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教练的本质

卓越教练的本质是培养觉察力和责任感。

有些读者可能会觉得现在我已经远远偏离了教练的主题,管理者的角色和变化的环境都是枝节问题。实际上它们并不是枝节问题,它们是紧密相关的。如果没有理解它们,教练就只是工具箱中另外一个工具而已。不认可教练哲学而努力应用本书所介绍的教练方法和流程来教练他人解决问题或是掌握新技能也是可能的,这种教练可能会产生一定的效果并且取得一定的成功,但离它本来可能达成的效果还相距甚远。

有些教练就是这样开始的。我记得我们曾经培训过的一个滑雪指导,他起初根本没打算进行更深入的理解。他的方法原本是专制、教条和操控的,但通过系统地应用我们的方法指导滑雪,他取得的成果让他坚信给学习者更多的选择是打开所有隐藏潜质的钥匙。他很快改变了他整体的滑雪教学理念。他不仅写了一本滑雪自我教练的手册并设计了我所见到的最好的滑雪项目,而且成为了一名销售培训领域的专家教练。

提升觉察力

我只能掌控我觉察到的一切。我觉察不到的掌控着我。觉察力给予我力量。

教练的第一个关键要素是觉察力(awareness),它是专注、专心和澄清的产物。让我们先回到《简明牛津词典》,觉察力的定义是“有意识地,而不是无意识地拥有知识”。我喜欢《韦氏词典》的描述:“觉察力意味着通过观察和诠释一个人看到、听到、感觉到的事物时的警醒而拥有的对某事物的知识,等等。”我们的视觉和听觉两者都可以是敏感或是不敏感的,觉察力可以有无数层次。不同于视觉和听觉较高的基准,我们每日的觉察力的基准较低。一个放大镜或扩音器可以使我们的视力和听力阈值高于正常水平。同样,觉察力也可以通过集中注意力和练习大幅地提升,而不必求助于街角药店。提升的觉察力令我们的感知超出正常的清晰度,就好像放大镜的作用。

虽然觉察力包括工作中看到、听到的,但它包含的内容远不止于此。它是收集并清晰地感知有关的事实和信息,以及确定事物之间的关联能力。这种能力包括事物和人之间的系统、动态和关系的理解,并包括一些对心理学的了解。觉察力还包括自我觉察力,特别是意识到什么时候情绪或欲望会扭曲自己的认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觉察力提升能力

在身体技能的发展过程中,对身体感觉的觉察力是关键的。比如,在大多数的运动中提升个体体能效率最有效的方法是让运动者在某项活动期间提升对身体感觉的觉察力。大多数体育教练对此知之甚少,他们坚持从外部来加强他们的技术。当运动知觉觉察力专注于一个动作时,就会减少直至消除该动作当下产生的不适。其结果是更加流畅和完美的外在表现,重要的是它针对每一名运动者的身体而不是书中涉及的“一般”身体。

世上没有两个心灵或身体相同的人。我怎么能告诉你如何做最好的自己。唯有你自己可以通过觉察力来做最好的自己。

老师、指导或经理都会试图演示或告诉其他人按他教导的方式来做事,或者按“书”中所说的应该采取的方式。换句话说,他教学生或下属他的方法并从而延续了传统的智慧。虽然学习和运用标准的或是“正确”的方法会在初期表现出优势,执行者个体的喜好和特点被压制,经理的工作变得更加简单;执行者对专家的依赖得到延续,这提升了经理的自尊和对权力的错觉。

提升觉察力的另一种教练方法是关注每个个体身体和心灵的独特性,不需要另一个人的指示,也可以增强力量与信心。它树立了自力更生、自我信念、自信和责任感。教练不应该被混淆为“工具在这里,自己去寻找答案”的做法。我们自身正常的觉察力水平相对较低。仅仅依赖自身的觉察力,我们可能会花费很长时间做重复的事,并开发一些好坏参半的方法,结果养成了坏习惯。因此,我们需要专家教练帮助提升觉察力——至少等到我们开发出自我教练的技能,那么,我们就可以持续自我完善和自我发现。

如果只有一种“正确”的方法,福斯贝里就永远不会发明“背越式”跳高,网球选手比约·伯格也永远不会夺得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的冠军。

