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二 小财神(三)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邹广泰看着电脑,屏幕上是森海这个月的数据。仔细的看完所有数据,邹广泰满意地伸了个懒腰。

邹广泰和林垚是大学舍友,当初的林垚只是一个一脑门子研究技术的宅男,朋友不多。

当林垚说想自己创业的时候,大部分人不看好,甚至是嗤之以鼻,只有邹广泰选择支持林垚。相比别人,邹广泰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林垚,所以他很清楚林垚的潜力。

事实证明,邹广泰真的很有眼光。

森海凭借着技术优势,在苍南快速的发展着。短短几年,森海就成为了整个苍南IT界的霸主。

前一段时间,森海迎来了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对手,宝盛。由于宝盛强势的背景,斗争已经不是技术能够解决的了,所有人都认为,林垚和他的森海完了。

谁曾想,对方竟然自己出了问题。这说明,要不然,林垚是隐藏起来的哪个大家族的子弟;要不然,林垚就是运气好到逆天。

“广泰,想什么好事儿呢,一直在笑。”肩膀被拍了一下,邹广泰抬起头,林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边。

“想我多有眼光,选了个好老板。”邹广泰耸了耸肩,一脸的轻松:“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你技术太强大,对技术未来的方向有极强的嗅觉。现在看来,你的运气也是一级的棒。”

林垚笑了一下:“广泰,我说我的运气是神给的你信吗?”

邹广泰一愣,随后一脸认真的看着林垚:“原来,您是万能的主的使者。我们这些愚蠢的凡人呀,竟然还猜测您的背后是哪个大家族,原来您是万能的主的代言人。”

看着一脸虔诚的邹广泰,林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先知!神使大人!”邹广泰紧紧抓住林垚的胳膊,情绪激动的像邪教徒:“来感化我吧,让我贡献出自己的身体。”

“.......”林垚觉得有些反胃:“其实,我是一个庞大家族的子弟,我只是来苍南体验生活的.......”


——2——

林垚感觉自己最近很开心,很正常。

最近的一个多月,森海似乎又成了幸运女神的宠儿。先是风投公司华兴的大规模投资,再是被宝盛抢走的订单,陆陆续续的回到自己手里。森海不但恢复了往日的地位,而且正在向一个新的高度发展着。

林垚需要自己很正常,很开心,这样才能遮盖住心里的异常和痛苦。

开门,进门,关门。

林垚一下子变成了快没电的电动玩具,机械,迟缓,无力。

林垚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里边摆满了真空袋包装的五谷杂粮。最靠外的五袋已经开了包,林垚一袋一袋的拿了出来,又从碗柜里拿出了五个青花瓷的小碗,一袋一袋的倒进去。

粳米、小豆、麦、大豆、黄黍,每种粮食一个小碗,小豆和麦明显比另外三种放的多了些。五个小碗放在一个大的托盘上,林垚端着盘子缓慢的走向自己的卧室。

林垚用脚顶开卧室的门,右侧半转身体,随后半蹲身用鼻子打开灯的开关,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长期重复的动作。灯光亮起,林垚看向了坐在自己床头柜上的糯糯。

糯糯坐在床头柜上一动不动,直直的看向前方,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情绪,整个人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林垚右脚一勾,将旁边的一张小凳子勾到了身前。将盘子放到凳子上,林垚双手合十,认真的对着糯糯鞠了三个躬。

“善男林垚,献五谷粮,诚心供奉,祈小财神,佑我财运亨通......”林垚认真的背着祈祷文。背完,林垚又鞠了三个躬,倒退着到门口,反手打开门退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垚总觉得糯糯的皮肤变得越来越苍白,隐隐有一种要变成透明的感觉。

屋内,糯糯依然一动不动,眼神却看向了五谷杂粮。


——3——

在屋外等了约半个小时,林垚拿着香炉和香走进屋里。说来奇怪,大部分神都应该在客厅或者专门的房间供奉。可无论林垚把糯糯放在哪里,第二天早晨醒来,林垚都会发现糯糯坐在自己的床头柜上。

打开门,糯糯依然面无表情的坐在床头柜上。五个小碗中,小豆和麦已经空了,另外三个还有一些剩余。林垚感到很奇怪,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一个月了,小财神也挑食?

