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从我的世界路过

图片发自简书App

帮W君搬家,满屋子的东西,让两个男人折腾了半天才打包好,W君扔过一瓶水,搬家公司的人还没有到,我们便坐在箱子上闲聊。

我后撑着手臂,尽量让自己舒服一些,手掌突然被尖利的东西刺了一下,

“哎呦,什么东西?”我回身过去,从箱子揪出来一副白色的相框,“哎呦呦,我看看这是谁。”令我诧异的是,很奇怪,照片里,两个女生比划着手势,W君远远的坐在后边,像是闯入镜头的路人,但是相框很洁净,不像压在箱底的那种。

“你这是闲的无聊随便洗了张照片,安慰自己寂寞的心吧?”我打趣道。

W君从我手中拿过那块相框,凝视了半晌,轻轻的说道,“这是我和她唯一的一张合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唯一的合影?”

“嗯。”W君点了点头,转头望向窗外,似乎在回忆一些东西。

“她是我高中前桌,三年的前桌。”W君笑着说,“也是我喜欢了三年的姑娘。”

“那你居然只有这么一张合影?”我打趣道,“你可不像含蓄的人。”

“去死,能不能对尊重下我的初恋!”W君瞪了我一眼,似乎又继续沉浸在回忆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次见她,是高中入学那天,大家都挤在宣传栏看自己所在的班级,因为我家离高中很近,所以我很早就到校了,和几个伙伴蹲在马路牙子上看人来人往,突然一哥们推我一把,’看那边’,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就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矮个小女生,在人群边上蹦来蹦去,使劲扒着人群找自己的名字,就像只奇怪的兔子,这成了我笑话她三年的段子。”W君笑着说,还比划着扒拉人的样子。

“没想到,这个矮个子女生成了我的同学,还阴差阳错的坐在了我前桌,一坐三年。”W君抿着嘴,收起来笑容,慢慢地说,仿佛在小心翼翼地拿出那段记忆。

“最开始,或许是因为青春期对异性的好奇又抵触,又或许是因为她总爱上课睡觉,我是讨厌她的,毕竟,我还是有学习追求的人,最可恶的是,我总会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她总是能躲过老师扔过来的分笔、板擦,每次遭殃的都是我。”W君恶狠狠的说道,“都怪任课老师手法太差,尤其是数学课的老头。”

“我怎么觉得你不是讨厌她,而是讨厌任课老师呢?”我不屑的撇了撇嘴。

W君没有理我,继续慢慢地打开他的记忆,“再然后,慢慢的就熟悉了,也许是因为上课睡觉养足精神的缘故,一到下课,她立马生龙活虎,她喜欢唱歌,在调不在调的各种唱,那时候是真的烦她啊,她上课睡觉,我就砰砰砰的踹她凳子,她呢,下课就给我各种捣乱。”W君说道这自嘲道,“我那时候总是想,这留着短发的姑娘,会有人喜欢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单纯的学生时代,更容易产生友谊。我们两个在屡次厮杀中成了兄弟,依然会瞧着对方不顺眼,我继续鄙视她上课睡觉和下课精神的错乱生物钟,她继续鄙视我埋头苦读不珍惜美好时光的无聊。有一次,我戳戳她问,你干嘛上课总睡觉?你成绩都烂成这熊样了。她不以为然的说,老师讲的那么无聊,有啥好听的。‘我看你专科都考不上。’‘要你管’吹吹头发转身不理我了。”W君也吹了口气,上升的气流带动刘海翻动,有点像他的心情。

“我老家那边,高考压力特别大,所以一升高二,再也没有高一时的那种轻松惬意,所有的老师都会逼着你做各种试卷,看各种辅导书,这可把她快逼疯了,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她认识字,字不认识她。后来,班主任想了个办法,每次摸底考之后,都要根据成绩调整座位,也许习惯了前后桌,每次班主任说要给我调整座位,我都拒绝了。还经常打趣她,要不是因为你,我早选班花了。”W君叹了一口气,“哎,难怪我单身至今啊。”

