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雪,缘是因为喜欢

说也怪,这几天的新闻里,无论早,中,晚打开,里面纷纷扬扬讲得都是雪,从新彊讲到北京,从观雪讲到除雪,而且一讲就是将近10几分,儿子生厌了,天天讲雪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没有别的新闻吗?

今年的雪还真是颇多的,从年前下到年后,小雪下过了下大雪,大雪下过了再来场中雪,哈哈,反正飘飘洒洒下了两年。

这不,又开始下了,狠狠弥补了去年一场雪未下的遗憾,让所有爱雪之人足足过了把瘾。无论怎样多,我终究还是喜欢的,喜欢青松枝头挂满雪的蓬松,喜欢东北的雪地上竟有人举着把伞的哑然失笑,喜欢有个40多岁的大男人等车时不断踢滚一个雪球,踢几下还不时抬头不好意思地看看周围的人,哦,懂得,大家懂得,那是童年美好的回忆。

我突然明白,之所以新闻里天天下雪,那是缘于喜欢。

 今天早晨,我在楼道里走,又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哈,一楼邻居又做酱汤了,我很享受地深吸一口。每每看到邻家塞在一楼窗格上的露天冻白菜就觉得非常可爱,我从妈妈那里知道那是用来做酱汤的绝好材料,长得齐整的大白菜不好,非得要包心松垮小棵的,在冬日里冻得透透的才好。说得我口水都要流了,我也是极喜欢的,特别更喜欢用正宗的朝鲜族大酱做的,散发着一股诱人的“臭”香味。可我却没有这个口福,因为老公和儿子极不喜,闻着味也烦。喜和不喜就是这样的爱憎分明。

我跟儿子说起这个理,他却持不同意见,雪多了,也有不好之处啊,阻碍交通,还得专门除雪,嗯,也不无道理。由此,我又引申出一些感想。喜欢一件东西,一个人,一个事物也要有个度。办公室里有一个娇秀的女同事,大大的眼睛,白晰的皮肤,甜美的声音,可偏偏脸上长了许多小痘痘,“这证明你还年轻。”我安慰她,可她却伤心地说,“不是,我喜欢吃辣的,而且不是一般的辣,麻辣。”大冷的天,有些爱美的少男少女们还穿着露脚踝的瘦腿裤,要风度不要温度。过年过节亲戚朋友聚到一起摸摸牌打打麻将是娱乐,可上瘾就成了赌博。关心喜爱孩子也是这样。现在很多家长只求孩子学习好,其他什么都可以不做,过分地宠溺培养出了巨婴、妈宝男、妈宝女。学校也越来越意识到了这一点,我看我家儿子寒假就留了一项作业,春节做一道菜,是啊,孩子不只要学习,还要学会许多生活自理的技能,父母可以关心孩子,但不能包办一切,因为跟不了他们一辈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