虽然心里有疑惑,林垚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将香炉摆好,点燃三根香,林垚毕恭毕敬的对着糯糯拜了拜,然后像刚才一样退出屋子。


——4——

一个多月前的那个晚上,糯糯说完自己是小财神,便进入了木偶一样的状态,无论林垚用什么办法,糯糯都没有在恢复正常。

红姐的电话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处于空号状态,不过林垚收到了一条关于供奉小财神方法的短信。按照短信的方法,林垚一直供奉糯糯到现在。

林垚的财运没有消失,自己的身体也没什么问题。看起来糯糯已经消失了,现在林垚供奉的只是小财神。想到这个事情,林垚就觉得心里发堵。不知道为什么,林垚很想要回糯糯,哪怕自己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想法已经折磨了林垚整整一个月。

之前林垚一直用自己好不容易找回的理智,强行压下了这种疯狂的想法。可今天见到糯糯又一次奇怪的举动,让林垚突然产生一丝幻想:小财神可以和糯糯共存。林垚需要找“专业人士”询问,红姐已经联系不上了,能找谁呢?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一个形象突然出现在林垚的脑海里,夜言超市的店长,吕岩。


——5——

吕岩有些懒散的倚在椅背上,左手里,阴阳核桃转个不停,右手拇指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来回点,好似老道算卦一般。吕岩右手拇指点的越来越快,眉头也皱了起来,脸上隐隐带着一丝怒气。

“岩哥”一个男声打断了吕岩的计算。吕岩抬头一看,林垚。

“林垚兄弟。”吕岩笑着站了起来:“可是糯糯的零食不够吃了?”

林垚苦笑了一下:“岩哥,真人面前不二话,我遇到了一些问题。”

“哦?”吕岩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垚:“看你这面相,糯糯应该是被供奉起来了,发着财还没有生命危险,林垚兄弟还有什么问题。”

“我......”林垚犹豫了一下:“我想问问有没有让糯糯和小财神共存的方法。”

吕岩笑容不减,眼神却有些冷意:“林垚兄弟,人不要太贪呀。”

“是,是,”林垚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我也觉得有些异想天开,但是最近出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发现.....”


——6——

听完林垚的讲述,吕岩收起了笑容,皱着眉头思索着。

“岩哥,您既然能看见糯糯,一定是有道行的人。”林垚一脸期待的看着吕岩:“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糯糯变回自己,还能让我安全的陪着糯糯。”

“你想要的是糯糯?还想陪着她?”吕岩对林垚的选择很是诧异:“你可知道,糯糯其实是....”

林垚点点头:“我知道。说来也奇怪,每次见到糯糯,我就感觉到一股难以控制的亲昵。似乎,我们已经认识很久,而她生来就是应该被我保护的。而且......”

犹豫了一下,林垚接着道:“而且,每次看见糯糯,我都会想起一个曾经很心动的小女生。我不是变态,也不是萝莉控。我只是,我就是,反正我想一直照顾糯糯。”

看着林垚有些希冀,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吕岩又恢复了温暖的微笑:“林垚兄弟,可否把你的左手伸出来给我看看,我想看完以后我就能给你一个答案。”

林垚没有迟疑,直接伸出自己的左手,吕岩仔细的看着林垚手上的掌纹,又掐着手指算了几下,脸上露出一丝了然,一丝怒意。

吕岩手指勾了勾,示意林垚附耳过来,在林垚耳边轻轻说了一个名字。

林垚猛地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就跟见了鬼一样:“这,这,这怎么可能?”

吕岩叹了口气:“你来之前,我就算到有妖人作恶,将她的三魂七魄强拆成三。我若没猜错,糯糯应该是她的小名,而你看到的只是她的一魂一魄,故而最为弱小。”

转起手中的核桃,吕岩继续道:“糯糯并没有变成小财神,她只是以五谷喂食,压制自己不去吸你的阳气,强运神力。这一月以来,你观她肤色越发苍白,几近透明。怕是糯糯已精疲力尽,几近消散。”

林垚愣愣的站在那里,似乎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岩哥,岩大师,吕大师,您一定是有办法的,对不对”林垚猛地抓住吕岩的手,满脸的焦急。

吕岩看着林垚,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吕岩叹了一口气,拉开了收银台下的一个抽屉,拿出了两个药丸。


——7——

林垚家。

“广泰,你一会儿到我家来一趟,啊,没什么事儿就是想聚聚,好,啤酒管够,一会儿见。”放下电话,林垚在床上扭了一下,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

转过头看着床头依旧僵直的糯糯,林垚噗嗤一笑:“糯糯,你不用装了,今天我去找吕岩大哥了,就是给你棒棒糖的那个人,他给了我两样东西。”林垚说着拿出两个药丸,一黑一白。

一使劲,林垚捏碎了手中黑色的药丸,一阵黑气飘了出来,直接飘入了糯糯的身体。糯糯原本苍白的有些透明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哥哥!”糯糯一下扑到林垚的怀里:“糯糯,糯糯不想说谎,可是糯糯变成小财神就见不到哥哥了。”

“哥哥知道,哥哥不怪糯糯。”林垚宠溺的抱着糯糯:“哥哥也很想糯糯,哥哥以后都好好陪着糯糯。”

“不行,不行”糯糯坐了起来,满脸的焦急:“红姐姐说过,我要是一直留在哥哥身边,哥哥的身体会出问题的。”

果然又是这个红姐吗,林垚轻松的笑了笑:“哥哥跟你说啊,岩哥比红姐还要厉害呢,他教了哥哥一个办法,能够一直陪着糯糯呢。”

“真的!”糯糯眼睛里都冒着小星星:“岩哥哥好厉害!”