我们提升觉察力的方法有很多种,因人而异。每一项活动对应我们身体的不同部位。体育主要是身体方面的,但有些运动对视觉的要求也很高;音乐家需要并开发了高层级的听觉觉察力;雕塑家和魔术师需要触觉的觉察力;而商人需要精神和人际的觉察力,同时也需要其他方面的觉察力。

虽然这些关于觉察力的解释乍一看起来要求很高,但通过简单的练习和应用,并通过教练,可以快速培养起来。也许以下通俗的定义更易理解:

˙觉察力就是知道你周围发生了什么

˙自我觉察力就是知道你正在经历什么

输入

另一个术语可能会加深我们对觉察力的理解:输入。人的每项活动可以被简化为输入—处理—输出。

例如,当你开车上班时,你会接收到交通信息、道路和天气情况、变化的车速与空间的关系、发动机及其他器械所发出的声音,还有你身体的舒适、紧张或是疲惫状态的输入信息。这些信息你可能愿意获得,可能拒绝接受,也可能照单全收,还可能除了一些主要信息外,根本就没有收到其他的信息。

当你听着电台的“今日节目”的广播时,你可能有意识地觉察到你在开车,或者不自觉地获取安全驾驶上班所需要的信息输入。无论哪种情况,你都在接收信息的输入。好的司机所获得的信息品质更高、数量更多,这些输入为他们提供更加精确而详细的信息用于加工并采取行动,以此产出恰当的输出,如车辆在道路上的速度和位置。无论你对收到的输入的处理和采取的行动有多好,你的输出的质量都取决于输入的质量和数量。提升觉察力是指提升我们对输入接受的敏锐性,不只调整我们的感觉,也调整我们的大脑。

良好的觉察力对高绩效非常关键。但我们还拥有一种心态,它会不断寻求降低我们的觉察力到“正好可以应付”的水平。虽然这听起来很不幸,但如果我们要避免输入过载,这实际上很重要。缺点是,如果我们不提升对与我们共事的人的觉察力,我们将提供最低级别的输出。教练的技巧是在需要的领域提升并保持合适的觉察力水平。

比一般人更加专注,就会带来比一般人更高的绩效。

在我们的课程中,我们定义高品质的觉察力为“高品质相关输入”。我们可以在前面加上“自发性的”,但在某种意义上它已经被包含了,因为输入如果不是自我产生的就根本不会是高品质的。投入到某事中的行为本身就提供了高品质。当我说“那边的花是红色的”,你所接收的图像信息是很少的;当我问你“那边的花是什么颜色?”,你自己亲眼去看见花的颜色是红色的,你所获得的图像信息就丰富得多。更好的提问是,“它们是哪一种色调或色系的红色?”前者给出了标准的花的形象,后者则是在这个特定时刻,展现出的栩栩如生、无数细分的红色。15分钟之后,它又将有不同的状态,因为阳光会移动。它再也不会像刚才一样。因此,自发性的输入更丰富、更直接、更真实。

一旦得到高品质的反馈或输入,改变随之而来,无需强求。

另一个描述觉察力特点的词是反馈,相对于来自其他人的反馈,这是指从环境、你的身体、你的行为、你在用的设备那里获得的反馈。

责任感

责任感是另一个关键的概念,或者说教练的目标。在第3章,我提出了企业文化变革与集体、个人日益增加的对责任感的关注之间的关系。责任感是获得高绩效的关键。当我们真正接受、选择或者对我们的想法和行为负责时,我们对它们的承诺就提升了,我们的绩效也会提升。当我们被下令要负责,被告知、被期待或是即使不接受也会被赋予责任感时,绩效不会提升。当然,我们可能做某项工作是因为如果不做就会有潜在的威胁,但为了避免危险而做某事不会使业绩最大化。要想真正地感觉有责任感就不可避免地涉及选择。

如果我给你建议,结果却失败了,你会怪我。我用自己的建议去换取你的责任感,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让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怪罪