“少废话,给你介绍没十个也得八个了,还想怎地?”我臭骂了一句,困惑许久的问题似乎得到了解答。

“这种事发生几次后,她也不知道怎么转性了,突然告诉我要认真学习,天天向上,当时我还感动的哗啦啦的,这货终于知道为我考虑次了,我终于不要忍受班主任的絮叨了。不过头疼的是,这货底子太差,一道题讲八遍还是听不懂,搞得我都得求她战略性放弃数学,多背点历史地理。就这样,讲讲题看看书,又到期末考了,这货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我终于和XX一个考场了。我知道她一直都喜欢XX,看到她又蹦又跳的样子,我心里那一点失落也消散在空中了。”W叹了口气,“原来,你开心就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转眼,就到高三了,她的成绩终于在我努力下,有些明媚的样子了。记得,临近高考前,有一次晚读,给她讲了几道题,一抬头,看着她紧紧地盯着我,黑黑的眸子亮闪闪,我莫名的紧张起来,‘盯着我干嘛?’‘哎,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说我报哪所学校好呢?’她挪开视线,故作哀伤地问我,‘哎,我说大姐,你有什么好忧伤的,你能考上的就那几所,而且还是得看命,人家要不要你还两说呢?’‘呸呸呸,你说XX谁会报哪个学校?’‘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成绩半斤八两,都可以报一个学校了。’我笑着说,‘那我得问问他,嘿嘿,你呢,要去哪个学校啊’她托着腮,看着我说,‘没想好呢,看成绩喽。’我看看她调皮地吹着刘海,‘要不你跟我报一个志愿吧,咱们继续做前后桌。’她一拍桌子,朝我建议道。我怔怔地看着她,心突然跳的很快,我挪开视线,摆摆手,我要和你报一个学校,还不把我爸气死。”

“我挺后悔没有和她报一个学校的。”W君笑着问我,“哈哈,是不是觉得我很有备胎的潜质?”

图片发自简书App

“高考前几天,她搂着她同桌,拍了张合影,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再后来,我们就高考了,所有人都像解放了一样,忙着写各种同学录,开始没完没了的聚会,拍各种各样的合影,仿佛要做个了结,她问我,要不要合影,我说不要,咱们感情天长地久的,干嘛要合影。谁知道,没有合影的我们,就像我无疾而终的暗恋,不待说出口,就已经结束了。”W君端详着那张奇怪的照片,自嘲道。

“后来,她去了一个东部滨海城市的三本学院,XX也在那,我选择了另一所心仪的大学,北方的城市,也许这就注定了,我们只能天南海北。暑假尾巴马上溜走的时候,我去送她,说你终于可以和XX在一起了,她隐隐的没有说话,上车前,她问我,你会来看我吧?当然了,我拍着胸脯发誓道。你们不理解,为什么我大一就开始兼职打工,其实我就是想攒够钱,去看她,努力想像她看到我惊喜的样子。室友实在看不下去,就怂恿我表白,当我鼓起勇气,决定真的说出口的时候,她有了男友,当然也不是XX。她知道的是,我大一寒假去看她,她陪我在网吧通宵,我陪她坐硬座回家,她不知道的是,其实,从那之后,我每年,都会偷偷跑到她们学校,远远地看她,直到我们联系越来越少。”

“是啊,也许,这就是我自己爱的方式。时间真是把杀猪刀,硬生生地把我以为天长地久的感情锯断,关键是TMD你自己还没感觉到,就没了。”W君双手摊开,愤怒却无力的呻吟道。

“后来,听同学说,她结婚了,新郎是本地人,因为我断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她也终就没有想起我这个朋友,所以我没有参加她的婚礼,庆幸。同学说,婚礼盛大而隆重,她终于不再是那个穿着裙子蹦蹦跳跳的矮个子女生,真正长成了端庄淑惠的新娘了,别人的新娘。我辗转要到了她的联系方式,电话打过去,传来那道熟悉的声音,“我是W,听说你结婚了,新婚快乐啊”‘奥,是你啊,好久不联系了,最近怎么样?’她淡淡的说道,闲聊几句就匆匆挂掉了,为了避免我的失望,也为了避免她的尴尬。”

“好啦,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一段经历呢。”我拍拍他肩膀,感慨的说。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是搬家公司的车到了,我们两个起身,开始把东西归拢起来,他把白色的相框擦拭了下,轻轻放在包里,就像他尘封了这么多年的感情,继续深埋。

也许,诚如W君一样,沉默,也是爱一个人的方式,是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也是不愿醒来的黄粱一梦,是一场细细春雨,即使繁花盛开不是为我,也心甘情愿付出全部。

后来,不论怎样,希望那个默默喜欢的人和被喜欢的人,都幸福着,便不辜负这一场未曾说出口的爱。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谢谢你从我的世界路过,在最美的年华里,那么认真,那么不遗余力…… 01 我和小白的初识在一场学院的迎新晚会上,我们...
    俆亦晨阅读 185评论 4 4
  • 世界很大,人很多,两个人能遇见,本来就是很有缘分的事情。不同的是,有的人陪你数完人生的所有路牌,有的人只在某一站路...
    艾小嘉阅读 392评论 1 5
  • 最近一次看见耳东陈,还是在同学群里,其他同学发了一张她们一起出游的照片,耳东陈站在中间笑得灿烂如花。我记不清我们有...
    薄荷薇阅读 104评论 0 0
  • 我只不过给你一颗糖吃 你就迫不及待想长大 想立马嫁给我
    张小吹阅读 263评论 6 19
  • 1.今天出差选衣服,决策比较快了 2.今天穿黑羊毛大衣,看到修身的特点,且并不觉得穿在身上那么不舒服束缚压身了。 ...
    水波摇曳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