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公立教育

中国的科举制度是精英教育

中国从汉朝开始,历代统治者都出资办学,择优取士。到了隋代以后,以考试为衡量方法的相对公平的科举制度被正式确立,并且沿用了上千年。中国古代虽然有凭借科举实现晋升的通道,但是教育的普及率却极低。主要原因是中国古代教育的投入产出比并不高,科举从隋朝开始,历经1300多年,一共只产生了11万名进士,摊到每年不足百人。光有培养精英的科举而没有让普罗大众看到近期好处的普及教育,并不能让全社会普遍意识到教育能够改变命运。

今天,中国的高考和当年的科举考试完全不同,但是很多人的思维方式依然停留在科举考试上,这些人认为,孩子们一旦进入一个好大学,就如同过去中了进士,似乎一切荣华富贵就会随之而来。

教育确实能改变命运,但是不能保证你一步登天,务实的看法是,受过教育比未受教育,生活过得好一点,人生成就大一些,对社会更有用一些,受过教育的人通常有更强的幸福感,同时也能为下一代占据一个更高的起点。

大众教育的起源

要想真正地实现教育,改变命运,就需要一种容易普及,成本可以接受,效果可以预期的大众教育,最早提倡大众教育的并不是中国古代的人,而是欧洲人。

英国公立教育的历史非常悠久,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纪。早期英国的基础教育被称为“公学”,是由慈善机构创办的。到了16世纪,英王爱德华六世开始在英国兴办免费教育,任何交不起学费的贫家子弟,都可以到官办的学校读书。

到了18世纪工业革命前期,英国已经开始步入近代社会,以学徒为主的技能教育,不再适应当时社会的发展,英国开始普及阅读、写作和算术教育。从1781年开始,英国政府开办了很多“星期天学校”,以解决贫困子弟的读书问题。

当英国的清教徒为了躲避宗教迫害而移民美北美大陆时,他们把为贫家子弟办学的习惯也带到了美国,像英国那样的“星期天学校”在北美殖民地颇为普及。

如果大众不接受高等教育,就无法在社会的阶层中往上走,这对大众来讲是不公平的。另一方面,对于国家而言,如果没有人员的垂直流动,就难以让民间的俊杰更好地涌现出来为国家服务。

普及大众高等教育的必要性是不容置疑的,但是在殖民地时期的美国,没人指导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完全没有可参照的对象。作为一个保守主义盛行的国家,早期移民到北美大陆的殖民者们,总是习惯先把事情做起来再说。

其中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本杰明.富兰克林,在他30多岁挣够了一辈子要花的钱后,就开始致力于办学,解决普通民众的高等教育问题。1751年,45岁的富兰克林和当地一些贤者一起,创办了专门培养年轻人的费城学院,也就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前身。富兰克林自己起于贫困,深知掌握一项重要技能对年轻人谋生的重要性,以及对于一个地区发展的重要性。因此,他在办学之初就重视技能的教育,这样的理念,也促使该校创立了美国最早的医学院。

美国建国后最早建立的州立大学是佐治亚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其中弗吉尼亚大学最具代表性,它的创办人是起草《独立宣言》的杰弗逊总统。

1871年,弗吉尼亚大学奠基,经过8年的努力,直到1825年,弗吉尼亚大学才正式开课。弗吉尼亚大学的创办是杰弗逊一生最引以为傲的成就之一,他通过办学来实现他的民主思想,这里面包括人人能够接受良好教育的理想。与弗吉尼亚大学类似,佐治亚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创立也非常艰难,前者从建校到招生历经16年之久,而后者从议会批准到建校,经历了13年时间,再到招生又过去了6年,我们常常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办学需要极大的耐心,不可能一蹴而就。

19世纪中后期,以技能教育为目标的美国州立(公立)大学迅速发展,当时有三大动力推动了这一利国利民的事业:工业化、西部大开发和师范教育的需求。

到了19世纪20年代,美国逐渐开始步入工业化时代。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社会对专业人士的需求量大大增加,这让美国各州都认识到为大众提供高等教育的重要性,不过当时美国是小政府,各个州政府的办学经费都不多,因此在美国南北战争爆发之前,最初加入美国的13个州中,只有一半左右创办了州立大学。

