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八 黑烟灵(五)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邢倩倩已经在凶宅的主卧里做了一天一夜了。

地上摆着几个盘子,盘子里还有一些没有吃完的菜,邢倩倩和何璇的手边各有一个玻璃杯子,被子里放着鲜榨的果汁。

何璇身下的太极还在缓缓的旋转着,整个人有些萎靡,但已经没有了择人而噬的疯狂样子。

“真是想不到,阿明做饭的手艺这么好”邢倩倩满足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对晚饭的质量给出了极大的肯定。

“现在相信我不是下毒害你们了?”阿明一脸贱笑地走了进来:“还有没有肚子,有饭后甜点的。”阿明说着举了举手中的盘子,里边是两块诱人的小蛋糕。

“真的吃不下了”何璇的声音有些虚弱:“晚饭已经吃的很撑了,完全没有地方了。”

“没事,没事,那就等会儿吃”阿明把盘子放在邢倩倩和何璇眼前,自己也做了下来,拿起一碗没有动过的米饭,就着剩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邢倩倩和何璇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开口问道:“阿明,你的法力很高强吧?”

“法力?”阿明的脸色有些古怪:“其实,我根本不懂法术。”

“怎么可能。”邢倩倩一脸的不信:“明明连吕岩大叔都听你的,你怎么可能不会法术。”

阿明扑哧一乐,差点把晚饭喷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岩哥听我的?哈哈哈哈哈,他要真听我的就好了。”

邢倩倩不明白有什么好笑,脸上露出不愉快:“阿明,我们已经很惨了,难道连实话都不肯说吗?”

阿明放下手里的碗筷,认真的看着邢倩倩:“我没有骗你们,我真的不会法术,不过如果按照你们的理解,我比吕岩强很多很多。不过,”

说道这里阿明有些懊恼的挠挠头:“我虽然比岩哥强,但大事儿上他从来没听过我的。”

——2——

邢倩倩依旧听的云里雾里的,不过她听明白了阿明的意思,他比吕岩还要强。

“阿明,你这么用心给我们做饭,一定也想就何璇吧?”邢倩倩试探的问道。

阿明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问了另一件事:“你对何璇感到愧疚吗?”

邢倩倩一愣,下意识的点点头:“是,何璇这么多年,为了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如今,变得如此惨状,还是因为我,我心里万分愧疚......”

“没有别的情绪吗?”阿明看着邢倩倩的眼睛:“比如憎恨?”

“憎恨?”邢倩倩一愣

“对!憎恨!憎恨何璇没能救你。”阿明的眼睛里闪烁着莫名的精光:“当初你这么信任她,可她最后看着你被禽兽不如的继父拖走,你不恨吗?”

“我.......”邢倩倩的眼神有些飘忽。

“她现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活该,”阿明往前挪多了一点,声音里蛊惑的味道越来越重:“那是她欠你的。即使到现在,她还要拖着你,连累着你,不是吗?”

邢倩倩的眼神越来越模糊,木偶一般,就要点下头。

“她应该恨我,但她不会恨我。”

何璇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如一股清凉的泉水,留到邢倩倩的心坎。邢倩倩只觉得已经有些飘散的意识重新凝聚了回来:“小璇.......”

“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怀疑我们的友谊。”何璇坚定的看着邢倩倩:“从你坐在这里开始,我就知道,你已经回到了以前那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倩倩。”

阿明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从碟子里夹了一些菜放到碗里,端着碗走了出去。

关门前,阿明轻声道:“选择万千,莫违本心。”

——3——

“小璇,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变成黑烟灵?”邢倩倩拉着何璇的手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何璇眼神里有些迷茫:“我就记得我又经历了一次七日一死的循环,然后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身边什么人都没有。我好害怕,然后一阵黑烟从我身体里出来,我就变成这样了。”

“是我不好。”邢倩倩一脸的愧疚:“如果不是我想玩儿那个愚蠢的试胆游戏,如果不是我想看刘晶的惨状,如果.......”邢倩倩越说越难过,越想越愧疚,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何璇将邢倩倩拉倒怀里,轻抚着邢倩倩的后背:“已经都过去了,大柏不是说了,你为了救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已经回到那个曾经充满正义感的你了。”

“我会吗?”邢倩倩抬起头,梨花带雨的脸上充满了迷茫:“我还回的去吗?”