如果我给你建议,尤其是如果它是不请自来的,你采取了行动却失败了,你会做什么?当然是怪我,这清晰地表明你认为责任在我。失败不但可以归结于我的错误建议,甚至可以归结于你缺乏应有的权力。在工作场合中,当建议是一个命令时,你的主动权为零,而这可能会导致怨恨、暗中的破坏,或者对着干的行为。你没有给我选择;你伤害了我的自尊;这个行动我无法做主,到头来无法收拾,所以,我只好自作主张,采取另一个令你受到伤害的行动。当然,那个行动可能也会伤害我,但至少我出了一口气。这个(非有意识的)推断可能看起来很夸张,但我向你保证,数百万名有不良老板的员工会承认他们会不时地按上面的方式去做。

选择

这里是另一个关于一般的被强加的责任感与高度或自我选择的责任感之间的差异的例子。想象一组建筑工人听到命令:“弗雷德,去拿个梯子来。在棚子里有一个。”

如果弗雷德在那里找不到梯子,他会做什么?他会返回来说:“那儿没梯子。”

如果我换种问法说:“我们需要一个梯子。棚子里有一个。谁愿意去取?”

弗雷德回答道:“我愿意。”但当他到那里时没发现梯子。这一次他会做什么?他会在别处寻找。为什么?因为他觉得负有责任。他希望成功。他会为了自己着想,为维护自尊而找到梯子。这里的差异是给他一个选择,以及他为之所做的回应。

我们的一个客户有一段不良劳动关系的历史。为了改善这些,我做了一系列的针对车间主管的课程。虽然那家公司的小道消息说我们的课程非常让人愉快,但在开始的时候参与者总是怀疑、防御甚至抵触。我承认他们是在抵制高级管理人员告知他们去做的事。他们已被告知参加培训班,因此他们将会抵制。为了缓和这种不合作的状况,我问他们能不能拒绝上这些课程。

“不能。”他们齐声说。

“哦,你们现在有选择了。”我说。“你们已经满足了你们公司的要求——你们在这里。祝贺你们!现在,这是你们的选择。你希望如何来度过这两天的时间?你可以全心全意地学,你可以抵制学习,你可以漫不经心,你也可以虚度光阴。写一句话来描述你的选择,如果愿意,你可以自己保留,也可以和你旁边的人分享。我不会看,而且我不会告诉你的老板你的所作所为。这是你的选择。”

房间里的气氛变了。大家似乎松了一口气,也释放了能量,然后绝大多数员工积极地参与了课程。选择和责任感可以创造奇迹。

这些简单的例子清楚地说明了享有充分负责任的选择对绩效提升是多么重要。除非一个人觉得有责任,否则这不会发生。告知某人对某事承担责任并不会让他真正感到所负的责任。他们可能害怕失败,如果失败将感到内疚,但那与感觉负有责任感完全不同。真正负责的感觉随选择而来,并反过来需要问题来引导。我们将在下一章着眼于构建教练问题。

觉察力与责任感

觉察力和责任感毫无疑问是对任何活动的绩效都至关重要的因素。我的同事大卫·海姆瑞,是一位400米栏选手,并且获得1968年奥运会该项目的金牌,在他的《卓越运动》一书中研究了来自20个不同运动项目的63位世界顶级选手。尽管在其他领域有相当大的差异,但觉察力和责任感始终是两个对所有人最重要的态度因素,选手的态度或精神是任何一种运动表现的关键。

心态是关键

在他的研究中,大卫·海姆瑞问了每一位选手这样一个问题:在他们的运动项目中,心态(mind)起到多么大的作用。大卫写道:“一致的意见如‘巨大’、‘完全’、‘这是整个游戏’、‘它激发你的精神’、‘那是身体动作的源头’。最低的评价是‘和身体一样重要’。”企业经营中的高绩效需要的头脑不比体育运动少,心态是关键。

心态是关键,但开启心态的钥匙在哪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知识和经验在企业经营中对应于体育的技能(technique)和体质(fitness)。离开任何一个都不能保证我们达到巅峰,许多成功人士都证实了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而想赢的心态是最关键的。

赢的心态

十几年前,体育教练关注的是技术能力与体能训练,人们还没有普遍意识到心态的重要性。人们认为心态是选手与生俱来的,教练很难做什么。错!教练可以影响选手的心理状态,但他们大多在不知不觉中运用专横的手段,对选手造成了不良影响,并且只执著于技术。

