武功,颇极一时之盛。但是所谓文艺,完全是慕仿古典文学,在具有骈俪之巧与绚烂之美这一点说来,殆有尽善尽美之概。当时法国的这种文艺,完全是主知的,与启蒙运动的精神,步步同辙。。。。」「康德的一生,可以说完全是生活于爱慕法国文物的普鲁士王治世之下。因为康德虽然生于开创普鲁士国运的斐利得利威廉第一世(Friedrich Wilhelm Ⅰ)之治下,自此经历斐利得利第二世(Friedrich Ⅱ)斐利得利第二世,以及斐利得利第三世等四代;但是康德在一七四〇年入大学时,恰值斐利得利第二世(即斐利得利大王 Friedrich der Grosse)即位之年,及到一七八六年大王逝世时,已经是康德的思想次第发达而能确定其基础的时期了。康德一生的事业,可以说完全是在大王在位的期间内成就的。所以德国人士后来把康德与当时的贤相名将一并雕刻在斐利得利大王的铜像基石上,在现在柏林大街路旁,与其他普鲁士历代君主的石像,并列耸立。。。。康德曾自己把他所著的「一般自然史及天体论」奉献于大王,并颂大王为启蒙的君主。大王是一位崇拜法国文化,并介绍法国文化入德国的君主,他在波直达蒙(Pots dam)建筑的赛斯昔行宫(Sano Souci),虽然规模很小,但很显明地是模仿法国的凡尔赛宫殿。并且他曾招请法国当时的大文学家福禄特尔(Voltaire),同住于赛斯昔行宫。福禄特尔是十八世纪启蒙文学家中的权威者,后来虽然彼此意见不合,但大王仍不肯与他分离。在当时的哲学家中,他极赞赏吴尔夫。吴尔夫曾任哈勒大学教授,旋被逐流放于外,大王即位后特招其返国,仍在哈勒教授。在当时已声誉日隆的歌德(Goethe)等辈,他尚未曾顾及。他之所以推赏法国的文物,就是因为他推赏启蒙的文化。康德生于这样的治世,而又住于受其余波的格里克斯堡,其彻头彻尾与启蒙思想有不可离的关系,实在是不足怪的事。康德在他所草的论文:「答何谓启蒙问」中(Besutwortung der Fragc: Was ist Aufklgrung?1784),以启蒙家自任。在康德思想的根柢中,有启蒙时代的哲学、宗教、道德等存在,这是不待言的。所谓十八世纪的德国哲学,即是莱布尼茨及吴尔夫的理性论的形而上学;所谓的德国的启蒙宗教,是以道德为根据而解释神和灵魂等问题的宗教;所谓德国的启蒙哲学,是依据人性之自然而建立的一切行为的规律。在康德的思想背景上,常常有这种思想存在,但是康德又想从这种启蒙思想中超脱出来。……」「康德进了大学,……学习当时正统派莱布尼茨、吴尔夫哲学;他又受当时有力的少壮学者 克鲁采(Martin Knutzen)的感化,对于牛顿的自然科学也特别感觉兴趣,……并且在克鲁采指导之下,学习吴尔夫派的哲学。……康德在大学毕业的前后,受了启蒙时代主知精神的影响,特别注重十七世纪以来的自然科学;他一面虽受吴尔夫哲学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又表示出脱离吴尔夫哲学思想的色彩。」「他之所以从知识万能的启蒙思想转变出来的原因,是受了英法思想的感化。在一七六〇年左右,受英国经验派哲学家洛克(I.Locke)沙夫茨堡(Shaftesbury)等的影响,从自然的研究转而研究人性的问题。后来又受了卢梭的影响,更觉得感情之可贵,……曾说:他本来只知埋头研究,不顾其他,以为若积聚了知识,就尽其能事。并且孤高自傲,轻视一般无知的贱民而自引为快。及至受了卢梭的感化后,始悟人性之可贵,一切的知识若对于生活没有裨益,比之于卑俗的劳役,更没有价值。……」

从桑木先生这些说明来看,康德哲学受了孔子学说的影响,是有事实的依据。因为:

(一)启蒙运动是受孔子学说的影响,许多学者都有说明,已是很明显的事实。

(二)德国莱布尼茨、吴尔夫等哲学家所受孔子学说的影响,也是很明显的事实。

(三)德国斐利得利大王崇拜法国文化,并招请福禄特尔同住,而法王路易十四及福禄特尔的崇拜中国文化而受孔子学说的影响,又是明显的事实。桑木先生说康德一生的事业及其哲学,既完全是在斐利得利大王在位期间内成就的,而初进大学时又学习当时正统派莱布尼茨、吴尔夫哲学而受其影响。由这种种,可以说康德哲学实间接受了孔子学说的影响。而且其最成就的所谓批评主义,是介乎独断与怀疑二者之间,就是采取中庸之道,也正是孔子治学的精神。

桑木先生又说:「古今哲学家中,对于后世所发生的影响,比较上总有大小久暂之不同。有些哲学家不仅影响其后世的思想,而且永久地支配着后世的思想,这是不可掩的事实。我们认为康德就可以作为有这样伟大势力的哲学家之一例。」当然,孔子学说是永久地支配着后世的思想,而康德哲学与时代有密切的关系,并且是一种在后世思想中永久存在的学说;若就近代哲学而言,康德实为承先启后的大哲学家。所以对于康德的哲学,任何一个研究哲学的人,都必须要学他一次,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康德哲学既如此重要,所以本辑必须审慎介绍,必须指出其受孔子学说影响之处,虽然康德本人在其著作中并未明白说出这一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