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然~关于佛性

图片发自简书App

~鼎然~2017.12.15晚金刚藏群开示

佛性,就是觉悟者的心总是能够面对任何心识境相堪能作用成为大用,无所挂碍。无所挂碍的不是觉悟者本人,而是本有的心性呈现在觉悟者而生成的作用。譬如:风雨雷电正是虚空之作用的结果,我们把这种功能称之为虚空之性。一切万物皆有自性,只是这样的自性并不真实,因其相互合和,即彼此作用而生成的功能,所以不真。真性不会如此,看似独立却遍满法界。看似存在却无法定位。这样的真性不随生死但又作用生死,这样真性不随生灭但又作用生灭演绎不生不灭。这就是佛陀“寻觅”到的不可摧毁且能大用无碍的真如之性,表现在佛陀身上就是佛性,呈现在万物身上就是平等性,表露在老子身上就是道法自然,显现在贪嗔痴身上就是戒定慧等用,流注在烦恼垢中就是清净正性。因此,佛性不是神乎其神,所以它又叫佛智、真如、恒常、不动、遍满、无相、清净、圆满、涅槃、开悟、大用、无量,如来等等,有何奇怪?有何神奇?应物现性就是如此,但终不能找佛性。所以,欲想觅性,到头愚痴。

鼎然:看完此文章有需要问问题的吗?有的话,尽管发问,我为你解答。

弟子问:师父,八识以前不真,九识以后怎样呢?

鼎然:倘若八识以前不真,我看不真的应是你的知见,因不真知见作用你呈现出来的九识吧。

弟子再问:师父在看到您以前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一段内容不明白,内容如下:

“问:宝珠体本晶亮所泛亮光为何与珠体有别?

僧伽鼎然答:人的四肢能动,但不是心。心作用于四肢所以才动。同样,宝珠本体清透所泛亮光并非宝珠,是宝珠体净的缘故与亮光无关。倘若进入阿达拉识(第十一识),宝珠本体的清透所泛亮光实则不生。因光性的作用促使宝珠有了折射的成像,非宝珠自身能够发光。若再进入第十二识(摩泽耶识),光性作用宝珠呈现色泽实则不生。因光性顿转成相流注到第十一识(阿达拉识)所呈,就像滚落的石块投入河水瞬间激起的水花而形成本身的粉碎成尘一样。倘若再进入第十三识(陀转识)就更是异样了……”

所以我刚才问九识以后是什么?

鼎然:我说十识,为破九识知见;我说十一识,为破十识知见;我说十二识,为破十一识知见,乃至我说五十六识,为破五蕴六入知见。愚痴之人不解,愚蠢地去寻觅十识乃至五十六识,和我有何关系。

弟子问:师父,真如之性觉者是如何运作的?

鼎然:真如之性即是觉者,屋无有你认为的觉者作用真如,岂不愚痴?你认为的觉者即是人相,我所说觉者即是真如。觉者是离四相的,不是哪个人离四相,而是真如不粘不黏。倘若看不懂我所说觉者,就会堕在人相上,了不可得。记住,觉者非人。是故,菩提树下无觉者。

弟子问:悟者本人与本有心性?其中者做何解?本有?

鼎然:本有,啥是本有?不是本来就有,是本来就没有,即是本有。

弟子问:师父,真如之性演绎了世间万物,乃至宇宙苍穹,那我们都是属于真如吧?

鼎然:倘若我们属于真如,应是真如作用的性相。如果我们属于真如,真如即是变易,不离无常,哪还是真如吗?

弟子问:顶礼师父,当我们去寻觅真如之性,也是真如之性的作用吗?请师父开示。

鼎然:当我们去寻觅真如即是妄想的作用。因为真如不可得,如何去寻?寻者不离贪取,与无明相亲,是故愚痴。

我若让你去寻虚空?你寻吗?若你认为你在虚空,无需去找,也是愚痴。为什么?因为不可说你在虚空,因已在,不复再在。

弟子问:师父,那觉悟者了知真如之性,大用无碍,这个觉悟者和真如之性谁为主啊,请师父再次开示。

另一弟子言:但师父曾说过若神识接近无量寿,就是不生不死,就是接近真如佛性吧?

鼎然:我刚说过,觉悟者即是真如,非一非异。所谓真如,悉皆来自妄想作用即我们言说的。

弟子问:师父,神识是真性化现的吗?

鼎然:我说神识,恰恰是本有真性演绎诸识所呈现出来的性相,悉皆不离本心即是慢慢或逐渐接近真如。

神识不是真性,就像波浪不是大海。

虽然波浪不是大海但不离大海。

虽然神识不是真性但不离真性。

弟子问:师父!无量寿是什么意思?

鼎然:无量寿就是觉知心恒明不昏。

弟子问:顶礼师父,既然真如之性是遍满的,那么除真如之性,还有其他什么性吗?师父慈悲,解惑,感恩您。

鼎然:除真如之性,就剩下你的妄想之性了。

疑,是顿悟之门。愚,是如来之藏。

为啥要说疑是顿悟之门呢?因为一旦此疑顿然打破岂不顿悟!

为啥要说愚是如来之藏呢?因为不愚不觉,因愚顿觉即是打开一切愚思,堪能成就无量念智,是故说愚是如来之藏。

弟子问:请问师父六度和六入一样重要吗?

鼎然:六度,是菩萨行。也就是六度之首在于布施即一舍一切舍。而六入,是罗汉行,即如实修证勿令放逸。罗汉行,即是行菩萨行,也是行佛行,也是行如来行。所以,六入修好了即六根清净了,六根清净了即是六识安止了。六识安止了即是十八界安顺了。十八界安顺了即是布施一切,一切舍离即是安止。一切舍即是一切安顺。一切安顺即是持戒安顺。一切安止即是精进安止。一切精进安止即是一切无争。一切无争即是一切忍辱安止。一切忍辱安止即是一切禅定不动。一切禅定不动即是一切智慧显现。一切智慧显现即是六根堪能大用。六根堪能大用即是六识堪能妙行。六识堪能妙行即是行菩萨行。所以,六入即是六度,六度即是六入,无有差别。

弟子问:顶礼师父,请问愚时如何觉。

鼎然:愚时不觉。为啥说愚时不觉?这就像喝醉酒的人问你:老兄,我如何不醉?你也许听了顿然大醉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