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暗涌(5)

96
意磬
2018.01.09 08:22* 字数 4151

文/意磬

[5]书信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方志鸿在公司开业之后的第二天,就去请张小成。这张小成也是个可怜人,早年丧妻,一个人带着儿子,多年未再娶,只想把儿子培养成才。现在他家已经搬迁到城外郊区,依靠自己的本事接了两家小公司的财会工作,维持他和儿子的生计。儿子张文乐跟着他学财务,已经学以致用,开始做小型的账目了。

方志鸿一个人骑着自行车骑了三里路,才找到张小成的家。那是一户和方志鸿家差不多的老房子,古老陈旧的四合院建筑,这座四合院里住了四户人家,东南西北各成一家,张小成住在南面。方志鸿的腿因为长时间蹬自行车,又开始向他抗议了,他无奈的蹲下身子在腿上胡乱捶着,以减轻痛感。

“方老弟怎么在这儿?”张小成提着一大颗白菜,回来了。

“我专程来找你的,腿疾犯了,在这儿蹲会儿。”张小成赶紧推过放在方志鸿右侧的自行车,连忙邀请方志鸿去他家。

“快进来,进来坐着歇会,我这儿有止疼片,给你来一片。”

“不了,我这是用力过度,这一疼就吃止疼片,我的胃岂不是也废了。”

方志鸿说着抬头环顾四周,这间小套房被张小成打扫的干干净净。床单上没有一点褶皱,被子叠成了豆腐块,上面盖着一片印有兴盛砖瓦厂字样的白布,被拉的棱角分明。四方桌亮的可以反射太阳光,地面的红砖没有一点尘土,像是刚铺地新砖。

“这么多年还是这么爱干净了,瞧这地,小弟还真佩服你。”

“习惯了,总得给儿子留个舒适的学习环境吧。”

“文乐呢?”

“他去城里送账目材料了,也该回来了。你啊好不容易来,在我这儿吃饭,咱兄弟喝两杯。”

“哥啊,先不忙,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回镇上当公司会计。怕您不来,我专程来请。”

“这怎么敢当。我这儿才安定下来,也接了几个公司的外账,在家里工作,每月挣得钱也够我们爷俩生计,就不折腾了。”

“老哥啊,咱们镇砖厂已经不是从前的厂了,现在规模扩大了,整体效益比之前好多了,您回去有专门的宿舍给你,工资待遇比之前高,肯定也比你现在挣得多。再说文乐现在也有22了吧,该给儿子娶媳妇了,你不得攒点钱……”

方志鸿说得滔滔不绝,张小成似乎有些动心,可他又顾虑儿子不愿意从城里回到小乡镇。

“怎么样?就这样定了吧,今天就收拾收拾,搬家?”

张文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

“爸,这是好事情,我不反对。”

张小成看着和门框一样高大的儿子激动地笑了,连声说:“好!”

“我现在已经不念书了,城里和乡镇没有啥区别,再说咱们现在住在这儿,也和住在镇上一样,那儿你至少熟人多,朋友多,这儿咱们啥都没有。”

张小成感觉儿子一瞬间就长大了,会体贴他这个老父亲了。

方志鸿看着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大男孩,心想这个男孩将来一定比他的父亲还要优秀。他有主见,有想法,敢去做,敢改变,而这些都是他的父亲身上没有的。

方志鸿在张小成家吃了便饭,就帮助他们开始收拾行李,然后叫了辆三轮车,载着他们一起回公司。

王英杰见方志鸿请来了张小成很是激动,赶紧付了三轮车的车费,拉着张小成去参观早就准备好的宿舍。

“你看这儿原先是砖厂办公的地方,我们把它改成了宿舍,西北角那间我们改成了套间,专门给你准备的,里面的日用家俱都准备好了。”

王英杰的手搭在张小成的肩上,走在前面。方志鸿和张文乐在后面提着行李。

“你看看,满意吗?里外各一张床,你和儿子住刚刚好。咱们厂有大灶,就不用小厨房了。”

“董事长真是费心了,我老张真是受宠若惊啊,我一定好好干。”

“嗨,应该的,应该的!我看这大小伙子也该说门亲事了,结婚也该在厂里办。到时候我再腾一间给你住,让人小两口住套间,再给你添个大胖孙子啊。”

王英杰的话一下就让文乐红了脸,张小成高兴的眼睛都笑没了,挤成一条缝。

安顿好张小成之后,方志鸿肩上的一重大任务算是完成了。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就是尽快让哥哥方志勇掌握红砖的技术指标,好坐实砖厂经理的位置。

