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难丨“色”,究竟有多难?

丽娜说,子宏什么都好,就是动不动就“毛了”,莫名的脾气说上来就上来。

有天下班他们一起散步,子宏大概是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很厌烦地对着电话嚷:“我回去一趟不累吗?天天的催我回去,不用上班吗?!”
丽娜在旁边轻声劝说,让他态度好点,子宏却不甘示弱般,愤愤地挂了电话,还碎碎念个不停。

当然,后来子宏抽了一天时间专程回家办了事,了了妈妈的心愿,回来后还对丽娜“安利”着爸妈对他们的各种牵挂和关怀。

子珊是子宏的亲妹妹,跟丽娜还有子宏住在一起。虽然从小到大爸妈独宠她,但子珊的性格温柔如水,跟子宏很不一样。上回子宏妈妈从老家来看他们,本来在加班的子珊还特意跟领导请了假提前回家,跟着丽娜一起忙前忙后,张罗了一大桌子菜。

子宏妈妈爱唠叨,子宏时不时地就烦躁起来,嚷着:“说了很多遍了啊,妈,我知道的。”而子珊呢,只是一遍遍地应着,始终带着浅浅的笑。

有次丽娜问子珊,你一直被娇惯,按理说会比较任性啊,怎么就这么乖巧呢?子珊还是那浅浅的笑,其实,我以前也是任性过一阵子的,但我们长大了,父母却变老了,他们经不起过多的折腾,却始终在为我们的那点事不断折腾着自己。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因为事情烦心的同时,还为我们不佳的态度而伤心。

这一点上,丽娜倒是跟子珊很像。作为同寝室的便利,我经常会“偷听”她打电话。尽管她说的方言我大多听不懂,但那温柔的语气,始终忍耐的态度,我至今都记得。她也说过,父母离得远,一年只能见两回,对他们好的机会真的不多,但能做到对他们始终和和气气的。

甚至,有一次丽娜刚跟她爸打完电话,就气得拍桌子,但前一秒还没挂电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始终平和、温柔。我笑她何苦,有不满表达出来就好了嘛,但她说,我不满也就这么一下子,很快就过去了,要是我态度不好的话,他会好几天都睡不好,人老了,本身就容易多想。

我似乎懂了丽娜的用心良苦,再接到父母的电话时,竟也变得温柔起来。

“色”,是脸色、语气、肢体动作等,是在谈话的时候,比所表达的内容本身更能够对人产生影响的因素,却常常被忽略。或者说,我们需要在意的东西太多,而不愿意再去在意这些其实很重要的细节。

丽娜问我,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其实对我很好,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会因为他对我态度不好而吵架,我该不该继续呢?

我说,爱上他,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想一想,那个理由,现在还成立吗?人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我们在乎关键的那个点就好。

但其实我知道,对于丽娜这样始终温柔,也希望日子平静如水的人来说,也许这个“色”就是关键的那个点了。

色难,就难在人都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谁都不能保证永远对谁好脾气。正因为如此,如果你有一个始终对你心平气和、耐心温柔的亲人或者爱人,请记得一定好好珍惜T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