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百度图片

今晚的天空幽蓝澄净,透过疏疏落落横斜的树枝,一天的星光在这清冷的空气里,更显得明亮纯净。没有月亮,只有无数紧邻着的星星,它们错落有致,扑天盖地的映入眼里。它们离人那么近,仿佛伸手便可触碰得到。


在这一夜迷人的星光里,我毫无睡意,思绪悠长,渐渐在心底怀念起了故乡。我出生在南方,一个小小的农场,在那里不过生活了八年的时光,然而却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童年。单纯的幸福快乐,没有丝毫的忧愁和担心。我把那个地方当作故乡,那是我心底一个柔软的牵挂,是我记忆深处的隐秘天堂。离开那里已经二十多年了,居然这么久了。


乡愁像潮水一样弥漫,很多很多的片段,混乱的在我眼前涌现。


离村口不远的地方,伫立着一栋小小的房子,干净整洁的院落。院子不大,但是足够我玩耍。爸爸在院子里陪我打羽毛球,他自己乐呵呵的坐在椅子上,而我满院子飞奔着去接球。在院子里,我战战兢兢的学会了骑车。房子里有一架简陋的小秋千,是爸爸专门为我准备的。妈妈很喜欢为我梳妆打扮,她为我用发卷之类的小玩意夹卷头发,给我的发辫上绑上好看的蝴蝶结。她常常亲手为我缝制棉布的小裙子,我穿上后总会四处玩耍一番,听村里那些大人们赞美我衣裙的亮丽,小小的心里装满了自豪。我偶尔会站在小凳子上,踮起脚来帮妈妈刷饭碗,妈妈会笑着亲吻我。


春天里,金黄的油菜花开遍田野,那样浓烈的美丽色彩是我一生中的最爱。在阳光温暖的日子里,我和小伙伴们会带着小铲子小桶,去田野里挖荠菜,然而我挖出来的绝大部分是不能吃的野草。夏天的傍晚,我跟着爸爸在长江边游泳,爸爸会托举着我,教我戏水,可惜时至今日我仍是一只惧怕下水的旱鸭子。秋天里,妈妈开始腌制萝卜和雪里蕻,白的雪白,红的耀眼。秋日温暖的阳光下,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晾晒着自己家独特的味道。冬天的清晨,同学会提着红灯笼,在门口大声喊我的名字,等我一起上学。那真的是红灯笼吗,我都记不清了,我只记得那时的我真的很快乐。


出门往右走是陈爷爷家,爷爷家斑驳泛黄的墙壁上,贴着一幅一幅好看的连环画,我总是爬上高高的条凳,一张一张仔细的读。爷爷的孙女儿在小镇上读书,放暑假的时候,她会回来消夏。姐姐带着我去镇上看电影,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场电影,在黑乎乎的影院里,我兴奋得完全没有看懂情节。电影看完了,我们去逛新华书店,我于是拥有了一本小小的新华字典。书店的营业员穿着湛蓝的工作服,悠然自得的坐在柜台后,阳光透过陈旧的木窗照了进来,细密的灰尘在阳光里跳舞。书籍摆放得很齐整,填得满满当当的书店在一个小孩子的眼里,神秘得像一座宝藏。回家的路很漫长,十多里长的路走下来,我们居然一点都没有觉得疲倦,反而开心得不得了。


出门往左走是菜园婆婆家,大家都这么称呼这位婆婆,也许是因为婆婆家种了一园子新鲜水嫩的蔬菜。妈妈常常带我去婆婆家玩,黄昏之后,点起了煤油灯,昏黄幽暗的灯光里,妈妈和婆婆做着针线活,唠着体己话,我独自在一旁玩,一边吃着婆婆给我的小零食,一把瓜子或是一堆的菱角。墙上映着我们三个人的剪影,这也是我记忆里美好又温馨的一幕。后来,菜园公公在菜地里干活的时候,被毒蛇咬了,不久便离开了人世。菜园婆婆从此便沉默寡言起来,一个人孤独的终老。我有时躲得远远的,但是还是能看见她脸上的愁苦,我于是体会到了人生的某种悲凉。


小时候的我,活泼又大胆,喜欢和女孩子疯玩。黎仙丽是我最要好的伙伴,她总是梳着两根粗粗的麻花辫,特别白净斯文的脸蛋,每每遇到她不太明白的事情,她就喜欢紧皱着眉头,眯着眼,一脸的迷惑样儿。她简直就是我的死党,玩游戏时她总和我一派,放学时她总和我一起,谁如果敢欺负我了,她会从一只温顺的小羊羔瞬间变成凛冽的小野猫,扑过去和人理论。那时我们都喜欢收集美丽的糖纸,小时候物资太匮乏,唯有糖纸总是五彩斑斓的,让人着迷。黎仙丽同学从来都不吝啬自己的珍藏,所有我喜欢的,她都心甘情愿的任由我取。潘秀同学也和我很投契,闲暇时光我常常在她家里消磨。潘秀有一头泛黄的天然卷发,笑起来露出尖细的牙齿,很有韵味的一个女孩子。还记得有一次村子里举行庆祝活动,我们俩一起兴奋的跑去参加,我居然大胆到村委会的播音室里,给全村人唱了一首歌。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和潘秀抱着我们的奖品,快乐的疯跑回了家。

也和妈妈生气过,愤怒的离家出走,天黑了,躲在墙角里。害怕了,又偷偷溜回来,谁都不知道,原来这么乖的人还曾离家出走。还有一次数学考试考砸了,老师严厉批评我,说这是骄傲自满的结果,我在全班同学前面被罚站一节课。那一节课真是窘迫,我一直恐惧着,如果爸爸恰好经过学校,会不会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心痛难过。后来我加倍的努力,成绩再也没有大起大落过。小时候我最重视的事情,就是能成为父母的骄傲。后来,我也一直这么希望,然而世间的事情往往都会事与愿违。


一九八七年的冬天,天气异常寒冷。爸爸说要带我们去城市里住一个假期,于是妈妈给我们收拾了很多的衣物,我和妹妹为此欢欣雀跃。我们一家人坐在爸爸的小小货车里,在清晨的微光中,向着城市出发。哪知这一去,我们就真的在小城里住下了,再也没有回去我的故里。我的小学校,我的小伙伴们,我都没有和她们告别。我曾经为此感到深深的遗憾,回故里去看看的念头,一直在我的梦想清单上,可是总是因为现实的牵绊一拖再拖。


我积攒的那些美丽糖纸都去了哪里,儿时那些女伴如今都在哪里?突然很想掉眼泪,因为我的乡愁,还有那些童年的幸福记忆,都留在那个小小的农场,怀念顿时浸满了我的心底。


小时候我以为,漂泊并不可怕,因为妈妈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哪里便是我永远的故乡。在妈妈这里,永远不怕被抛弃,所以永远不会有伤心。但是未来呢,你会不会是我的故乡,只要在你这里,我便回家了,安全又幸福,我真的希望可以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