夜幕低垂,方志鸿才从公司回家,路上看到蹦蹦跳跳的侄儿和侄女。

“二叔,我爸说明天早上叫你来我家吃饭,他有事跟你说。”

“好,二叔去!我正要去找你爸呢!”方志鸿转身拉过侄儿方玉华,12岁的他已经挨到方志鸿的肩膀上了。要是大儿子还在该和玉华差不多高了吧,方志鸿心里充满了对儿子的思念。

“是大事,我妈说你一定要来。”侄女方金荣扎着两根朝天的马尾辫,马尾的发梢飞在她稚嫩的脸蛋上,她还肆无忌惮的疯跑着,那么欢快愉悦。

“二叔知道了,一定来。玉华,带着妹妹快回去,天都黑了,叔明早就来。”

“好,我们两个回去了。”

方玉华追着妹妹跑开了,他们的笑声还在夜空里回荡,方志鸿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对两个儿子的思念更甚了。他从上衣口袋掏出儿子的照片,轻轻抚摸着,月色下儿子们的笑脸朦胧又可爱。

第二日一大早方志鸿就去了哥哥方志勇家。

“过来了,先坐,你嫂子马上就做好了。”

“二叔,我要吃糖。”

小侄女围着方志鸿,跟他要糖吃。小脸时不时蹭在方志鸿的脸上。方志鸿干脆把小侄女抱在腿上。

“一会跟叔走,叔给你买。”

“荣儿,快下来,你叔腿疼。”

大嫂任惠兰端着两碟菜走了出来。

“来,过来吃饭。”

大嫂子一把拽过金荣,低头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金荣瞬间就变成了乖乖女,缩在沙发角落里,不言不语。

“哥,一会到公司了你过来把我那些材料都拿去,看看,是红砖的技术指标。”

“我正想这事呢,咱兄弟还想到一处了。”

“我就说咱志鸿肯定向着自己人,你还不信,来志鸿吃鸡蛋。”

大嫂夹了一大块炒鸡蛋放在方志鸿的碗里。方志鸿看侄子玉华没得吃,又分给两个孩子吃。

“哎,家里这老母鸡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吃自己下的蛋,这一不留神,就被它们吃掉了。”

“留给两个孩子吃,补补身体。”

“志鸿啊,这儿有一封你的信,那天邮差大哥来送信,你去城里了,就送到这儿了,我给你找去。”

大嫂放下筷子,进了里屋。

“哦,就这个,你看看,是两个孩子写的吗?”

方志鸿接过信封,上边的地址是黑龙江,他赶紧收起了信,急忙说:“这是朋友写的,朋友写的!”

“哦,我还以为是两个孩子呢!”

方志鸿心想多亏嫂子不识字,可大哥应该看过了信封。他抬起头看了大哥一眼,大哥依旧在啃他的馒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快吃饭吧,一会还要去公司。”

方志鸿打断了大嫂对于这封信的追问,赶紧喝完碗里的稀饭,起身准备走,他迫切地想知道信里的内容。

“哥,你们先吃,我回家拿点东西,一会公司见。”

方志鸿揣着这封信风一样地跑出去,他的腿跟着他急切的心情,迅速交叉变化着,他一晃一晃的身体此刻晃荡的幅度更大了。

他拆开信,又做贼心虚似地回头看看身后有没有人。

打开信,开头的志鸿哥一下就搅得他心神不宁。那歪歪斜斜的字像他体内的无数颗小蝌蚪,挑战着他雄性荷尔蒙的极限,他感到自己的春心萌动了。

:我听你的话,去看了女儿,她长高了,也长大了。可她和我一点儿都不亲近,我心很疼。志鸿哥,我总是想起我们一起过年的情景,想起我们一起去的地方。内蒙的家里处处都有你的影子,我感觉自己呆不下去。你在家里过的还好吗?

