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

96
Mr不懂
2017.10.31 09:22* 字数 2009

推荐序

“遇见是两个人的事,离开却是一个人的决定,遇见是一个开始,离开却是为了遇见下一个离开。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米兰昆德拉

文 | 不懂先生

1

2013年,一部《万万没想到》引爆网络。

那一句“不用多久,我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也成为了人们调侃成功之路的必备语句之一。

还有那句走上人生巅峰之后的“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要你高攀不起。”更是十足的表达了每个人内心的小骄傲。

转眼四年过去了,万合天宜的成功活生生的演绎了这两句话。而我也从当初躺在床上看网剧的吃瓜少年走出了校园。当初笑谈的明天,也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今天

可目前我并没有让别人高攀不起,反倒是有人对我爱答不理了。

缘由很多,总结下来无非就是时间,空间,让和你联系的人,渐行渐远。

虽然年岁不长,但我也会开始回忆,回忆那些我们曾经爱答不理的人,后来如何了呢?我想起了两个人

2

A是一名男生

我和他相识是在高一,但我们相识也只有高一,因为他被排斥的转了班。相比于爱答不理,他遭受更多的是冷嘲热讽,处处排挤。

其实我蛮喜欢他,因为我觉得他有一股傻劲。

他不笨,只是他有点少根筋,就是那种别人都笑了他却不懂我们在笑什么,等大家都开心过了他才恍然大悟却要和我们解释笑点是什么的人。

所以和他相处就很扫兴很无趣。

也就是情商低。

当时班里的同学都是精英,对于这种“读书读傻了”的人很多都不喜欢,很爱嘲弄他。

甚至有一次在男生寝室里几个人不想搭理他,他还一个劲往人堆里凑,直接引得大家群情激奋,集体嘲弄,结果矛盾爆发。

晚上十一点,他一个人把自己困在厕所,也不出来睡觉,厕所里和厕所外的人都嚷嚷着次日要找人收拾一顿对方。

其实我也不喜欢他,但我很欣赏他,更尊重他。因为他虽然有点憨厚,但人本身不坏,甚至比一般人善良。

用一句话来解释就是“我完全反对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3

再后来上了大学,我从朋友圈里看到了他在社团里的核心地位,在大学生创业比赛里的成功立项。还有平日动态中所饱含的意气风发。

我想大学里,他一定遇到了欣赏他的人和更包容的同学吧。

如今我们都走上了职场,却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了,仿佛什么工作都不合适,又好像什么工作都可以试试。

于是便随便走上了一个岗位,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忙活着手里的工作,盘算着每天的柴米油盐,却开始觉得少了点什么,是什么呢?

A同学也许有自己的答案。

刚入职场的时候,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自己也刚开始正式的工作。

他进了一家银行,负责金融业务,还说自己当了班长,想找我这个老班长取取经,我不好意思笑了。

听他说着自己的工作计划,我感受到了他当下生活的充实,还有对未来的清晰布局。而我却有些汗颜。

4

我和她初中就认识了

是一位女同学,而且蛮漂亮,我有个同学还追过她,但没成功。

我们是六年的中学同学,初中3年,再到高中3年,但我注意到她,发现还有这么一个同学的话,是从高中才开始的。

因为,初中的时候,一方面自己并不擅交友,主动认识的人不多,面对女同学就更不用说了。一方面是她在学校是个很低调的人,在一个和她不熟的我眼中,这就是一个本本分分,普普通通的同学。

后来上了高中,又一次成为了同班同学,自己也成熟了不少。面对这种缘分,我也不再羞涩于男女有别,很多时候我也会主动和她攀谈。

渐渐我发现,她就是那种默默向前一步一个脚印的人,也许不像优异的人那么出类拔萃,却也因此四平八稳,当所有人都开始大起大落,人心惶惶的时候,她已经渐渐脱颖而出。

对于她,大多数的同学都是,哦,我知道这个人,但也只是知道,好像没有太多的交集。

在我印象里她就是个成绩中等的同学,但当我定睛一看成绩单时,她已经开始名列前茅,处于上游了。

我佩服她的安定,因为高中我就是个心乱如麻的人,除了学习本身不能吸引我,几乎我能被任何事打扰。

在和她偶尔交谈中我感受到,她有自己的目标,在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上大学时,她早就有了选择并一直在努力。

5

我很欣赏她在大学里的生活方式

旅游,摄像,偶尔发发寝室恶搞的视频,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她似乎很喜欢摄影,大学里总是拍了很多有创意的照片,十分有趣。

虽然有的照片我欣赏不来,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没有这份乐趣。所以我一直觉得她的快乐一定比我多一点吧。

如今,靠着一步一个脚印,她进入了一家政府机关,就在家人所在的城市,过着简单,稳定的生活。

和同事相处很融洽,下班以后会去健身房看帅哥,回家和同事一起打打游戏,联络一下感情,兴致来了会去约上好友拍拍照片。

按她自己的话说:

“我本来就是个比较自我的人,只想自己开心,自己舒服就行了”

“随便浪”。

现在我总是在梦境和现实转变着角色,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倒在床上,进入一个舒适的梦境。我会将一个累了的自己丢进去,于次日清醒的时候,再一次鼓起干劲。

在上班的路上,睁着惺忪的眼,我仿佛又一次看到了那些曾经爱搭不理的人。

他们现在又在做着什么呢?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