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

课堂上,我问一个女生,从小到大,你最讨厌什么事情?

她回答说:“我最讨厌家里所有人都将我和我姐姐进行比较,因为我根本不可能比得上她。我承认我姐姐真的很优秀,她对我也很好,我也很喜欢她,可是大人们从来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弄得我现在一看到姐姐就自卑,有时候我会很邪恶地想,我宁愿根本就没有这个姐姐!”

她一说完,班里就沸腾了,纷纷附和。原来大家身边都有这样一个自家的或别人家的与我们争宠的“敌人”存在。

难怪有人说:“幸福是个比较级!”你发现自己good还不够,别人已经是better了,好不容易better了,没想到之上更有best。不比较,你的幸福感满满的,一比较,你的幸福感就在另一个更幸福的人面前滑落了。

此时,有一个学生突然问我:“老师,你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吗?”

为这句问话,我重新陷入了沉思之中。

怎么会没有?!

我最“羡慕嫉妒恨”的人,是我的堂姐玉清。

很佩服“羡慕嫉妒恨”这个网络用语的诞生,因为我发现我对她的感情真的是以上三者的结合体。

堂姐比我大两岁,是我二伯的女儿,她给所有人的第一感觉真是人如其名,玉洁冰清,美得不可方物,让我羡慕得不得了。

我曾无数次明里暗里地打量过她,将她和所有的美女明星比较过,但都觉得还是她最美。我无数次设想如果我也像她这么美,那该多好啊。

在我从小到大的记忆里,二伯家就比我家富裕。尤其是我读小学的时候,当我只能穿着别人家不要了的旧衣服时,堂姐身上经常更换的漂亮的新衣服就老是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啊晃,在我们当时那个贫困的农村,她的美,显得格外惹眼,不管在多少人的群体中,她永远是那么熠熠生辉,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她。

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及腰长发,不管是披散着,扎成马尾,还是编成麻花辫,都是那么好看;她的眼睛,一笑起来就是水汪汪的月牙泉;她的鼻梁,笔直地高挺着,阳光下,将两颊分割成阴晴两岸;她的唇,不管是朱唇未启还是双唇微张,永远都娇艳欲滴;快看,她笑了,那两个酒窝能盛下一桶蜜,看得你的心都甜得要融化了……她真的有一张360度无死角的完美脸蛋!除此之外,她还有一副怎么吃都不会胖的超级匀称的好身材啊!

从小到大,我都是在别人的“另类夸奖”中长大的:“婷婷这小姑娘不错,聪明伶俐,长得也好看,不过,要论漂亮,那谁也比不上她二伯家的女儿。”

久了,失落感也就慢慢淡了。我总不能为了得到别人的夸奖,去做整容术或者去泼她浓硫酸吧。后来,我慢慢地发现,自己在她面前不那么自卑了。我也不怎么怕大人老是拿我和她做比较了。她有她的美丽,我也有我的魅力。

当初我家被一场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大火烧了个一干二净,一家人寄居在二伯家的老房子里(他们家已经般到新房子去住了)。然后我发现那些夸奖慢慢的都变了。

我住在二伯家没多久,和前后左右的邻居就都熟识起来了,大家都很喜欢我。

有一次我热情地跟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太打招呼,没想到她迈着一双三寸金莲,颤颤巍巍地走过来,拉着我的手,一双浑浊的眼睛感激地看着我说:“你这个囡真是乖哦,也不嫌弃我这个肮脏的老太婆,原先那个囡住这里廿多年了,走进走出,从来没有叫过我一声。”

那一次,我突然发现,其实大家在乎的才不是你漂不漂亮,而是你的待人接物,行为举止是否深得人心。

后来堂姐大专一毕业,就结婚生子了,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可还是如同18岁的小姑娘一般水嫩、好看,虽然别人看她的美丽还是一如当初,可是我却觉得她的美丽开始变得苍白,没有了温度。

爷爷在世的时候,跟我们家一起住。她每年就大年三十那天来看一次爷爷。而且真的是“看”,就看一眼,留下一两百块钱就走了,决不多停留一刻,决不和爷爷多聊一句话。而我的大二暑假,一个多月都在家陪着爷爷,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虽然这中间有太多的不愉快,让我对这个倔强而自以为是的老头子完全失去了耐心,但妈妈说,你跟一个来日无多的老头子较什么真啊,一句话,所有的一切也就释然了。我现在想到的也都是他种种的好。

堂姐出嫁之前就跟家里所有的亲戚都走得不近,出嫁之后就更不用说了。有一次,她妈妈被车撞了,住院。我妈和另外几个婶婶去看她妈。老妈回家之后,很是不满:“玉清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是这么没礼貌,从头到尾硬是没叫我们一声婶婶。”