方志鸿看得眼角的泪都流了下来,他想要王丹跟他共度下半生的欲望在这封信的驱使下更加强烈了。

他依旧以刚出哥哥家大门的速度迅速跑回了家。他赶紧拿出笔和纸开始给王丹回信。

王丹:

收到你的来信,我真的很激动,我以为你把我忘了。我很想念你,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总是梦到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知道我有没有入过你的梦。你还在东北娘家吗?女儿不理你,可能是你很久都没有陪她,你就留下来陪陪她,不要出去了,或者在娘家附近找个工作。再不行,你带着女儿来瞿子镇吧,我养你们。我现在是公司的副总了,我会有能力养你们,给你们一个家……你考虑一下,我等你的回信。

                                        方志鸿

方志鸿写完这些,一下感觉心里舒畅了好多,原来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会这么畅快。他起身折好信,把它揣在上衣口袋里,向邮局走去。

邮差给了他信封和邮票,他迅速地填好地址,粘好邮票,把它塞进了邮箱。不知道这封信要经过多少邮差的手才能到达王丹的手中。

方志鸿走在去公司的路上,脸上时不时浮现出自己都不解的笑,这一刻他是幸福的。

哥哥方志勇早已在办公室门口等候了,他看到哥哥在门口,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情,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掏出钥匙开门。

“怎么才来,那封信是谁写的?从东北来的?”

“没谁,一个朋友!”

“你能认识那么远的朋友。”

“就是上次去内蒙过年认识的。”

“是女的吧!怎么样能成为弟媳妇吗?”

哥哥的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穿了方志鸿,方志鸿的脸通红通红的。

“不知道,太远了。材料拿去,以后再说。”

方志鸿拿材料堵住了哥哥的好奇心。

“哎,外边的女人不可靠,要找还是本地的好。”哥哥甩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方志鸿的愉悦心情一下就被哥哥的冷水浇透了,他一个激灵,又细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回信的内容,不免太过直白了,他突然后悔这样写了。他又走了出去,锁上门,准备去邮局拿回信。

一路上他左右思虑该如何回这封信,又要压制心里想说而不能说的话。失落感又开始将他包围,他低着头,拖着腿,走地很慢。

“姑娘,我刚寄的那封信,我想拿回来,你帮我找一下。”方志鸿一脸忧郁地跟邮差姑娘说着。

“大哥,信已经被送走了。”

“怎么这么快?”

“快,还不好啊。以前不都闲慢吗?”邮差姑娘拨了拨自己的齐刘海,又顺了顺锤在胸前的麻花辫。

“送哪去了?从哪走了?”

“不知道,已经送走一会儿了。”

方志鸿失落地走出来,心里却有一点点淡淡地窃喜,信被送走了,说明上天都有意帮助他们。直白就直白吧,总比一个人压在心里好过。如此想了一番,心里的欢喜又开始在他干涸的心里迅速生根发芽。他的脚步又开始轻快了,身体也变得轻盈,嘴上不由自主地哼起了杨钰莹的《茶山情歌》。

“哎呀,志鸿哥今个心情不错嘛!情歌都唱上了。”

郑岁嘴不知何时跟在方志鸿的身后。这一声可吓坏了方志鸿。

“你找死啊,想吓死你哥。”方志鸿用手不断抚着胸口。

“哥哥有啥好事,该不是我要有嫂子了吧!”

郑岁嘴真是一猜就中,方志鸿转头瞪了岁嘴一眼,脸上的笑容还留在脸上。

“嗨,我猜中了,恭喜恭喜啊,啥时候喝喜酒。”

“去,一边呆着去,八字还没一撇呢。不许出去乱说。你这个岁嘴子。”

“不说不说,你倒是给弟弟先说说。”

方志鸿内心的喜悦让他开始得意忘形,他的手搭在岁嘴肩上,跟他说了和王丹偶遇的故事。

“我说呢,我这个内蒙古草原的介绍还让你成就了姻缘,我这个红娘可真是万里一线牵啊!这必须请我喝酒,喝酒……”

“哈哈,事成了再请,现在还早。”

方志鸿开始日日等待王丹的来信。他甚至专门跑邮局用烟贿赂送信的邮差大哥,叮嘱他有信第一时间送过来。

小说《暗涌》
小说《暗涌》
23.2万字 · 3.3万阅读 · 115人关注
我是意磬,91金牛女,有着金牛的保守和隐忍,坚持吃得苦中苦 ,方为人上人。在简书更文三个月成为简书连载推荐作者,已完成长篇小说《一生的苦难》。 小说《暗涌》以改革开放后至当代社会为背景,讲述了方志鸿二婚家庭组建后各种家庭问题,以及跟随改革浪潮发展起来的事业之走向,旨在反映家庭伦理道德观念及人情关系的冷暖。小说主人公漫长的人生路会经历何种变迁?继女焦美娜又会经历何种人生?被前妻带走的儿子又会如何对待数十年都不曾见面的父亲……欢迎跟着意磬一起来玩大揭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