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庙会,我们再也回不去的味道

96
黑蛋君不黑
3.4 2019.03.24 11:44* 字数 1446

以前一直听说瞿溪有一个庙会,可是时间空闲不下来,再加上交通是个让人难受的问题,所以一直搁浅着。上了大学,更是与瞿溪庙会有缘无份了。

难得大学毕业,回了老家,心中一直惦记着瞿溪的庙会,听说农历二月初一才有,至于什么时间结束,也不好说。我这个人向来只记公历的日子,哪里知道农历的二月初一是哪一天,时间走着走着,也就耽搁了。

有天偶然在朋友圈看到瞿溪庙会还在开放着,正巧手头也没什么重要紧急的事情,又遇上个艳阳天,便约上好友搭车去瞧一瞧个究竟。

路上的车果然有些堵,也许是前段时间一连串阴雨绵绵实在让人不好受,这会儿太阳是很难得的,这不一窝子密密麻麻的车辆川流不息。

路上开了一小时的车,也是心疼我的好友,好端端的休息日陪我出来受罪。我们找了个位置,停了车,实际上那个停车位是不让停的,我说难得的庙会,交管也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不然这庙会,还开得下去吗。

我喜欢安静的环境,当然也喜欢接地气的热闹。阳光透过树枝倾泻下来,空气里漂浮着一股人间的味道,很吵,很乱,人与人攒动随着人群密密麻麻走到前面,各色的店铺,各种人的情态,我觉得这样才算是人间气吧。

我喜欢吃,庙会这样盛大的民间活动,不吃点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家里人说,外面的东西不卫生,人杂东西也不干净。小的时候也觉得不干净,不想吃;长大后不那么在意了,吃的开心就好,食在人间烟火,但是要掂量而行,控制体重最为要紧。

路边上的摊子自然也是很多,有卖衣服的,有卖鞋子的,也有卖包的,当然也少不了一些生活用具。平时走在路上,我也喜欢看看这些小东西,但是不买。一来怕来了没什么用;而来也就图个新鲜感,看看就好。

我们也算是来对日子了,阳光温和,人也不疾不徐。有句话叫做待时光静好,可能正说着这样的场景吧。

其实路过有一家捏糖人的小摊,我凑上去看了一下,之前大学在成都人民公园也看到过不少,捏糖人这样的民间文化艺术传承任重而道远,看完我觉得,还是成都的捏糖人造型艺术更加精美些。

还有些小礼品店,还能见到些80后,90后小时候经常玩的东西,我看到过,有印象,可是却说不出名字来。

我们看到一家射气球的店铺,店主说射破相应的气球数量可以得到相应的小礼品,其实小礼品价格并不高,毕竟人家也是需要挣钱过日子的。

好友说手痒痒想来一局,对于好友的射箭技术,还是蛮有自信的,再加上那个距离也不长,15箭中靶十几个以上还是有可能的。

最后中靶了十一个,好友说其实可以发挥地更好,只不过那个箭是有问题的,不好用。

路摊上还看到了贩卖金鱼的小摊,我想等着生活稳定下来,偶尔养几条鱼,种几盆花,还是蛮惬意的。养鱼种花也需要花一番心思,但也是一种别有的乐趣。

这场庙会其实已经快要结束了,我们去的时候那些热闹的活动已经结束了,剩下的是购物清仓的狂欢,一些店主也已经慵懒的只剩下收摊的力气。

我们走到街子的尽头,算上返程的时间是时候回家了。原路返回的行程上,太阳也变成满满的金黄色……

小的时候跟着家人也来过一次庙会,具体详情我已经记不住了,那个时候我们到底走了多少条街,又买了些什么东西,我都记不住了。

其实我们慢慢成为往客,愈发觉得过去的某一个点想要去寻找,可是那一点点的痕迹早就淹没在时光的洪流里,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想去找以前走过的桥,发现桥下的那条河已经变成了路;我们想去看看从前亲手栽下的树,可是那片公园已经成了漠然的停车场。

人生,就是在一个寻找的过程,有的人会慢慢找到自己,有的人会慢慢走失,最后消失在别人的记忆里;当某天我们突然想起这个人的存在,可是已经不知所处而去寻找。

END -


BY/

撰文:黑蛋君

排版:黑蛋君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