去年清明,三个姑姑来给爷爷奶奶扫墓。在我家休息的时候,她妈带着她和她的两个孩子也来了。她居然不认识大姑姑的儿子,以为是我老公。她也不知道小姑姑再婚了,又生了个儿子。她不关心这些人的生活,她只关心自己的两个孩子——除了别人问起她的孩子以外,她一句话都聊不起来,再加上她说话声音天生跟蚊子一样响,所以,即便说了,别人也听不真切。再多问一句,她就有点不想多说了,就随便敷衍两句。而我,一副天生的大嗓门,对谁都热情惯了,和姑姑、姑丈能聊,和表哥、表妹更是不在话下。

堂姐走后,我爸又喃喃,说她怎么会长得那么好看,自己的女儿完全被她比下去了。老爸是“外貌协会”的“VIP会员”,抱孩子都只挑那些漂亮的孩子抱。我问他:“那拿你女儿跟她交换,你换不换?”老爸一脸坚定:“那当然不换了,她每天在家带孩子,连一句话都说不响,见过什么世面?我女儿可比她优秀多了!”听听,如果不是觉得我比她优秀,老爸还真会把我拿去换掉。

我扪心自问,如果我是一个母亲、一个丈夫、一个孩子,我会选谁当孩子、妻子、母亲?我可以毫不羞耻地说出答案——我要为自己投上这宝贵的一票。

至此,我彻底明白,这场无声的战役——可能从头至尾,只有我拿它当战役——我打赢了,而且赢得很漂亮。我在那个比较级的阴影中,努力挣扎了那么久,终于看到了光明之神对我的眷顾。

可是又有多少人在“羡慕嫉妒恨”的漩涡里,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呢?

我的弟弟,小时候一直是我的“跟屁虫”,我很后悔,那时候少不更事,没有好好珍惜跟他整天粘在一起的感情,以至于现在,我们之间隔了一整条银河系的距离。

弟弟是恨我的。

这个直觉虽然不强烈,但我隐约能感觉到。

因为爸妈对我比对他要好,这一点我和弟弟都能够感觉得到。

我说自己骨子里叛逆,心中藏着天涯。而我的弟弟把叛逆别在襟上,把天涯踩在脚下。他高中才读了一学期就自作主张地辍学,一个人跑到广州去打工。后来他的足迹几乎遍及全中国。他换过无数份工作,但没有一份工作能够做满三个月。他每次只要一打电话,就准没好事,基本上就是问我们要钱。他每次回家,连车费都出不起,再厚着脸皮问我们要钱。而现在,他更是变本加厉,心安理得地待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做,也不出去找工作。他想自己开店,可是他一分原始资金都没有,还眼高手低,看不上那些小店面,非得找那些大城市的黄金地段,可是却从来不去想投入的风险,也从不去安抚父母的担忧,当父母反对的时候,矛盾冲突很自然地再一次升级。他不顾及父母的苦衷,不理会家人的辛劳,不在乎我们的付出,他那么自我、自私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其实我心里有多么羡慕他啊。生活不如意的时候,我也好想效仿他,不管不顾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我不能,家里已经有一个让父母操碎了心的弟弟了,我不能再雪上加霜地增加他们的痛苦。所以,我小心翼翼地收敛起我的戾气,我努力地按照他们所期望的模式去成长。我心疼他们的付出,对他们的艰苦生活感同身受,我尽自己所能减轻他们的负担,我努力不让他们再为我的任何决定而烦恼……所以,很显然,如果你是父母,你喜欢哪个孩子?

可是弟弟没看到这一点,他看到的就是父母对姐姐更好。所以他心里不平衡,不平衡的结果是,他更加不喜欢父母,甚至也讨厌姐姐。然后他从心底生出一股更强的排斥力,排斥我们所有人,用他的沉默来和整个家庭对抗。他对他女朋友说:“家里只有爷爷对我好,可惜爷爷不在了。”可是他没想过,如果爷爷对他的偏爱,仅仅是因为他的性别,那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再说,明知道爷爷对他好,为什么爷爷在世的时候,他从来都不表示一下自己对爷爷的关爱?

所以,亲爱的,如果你的身边也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别人家的孩子”,你有问过自己应该怎么办吗?你会选择感谢“别人家的孩子”,然后努力逃离这个阴影,并且让自己最终也成为“别人家的孩子”,还是选择痛恨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永远活在“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中,让忧伤逆流而上,沉湎其中,然后不停地舔舐伤口,顾影自怜,以至于最终作茧自缚,不能自拔?

【原创文章,侵权必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