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从

秋。

风把落叶扫到他的门边。我循着风迹望去,见他的房门紧闭,墙上新增了四个醒目的大字:

无证经营!

文字被套在一个红圈里。被红圈套牢的字往往都带着凶恶的表情,比如说:

拆!

*

“啊?你看那些字!”

“呀!这卖肉的也得走了!”

“旁边那家饭店也印着。”

最近,这里关了好些外地人开的小店。

*

这时,肉铺的门突然大开了,就像是一个人突然张大了口准备呐喊似的,里边走出来那个利落的店主人。他快步走到马路对面,我这才注意到路这边停了一辆敞开着后盖的面包车。

“甩货了!买点不?”

“好!买点。”

*

本来我没什么可买的,但看到他那憔悴的面容,心中不由地同情他,便买了一瓶芝麻酱,付钱时觉得也应该跟他说点什么,就问道:

“你打算怎么办?”

“再等几天看看。”

“在车里卖呗!”有人出主意。

“被发现了,整车给你没收!就是要赶你走!”

“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你看大象,早走了!”

*

大象是指大象蔬菜店。我前几天见那蔬菜店的主人改行干起了外卖,骑着辆绿色的电动车给什么人家送食品。

大象很会卖菜,开蔬菜店时,他的话多得不得了,每个顾客来了,他都热情招呼。他的脑袋瓜好使,算账根本不用计算器,不管你买多少,他嘴皮子一掀一掀,就算好了,绝对没错。他的生意本来正红红火火。

关门结业那天,他那张脸上的表情我可忘不了。那种凝重会让你突然明白,什么是人生的关键时刻;什么叫重大打击;什么叫关乎身家性命的挫折。

*

这肉铺小老板跟大象不同,他平时有点傲气,生意好时只顾干活,不爱说话。问他哪块肉好,回答总是这么几个字:

“您自己挑。”

以后他怎么办呢?先前,他红光满面,那是春风得意的喜色;此时,他的脸上阴云密布,愤懑和焦虑积压在他心中,好像里面有一座火山在等待爆发。

*

第二天,我又路过他的门前,他刚好在外边蹲着,他主动冲我点头打招呼,勉强地笑一下,仿佛这笑是要讨好我,希望我再买点什么,但我这回是真没什么可买的了,只是笑着点点头,心中满是歉意地骑着单车赶紧走了。

*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顺着一条笔直的柏油马路走到了大江中间,忽然,江水漫涨。他站在江中,四面都是浩荡的江水,空空茫茫,他惊回首,不见来路,抬起头,也不知去向。


【作者:佘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