这些教练只是告诉他们的运动员该做什么,从而否定了他们作为运动员应该具有的责任感;他们告诉选手自己看到了什么而否认选手的觉察力。他们压制了责任感并抑制了觉察力。一些被称为教练的人依然和许多管理者一样,他们限制了选手或是员工的成功。问题是他们仍从管理对象身上得到了合理的结果,因此他们没有动力来尝试任何其他的理念,因而不了解或是相信他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得到什么新成果。

近年来,体育界已经发生了很多改变,大多数顶级球队聘请体育心理学家为选手提供态度训练。然而,如果老的教练方法保持不变,教练会经常无意地否定心理学家的努力。开发和维护心态的最好方式,是通过日常实践和技能获取建立持续的觉察力和责任感的流程。这就需要教练方法的转变,即从指令转变为真正的教练。

通过教练提升觉察力和责任感,可使人们在短期完成任务,在长期获得更高品质的生活。

教练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能手、老师、顾问、讲师,甚至专家;他是一位引导师、咨询师、觉察力提升者。下面这些词语至少可以帮助你理解这个角色意味着什么。

教练的品质

在我们的教练课程中,我们要求与会者列出一名理想教练应具备的品质(quality)。以下是一份典型的列表:

-耐心 patient

-公正 detached

-支持的 supportive

-感兴趣的 interested

-好的倾听者 good listener

-理解力强 perceptive

-觉察力强 aware

-自我觉察力强 self-aware

-细心 attentive

-记忆力好 retentive

有时也包含以下词语:

-技术专长 technical expertise

-知识 knowledge

-经验 experience

-信誉 credibility

-权威 authority

作为专家的教练

我对最后五项品质不太赞同,提出“作为专家的教练”的问题:一个教练需要具有他所教练领域的经验或技术知识吗?答案是“不”——如果教练真的以公正的、提升觉察力的方式行动的话。然而,如果教练不能充分地相信他的同伴,即对方的潜能和和自我责任感的价值,那么他将认为他需要在该项主题上拥有专业知识来提供教练。我们并不是说没有场合需要专家的输入,但相对一般的教练会倾向于过度使用这一点,并因此减少了他作为教练的价值,因为每一次输入都在减少客户的责任感。

知识的陷阱

理想情况似乎是专家教练也拥有很高水平的技术知识,但是让专家有效抑制他们的专业而很好地教练是很难的。让我以一个网球的例子做进一步说明。许多年前,我们几个“内心网球”的课程被超额预定,以致我们缺少培训“内心网球”的教练。我们让两个“内心滑雪”的教练身着网球教练的制服顶替,在他们臂下放一个球拍,并向他们承诺他们不会在任何情况下使用球拍,从而让他们放松。

意料之中的是,他们从事的教练工作与网球教练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区别。而且,在一些值得注意的情况下他们甚至做得更好。通过反思,原因很明显。网球教练能看到参与者的技术错误,而滑雪教练看不出这些问题,他们能看到的是参与者使用自己身体的效率。身体不协调源于自我怀疑和对身体觉察力的不充分。滑雪教练不得不依赖于参与者自身的自我诊断,并因此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而网球教练仅仅处理了症状和技术错误。这要求我们给予网球教练更多的培训来让他们更有效地摆脱他们的专业。

更深的层级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企业环境中。一位经理看到她的下属乔治没有与另一个部门的同事充分沟通,经理认为让他每周写工作备忘录是解决方法。但是,如果乔治一直对沟通有所抵触,这个备忘录将难以发挥作用。乔治同意写备忘录,但经理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通过教练辅导让乔治发现并放下自己的抵触心态。缺乏沟通只是表象,抵触才是根本原因。问题只有在透过现象触及本质的情况下才能得到解决。

管理者是专家还是教练

让一个专家成为一个好的教练很难,但绝不是不可能的。当然,专业对于一个管理者而言在很多方面都是无价的,事实上管理者最可能成为专家。一家公司的一位高管要将公司的运营信息化。如果他是一个好的教练,那么无论他是否了解新系统,他都应该轻易地教练自己的团队进一步提升他们的计算机技能。只要他做到了,他的下属头脑中关于他的质疑都会消失,他将能够保持对部门的掌控。随着技能的专业化和技术的复杂化,教练能力成为一名管理者必备的能力之一。

要开发我们的潜能,就是将我们的个性和独特性充分展示出来,而不是按照他人所谓的最佳实践来塑造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