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缘断(一)

投胎前,佛祖告诉我:“汝前世作恶多端,虽有改过知心,但仍需惩戒。世上须有恶才能有善,为善者被善待,为恶者被众人诛,下一世便命你做一世恶人,赎尔罪恶”。

我低头站着不说话。佛祖原来如此聒噪。

佛祖好像厌弃了我无趣的样子,他挥袖离去,而我瞬间从高空直坠而下,我感觉着太阳炙烤着我,我想,灵魂也会觉得炽热吗?如果可以就此灰飞烟灭,尘归尘,土归土

就好了……

可是,自杀死过的妖要如何再死?

前世

洛阳城一片繁华,叫卖声不绝于耳,街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白涧!白涧你快点儿,我要吃糖葫芦!”一抹雪白的身影穿过街道,在糖葫芦签子旁站定。

“老伯伯!这个怎么卖呀?”白烟脆生生的问到。

“喂!老伯伯?你怎么愣着?”白烟在小贩儿面前挥了挥手。

手被后边的人攥住,反剪,瞬间盖上面具再被拉走。

白涧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警告道:“再随意掀面具你看我下次还会不会带你来人间!”

待二人吵吵闹闹走远了,小贩儿才回过神来,摇摇头,不敢置信“世上竟有如此貌美的女子”。

白涧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拉着人在前边走,小白烟后边低头乖乖跟着,只能看到一个小脑袋。

“白涧是坏哥哥!”白烟小声咕哝。

“敢不敢大声点,你个丫头!母亲还总望你能‘娴静如烟’,我看呐!叫你‘白闹’还差不多。”

“我还是小孩子呢!小朋友闹一点儿是应该的!”

“好好好!小朋友我们该回去啦!母后正给你议亲呢,那南海的小儿子听说很是英俊有为……”

两人吵吵闹闹的走远,附近的一家客栈的窗台上现出一主一仆两个身影。

“公子,那便是狐族捧在手心的白烟公主了。”

男子面若冠玉,微微笑着。眼神却无端让人觉得压迫。

他已经等了她十七年,今世又是人妖殊途。她该是不记得他了,那她还是她吗?不算吧?可是,他这一世本就是为她而来,这五百一十七年来,已经成为执念,是该放弃吗?那,该去哪儿呢?

佛祖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抓得众生软肋便都为他所用,可若我偏不想如他所愿呢?

望着远方已经看不到的身影,他眼睛里闪过一丝苍凉,轻叹一声。

我以为就这样在暗处默默照看你这一生,虽不甘心,但只要你平安喜乐,我便是愿意的。

但现在看来,失去一切的感觉我不想再品尝一次了,你的安全并无问题,本就拿你来牵制于我,他怎会太早下手。

天色渐暗,整座城池陷入沉睡,王宫里却灯火通明,穿着宫服的宫女太监诚惶诚恐的跪了一片,一个个瑟瑟发抖。

“奴婢真的不知太子去了哪里,但太子确实留下一封信。”

“呈上来!”皇帝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是最稳重的,天生的继承人,虽对他的成长从未过问,但他很多事情做的比自己这个皇帝都完美许多,无欲无求,怎么可能如此忽然离开?

接过信迅速打开,“儿臣未曾见过外边世界,想出去历练一番,勿念,也不必差人来寻,过段时间,儿臣自归。”

“逆子!他以为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找!绑也把他给我绑回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