真正帮助美国各州创办起公立大学的是《莫里尔土地拨赠法案》(简称《土地拨赠法案》)给予的支持。19世纪中期,伴随着美国西部大开发,大量人口涌入教育不发达的西部,为了解决西部移民(当时主要是农民)的教育问题,1857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由佛蒙特州议员莫里尔提出的为州立大学提供土地的《土地拨赠法案》。

《土地拨赠法案》规定,联邦政府依照每个州国会议员的人数,按照每个议员3万英亩拨发土地,然后将这些土地所得的收益用于各州开办至少一所公立的农工学院,主要传授农业和机械技术方面的知识。联邦政府最终一共拨发了多达1743万英亩(约7万平方千米),用以帮助创办州立大学。

美国州立大学的第三个主要来源是早期的师范学院。19世纪,为了普及大众基础教育,美国的慈善机构和慈善家,创造了很多师范学院,用来培养中小学老师,这些师范学院中的相当一部分,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州立大学,其中最有名的是今天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大众教育的特点

教育改变命运,对寒门子弟来讲,首要任务是掌握一门技能,这是改变命运的捷径,那种希翼一下从社会最底层上升到最顶层的想法,多少有些脱离实际。而出生于中产家庭的孩子,要想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不仅需要掌握技能,还需要接受很好的通识教育。

对大众的高等教育要首先强调技能教育,而不是素质教育。因为这是让他们在社会阶层中进级见效最快的。接受教育,掌握实用技能,对处于中低阶层的人来说,帮助是非常明显的。

如今,美国每个州都有一个主要的州立大学系统,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加州的大学系统,加州其实有两个公立的大学系统,除了包括10所彼此独立的大学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系统(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外,加州还有一个加州州立大学(Stat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它拥有33所独立的大学。

而伯克利大学,他们的教职人员,学生和校友都称他为Cal,即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简称。在他们看来,伯克利是加州大学系统的正溯,其他分校则是后来加州政府为了解决更多学生的入学问题,而新建的独立的大学而已。

在伯克利,学什么专业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因为和很多强调基础素质教育的私立大学不同,公立大学,不可能让每个学生经常换专业。

叛逆精神一直被认为是硅谷能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而伯克利一直是叛逆者的大本营,因此,如果说斯坦福是在产品上支持硅谷的迭代,那么伯克利就是在精神上维持着硅谷不断创新。

公立大学办学的经费很多来自各州的税收,因此他们有义务为州内居民提供比较便宜的教育,不同于私立大学只有一个学费标准,州立大学有两种学费:一种是针对本州学生的,非常低廉;另一种是针对外州(包括外国)学生的,接近私立大学的收费标准。

私立名校和优秀公立大学的一个本质差别在于同学环境。美国有一种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一流大学的生源和环境是造就学生日后能够成才的主要原因,而一流大学和二流大学在课程教学上的差别反而不是很明显。如果说私立名牌大学毕业生的水平差距从60分到95分不等,那么一流公立大学的学生差距可能在20分到95分之间。

美国建立州立大学的初衷是为中下等家庭提供职业教育,一方面为美国的发展提供专业人才,另一方面让这些家庭的子女得以改变命运,在专业设置上都特别务实,今天虽然美国的州立大学依然保留了这样的教育功能,但是其中的一流州立大学,至少在科研上跟顶级私立大学并无太大的差别。

当今中国的大学,无论水平高低,大多有些相似性,大家都是在追求“补短”,要办综合性大学,要科研和教学并重,相比之下,美国的大学彼此差异非常大,大学之间强调的是“取长”,资源有限的大学,常常有明确的取舍,他们要么做好教学,要么开展好科研,在专业上他们也只是突出自己的特长,而不是追求面面俱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