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一个背包,一把伞,一个杯子,一包纸巾,一个手机,就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缘起于前些日子的洛阳之行,古城,历史,时光,繁华,文明,让我对历史悠久的城市、人文情怀的景观来了兴趣。恰巧,行运天王星触发了我本命的日木相位,正是拓展自我、提升自我时机,加上一直想逼自己突破,别得过且过的心理诉求,群星四宫的我不管过往对家如何执着,今天的我在路上。

        出发时小雨,到达时晴天,天公作美,一切完美!


        今天打卡地,石家庄正定隆兴寺,正定古城的景点很多,隆兴寺排在首位。

      隆兴寺,又叫大佛寺,是中国国内保存时代较早、规模较大而又保存完整的佛教寺院之一,是中国4A级旅游景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十大名寺之一。其大小殿宇十余座,高低错落,主次分明,是研究宋代佛教寺院建筑布局的重要实例。

        到达寺院时,已经十一点,联系讲解时,工作人员说讲解老师都已经预约完毕,可以等待老师为其他游客讲解完,但没有具体的时间。我想那就一边问度娘一边游玩吧,幸运的是,没有走多远,就赶上为其他游客讲解的老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首先是天王殿,殿门上方高悬着康熙皇帝书写的“敕建隆兴寺”金匾,殿内迎门正中供奉着一尊栩栩如生的大肚弥勒佛雕像,两旁守护着的是威武刚烈的“四大金刚”。四大金刚手中各持的法宝,寓意风调雨顺,确保世间平安,百姓幸福。

天王殿


        走出天王殿,绕过大觉六师殿遗址,迎面是摩尼殿。殿内供奉的是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的雕像,两旁站着的是释迦牟尼的虔诚弟子迦叶和阿难。殿内四壁,是500年前的彩色壁画,壁画内容多为宣传因果报应关系的佛教故事。

摩尼殿

      摩尼殿是隆兴寺的“六最”之一,被梁思成先生誉为“艺臻极品”的建筑孤例,始建于北宋皇祐四年(1052)。主体建筑是一座进深七间、面阔七间的正方形殿堂。四面殿身正中各有一山花向前的歇山式抱厦,成十字形。檐下斗拱宏大,分布疏朗;有明显的卷刹、侧角和生起。著名古建专家梁思成先生大加赞誉:“这种布局,我平时除去北平故宫紫禁城角楼外,只有在宋画里见过。”“摩尼殿重叠雄伟,可以算是艺臻极品。”并特意拍照收入《世界建筑史》。

        摩尼殿内槽北壁为一座泥塑五彩悬山,悬山中现存塑像共30余身,其中最特别是明朝成化年间的高3.4米五彩观音菩萨像,俗称“倒坐观音”——六最之二,被后人誉为“东方美神”(倒坐,表明观世音菩萨不渡尽众生、永不回头的大慈大悲)。观音头戴宝冠,项饰璎珞,帔巾自肩下垂,身着红色长裙,头微右侧,身略前倾,呈大自在状。眼神微微向下俯视,目光恰好与礼佛者形成感情上的交流。

倒坐观音


      从摩尼殿北门出来,便进入戒坛殿,这是佛教僧侣出家或受戒的地方。殿内供奉着500年前铸造的“双面铜佛”,面北为药师佛,面南为阿弥陀佛。

        隆兴寺“六最”之三:转轮藏,转轮藏直径七米,是一座收藏经文的旋转书架,外观形似八角形亭子,中设木轴,亭身设有经屉,可以存放佛经,推之可转动。取佛教“法轮常转,自动不息”之意,喻佛法犹如轮子辗转相传,永不停息。正定隆兴寺转轮藏阁内的宋代转轮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转轮藏。

转轮藏

        隆兴寺“六最”之四:现存最早的楷书碑刻隋《龙藏寺碑》,全称“恒州刺史鄂国公为国劝造龙藏寺碑”,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楷书碑刻。在中国的书法发展史中,隋代是汉隶向唐楷发展的一个过渡时期,而龙藏寺碑正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其字体方整有致,结构严谨,用笔沉滞宽博,朴拙而不失清秀,庄重而不呆滞,在书体结构和用笔上处于承前启后的地位,是研究我国书法艺术发展史的珍贵实物资料。近代著名学者康有为赞誉“此六朝集成之碑,非独为隋碑第一也”,后人也称其为楷书第一碑。因寺碑在殿内保护,无法拍照。

寺碑介绍


      隆兴寺六最之五:在大悲阁的千手千眼观音铜像,大铜佛举高22米,有42臂分别执日、月、星、辰、裳带、香花、宝剑、宝镜、银拂尘、金钢柞等法器。这样高大的铜造佛像,却比例适度,线条流畅。大铜佛面部,表情端样恬静,温度慈祥。

千手观音

大悲阁


        隆兴寺六最之六:中国古代最精美的铜铸毗卢佛,毗卢殿位于隆兴寺中轴线最末端,殿内的毗卢佛堪称国宝,毗卢佛设计独特,精美绝伦,为明万历皇帝朱翊钧为其生母慈圣皇太后祝寿所御制的。这尊毗卢佛全部为青铜铸造,高6.72米,由三层坐式毗卢佛和三层圆鼓形莲座层置而成。三层莲座的千叶莲瓣上均铸有一坐式小佛,表情、手印富于变化,整尊造像上共计大小佛像1072尊。这尊皇家御制的毗卢佛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铜铸工艺,据有极高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堪称海内孤例。

铜铸毗卢佛

除了“六最”,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有韦陀菩萨像和三棵千年古槐树

韦陀菩萨

      在千年古树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经过时间的洗礼和岁月的磨砺,依然矗立。从一千多年前到现在,经历了多少风雨与磨难,没有退缩,只是深深地扎根,有时不得不舍去主要的枝干,不争岁月,不争芳华,遂顺众生的慈悲与智慧,接纳星辰变幻朝代更迭,臣服于宇宙系统之中,不卑不亢,令人折服。有人也许会说,这是争的力量,没有抗争,才能早已灰飞烟灭。但我依然认为,经得起久远的一定是顺。争,是火能量,向上的力量,可以争的了一时,又怎能争的了一世,而久,远,是水和土,阴性力量,就像水一样,上善如水,润泽万物,与人为善,才能走得更久更远。


        从隆兴寺出来,将近下午两点,40+的老阿姨不想把自己搞的太累,来碗当地特色的饸烙面和夹肉脆饼,便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其他景点下次有机会再游玩。临走时,路过天宁寺,拍了一张,发现雨后,天空好美。


饸烙面

天宁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