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4《人生海海》第6节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虽然上校前半生受尽了磨难,却在疯了之后等来了林阿姨。

为什么当年林阿姨会不远千里来到村里带走上校,又能毫无怨言地照顾他?这其中有怎样的故事?

当天晚上,林阿姨和我说起了她和上校的那段往事。

她先是简单介绍了自己的出身情况,在她七岁的时候,战争把他们的家毁了,她的父母、姐姐都丧命了,只有她和哥哥活了下来。

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哥哥心里一直想杀鬼子报仇,所以一年半之后,哥哥觉得她一人可以照顾自己,于是就参军了。十二岁那年,她收到了哥哥的死讯,哥哥在一场保卫战中牺牲了。

十五岁那年,她也参了军,在部队里当护士。四年后,在一个手术室里,她第一次见到了上校,他们合力做了一台手术。上校给她留下了温和、干练的印象。

之后一个月,他们又在营区的路上再次相遇,上校叫出了她的名字,然后挺胸阔步地走了。

那年的林阿姨十九岁,上校三十一岁,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了心,上校英姿飒爽的样子就这样在她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之后的两年,尽管每天出生入死,但因为和上校在一个地方,那两年成了她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

回忆起这段岁月,林阿姨絮絮叨叨讲了很多,结论是她真真实实地爱上了上校,爱得小心翼翼又昏天暗地。

后来,在一次出诊的路上,林阿姨受了伤,手脱了臼,上校替她把肩膀复位后,林阿姨向上校表白了。她第一次扎进了上校的怀里,把对他的爱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要他做自己的丈夫。

上校似乎被感动了,说道如果他需要一个妻子,那就是她。但毕竟他们是在出诊的路上,还遭遇了意外,当天给他们开车的司机当场牺牲了,所以再说下去,就是对死者的不敬了。

上校点到为止,也让她不要继续说下去。之后,上校不再带她出诊,但上校若外出,就会把猫托付给她,林阿姨觉得上校的心里是有她的。

那时的林阿姨对上校爱得疯狂,经常给他写信,但上校从不回信。只有一次接过信后,上校对她说:“你对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谈情说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林阿姨反驳上校,说自己很了解他。上校说她的眼睛看不到他的过去,但林阿姨觉得过去不重要,她要的是以后。

后来在一次敌人的绞杀中,林阿姨遇到了麻烦,上校不顾死活来救她,那一次她得到了上校的一个吻,虽然只是一个仪式性的吻,但林阿姨认为那是对她感情的回应。

他们俩一起经历过了太多的生死,林阿姨对上校的爱又是这般的浓烈,所以心里非常渴望嫁给上校。

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改写了他们的命运。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到晚上总有人闯入林阿姨的房间,和她发生身体上的亲密接触,林阿姨想当然地以为这个人是上校。

她觉得既然要了她的身子,那自己就是他的人了。于是,白天她就去找上校,询问上校到底要不要娶她。

但上校的回答还是那一句,如果要娶妻会是她,但自己注定了是光棍的命,根本没有结婚的打算。

那时的林阿姨一心以为上校是不想负责任,她因爱生恨,连夜给军政治部写信,告上校强奸。

最后的结果就是,上校被开除了军籍,谴派回老家,过去的一切荣誉、身份、地位一夜间都归了零。

直到林阿姨和上校结婚后,她才发现当年侵犯她的那个人不是上校,可惜真相知道的太晚,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所以上校被逼疯,她觉得很大程度上是她害的,如果当年她没有污蔑上校,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也是在多年后,她才明白当初上校不愿意娶她就是因为他肚子上的字,这也是当年小瞎子惨遭毒手的原因,因为上校以为他看见了那些字。

第二天,我和他们告别后就回去了。一路上想到上校的经历,我泪如雨下。

也许,失忆对上校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忘记那些痛苦的记忆,才能忘记肚皮上的字给他带来的耻辱,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而我自从当年离家去了西班牙之后,也经历了人世沉浮。

在打工的那些年,我遇到了第一任妻子,后来两人一起经营一个小铺子。

可是,好景不长,结婚七个月后,我们在外出进货时遭遇了车祸,因为妻子怀孕六个月无法跳车,最后撞破了肝脏。

那次意外中,我只擦破了一块皮,看着妻子的样子,真是恨不得和她一起死。

可是妻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我说:“记住,人生海海,敢死不叫勇气,活着才需要勇气......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你认清了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我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对她如此无情,这么好的一个人,却这么命苦。

妻子死后,我一度很落魄。不知道是不是妻子在冥冥之中保佑着我,另一个女人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后来成了我的第二任妻子。

在我落魄的那段时间里,一直以捡垃圾为生,后来做起了买卖垃圾的生意,直至最后把国外垃圾运到了中国,卖给了中间商,赚取了第一桶金,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顺,先后成立了三家公司。

之后,我每个月都要回国一两次,在父亲去世之后,就频繁地去看望上校和林阿姨,把上校当成了另一个父亲。

在我六十二岁那年,差不多活了一个世纪的上校在一个晚上走了,寿高到几乎超出了所有活人的想象和死者的等待。

那些年,每次我去看望他们,林阿姨总对我说一句话:“他真能活呀。”

眼看要往百岁大寿冲刺,却因为下楼踩空,摔了个跟头,当场不省人事。

林阿姨庆幸,自己终于熬过了上校,之后,准备为他洁身换寿衣。

在她给上校脱裤子的时候,我觉得上校肯定不希望有别人在场,准备默默离开,不过被林阿姨叫住了,她让我看看上校肚皮上的纹身。

林阿姨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把上校的纹身做了修改,肚子上已经没有字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画,一棵树,还有四盏红灯笼。

我看着,欣赏着,感动着,泪水流了下来。

之后,林阿姨为上校擦洗了身子,穿上了寿衣,用手一遍遍地抚摸着上校的遗体,默默地啜泣,舍不得他离去。

林阿姨让我先去睡,并让我先不要哭,留着泪,说能为上校哭丧的人不多,让我第二天再来换她。

第二天八点,我过来,看到林阿姨穿着寿衣,床头吊着一支最小的药瓶,一切都是蓄谋已久的,林阿姨是麻醉师,她用最专业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追随爱人而去。

我想,林阿姨选择了和上校同死同生,是为了来生和他相爱一生。

整本书到这里就结束了。有人说,这是麦家用血和泪养出来的一本书,看完后,会觉得所言不虚。

在这部小说里,似乎没有一个幸福的普通人,有的都是饱受命运折磨的可怜人,那些苦难就像命中注定,无法逃脱。

但即便如此,还是要相信,人生如海浮浮沉沉,潮落之后就是潮起。苦难不会一直存在,我们要有勇气去等待触底反弹的那天。

就像“上校”等来了林阿姨,有了一段相濡以沫的爱情,这份爱情始于年轻时的心动,终于年迈时的不离不弃。命运曾让他们擦肩而过,但最终还是让他们找到了彼此,携手余生。

“我”虽然失去了第一任妻子,但妻子冥冥之中的保佑让“我”等来了另一个相互扶持的女人,并让“我”往后的路越走越顺,先后开了几家公司,荣归故里,衣锦还乡。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要相信,生活对你所有的亏欠,都会以另一种方式来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