“那是,岩哥真的很厉害。”林垚一边说话一边给邹广泰发了一条短信。

“哥哥,白白的药丸也是给糯糯吃的吗?和黑色的一样好吃吗?”糯糯看着林垚手里的药丸,两眼冒着光。

“这个是哥哥吃的。”林垚一口吞下了白色药丸:“哥哥吃了,就能照顾糯糯了。”

糯糯似乎不太懂,小脸上写满了问号。林垚的头有点发晕,药开始发挥作用了。林垚拉过糯糯,紧紧的抱在怀里,脑子里回想着刚才吕岩在耳边轻语的名字。

小草。


——8——

当晚,邹广泰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林垚,立刻将他送往了苍南最好的医院。

林垚的各项生命体征都正常,可就是醒不过来。一连几天,无数主任专家聚在一起讨论研究,可依旧没有任何有效的方法。

邹广泰坐在病床前,皱着眉,看着床上的林垚,又想起了林垚给自己的最后一条短信:看好我的身体。

病房门轻响了一下,邹广泰扭头,发现进来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手里转着一对儿阴阳核桃。男人看到邹广泰,微笑着伸出手:“吕岩,林垚兄弟的朋友,你想必就是邹广泰吧。”

听是林垚的朋友,邹广泰也伸出手“我就是邹广泰,没听林垚提起过您。”

“哦,呵呵,我和林垚兄弟刚认识不久,但是很谈得来。”

一阵手机铃声,邹广泰看了一下手机:“不好意思,我要出去接个电话,您.....”

“哦,没事”吕岩随和的笑了笑:“你去忙吧,我陪一会儿林垚兄弟。”

邹广泰道了声谢,走出病房接电话去了。

吕岩坐到病床前的椅子上,直视着病床的另一边:“没想到你真的吃了离魂丹,不过,两个都是魂体,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床那边,先是一个小女孩从空气中钻了出来。紧接着,小女孩小手一拉,一个男人也跟了出来。


——9——

凭空出现的自然是糯糯和林垚。

吕岩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纸鹤,轻吹了一口气,纸鹤像有生命一样,自己挥着翅膀飞了起来。

“你们跟着这只纸鹤,它会引你们去找我的师弟,他会给你们提供保护。”吕岩微笑的看着两个人:“林垚兄弟,你们二人现在是阴阳互补的状态,切记不要让糯糯离你太远。在见到我师弟前,你可要保护好糯糯。”

林垚紧了紧拉着糯糯的手:“岩哥,多谢您了。若不是您,我也不会知道,糯糯就是小草的一魂一魄,也就又错失了一次保护她的机会。”

吕岩站起身,温和的对二人道:“这谢字可不敢当,鼓起勇气做出选择的是你二人,我只是提供了一些帮助。去吧,好好保护好小草这一魂一魄,这可是你的责任。”

林垚认真的点了点头,拉着糯糯跟着纸鹤慢慢飘远,隐匿在虚空之中。

(小财神 完)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男人叼着一颗烟,拿出打火机,连打了几次都没有火。 使劲地把打火机扔在桌子上,又把嘴...
    TA君说阅读 278评论 5 7
  • ——1—— 深夜,大街上静悄悄的,只有一家24h小超市亮着灯。 小超市的名字有些奇怪——夜言。 “结账。”银台前,...
    TA君说阅读 248评论 4 8
  • ——1—— 苍南第一医院,值班室 龙蕊坐在椅子上,目光飘忽,右手,一道略显柔弱的红光缠绕在指尖。 “在人间已经悄悄...
    TA君说阅读 195评论 4 6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音箱轰着最劲爆的音乐,夜来香的舞池中,无数男女摇摆着自己的肢体,宣泄着什么。 舞池...
    TA君说阅读 261评论 0 8
  • 近日,被一位非常有思想的教育同仁拉进了一个教育群。初进,窃喜!想必这样一个高端的教育群,必定是大咖云集,高...
    原阳李曦阅读 283评论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