门口。

阿倚着墙听了很久,眉头微微皱着:“原来问题是在你的身上,这还真是,呵呵,有些意思。”

阿明伸出右手,拇指从小指到食指随意的一滑,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红姐,这样就是你不厚道了,怎么能强加干涉呢。”

犹豫了一下,阿明往自己的嘴里又猛扒了几口饭,一甩手,饭碗和筷子飞到了桌子上。轻轻打了一个饱嗝,阿明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接着整个人凭空消失了。

——4——

苍南第一医院。

邹卉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色红润,呼吸平稳,像极了睡美人。

一个男人站在病床前,头发乱成一团,双眼的黑眼圈像是画上去的那么重。

“广泰,休息一下吧,你这样盯着也没用呀。”龙蕊拉着邹广泰的胳膊,轻声劝道。

邹广泰并不说话,布满血丝的双眼也没有离开邹卉,嘶哑道:“我不需要休息,我要等着卉卉醒过来。”

龙蕊叹了口气,想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个姑娘救不回来了?”

阿明就这么凭空的出现在邹卉的病床边,显得那么自然。

“你是谁?”邹广泰一声怒吼,阿明的话揭开了他最不想承认的结果。

“广泰,”龙蕊声音发颤,紧紧拉住了邹广泰:“这个人,法力高强。”

四周的病人和家属,就行被定格的电影。一个家属削掉的苹果皮还静静的停留在半空中,窗外却有阵阵鸟鸣声。

“时间静止”龙蕊的声音越发恐惧:“你是谁?”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阿明歪着头问龙蕊“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了。”

“你是阿明!”龙蕊惊叫道:“你,你怎么会法术。”

“看来‘我’真的很出名”阿明摇摇头:“蕊宫仙子,我姓阿,我是阿明,但我不是阿明,你明白了吗?”

“原来是您!”龙蕊双腿一软跪了下去:“求您开恩,饶我们一命。”

——5——

阿明看着眼前跪着的两个人,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龙蕊是因为知道了阿明的身份,一跪为求能活命。

邹广泰是觉得,龙蕊害怕的人肯定法力高强,一定有办法能救邹卉,一跪为求救命。

“你知道我是谁?”阿明看着邹广泰问道。

邹广泰摇摇头:“但我知道您法力高强,一定能救邹卉。”

阿明轻笑了一声:“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觉得我法力高强,我真的是一点法术都不会。”

龙蕊见邹广泰还要说话,赶紧拦住:“罪星龙吉......”

“你的事情不归我管”阿明一摆手:“你得罪是你还在三界外的时候犯得,天庭不追究,我自然不想管。”

“那您这是?”龙蕊小心翼翼的看着阿明。

“红姐干扰了人做出选择的可能”阿明一笑伸出手在邹卉的胸前:“我是来纠正。”

邹卉的胸前突然泛起一阵红光,接着一股红色的光芒被抽了出来,飘到阿明的手心中。

病床上的邹卉脸色迅速的白了下去,呼吸也戛然而止,甚至隐约有了些腐臭的味道。

“小卉!”邹广泰踉跄着扑到邹卉的身边

“红姐,接下来我们需要聊一聊了”阿明看着手里的红光冷笑一声,从病房中消失。

病房中,只剩下邹广泰痛苦的嘶吼声。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
    TA君说阅读 187评论 26 10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6评论 6 8
  • 我曾无数次站在门口,听到那个小男孩对着他九十多岁的外曾祖母喊着“肚子饿”。 往往,只换了一句,“锅里不是还有剩饭吗...
    沫墨说阅读 77评论 1 3
  • 大舅哥闹离婚。外面有女人。还不想参加孙子明天百天宴。 我写了一篇文章,劝其不要离婚,而且必须参加孙子百天宴。 明天...
    网领天下阅读 31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