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菊为花之魂魄,其高洁在于它傲霜独立,在中国古典文学中及文化中,梅、兰、菊、竹合称四君子。
菊花的栽培历史在中国已有3000多年,早在《礼记》中就有“季秋之月,菊有黄花"的记载”。
至宋则鼎盛。宋代刘蒙泉所著《菊谱》收有菊花品种163个,这是中国最早的菊花专著。
明代王象晋所著《群芳谱》收录菊花品种270多个,公元386年,中国菊花由朝鲜传入日本,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
名菊谱:绿牡丹、绿云、墨荷、风凰振羽、帅旗、西湖柳月等。
秋来谁为韶华主,总领群芳是菊花——宋.刘蒙泉《菊谱》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楚.屈原《离骚》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宋.郑思肖《寒菊》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于一,昔有唐、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
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

刀,单刃冷兵器。
《三才图会·器用》卷六:「关王偃月刀,刀势即大,其三十六刀法,兵仗遇之,无不屈者。刀类中以此为第一。」 唐代渐改为无环的装柄刀,刀在军事上的应用,已超了过剑。
戚继光《纪效新书》:「长刀,自倭犯中国始有之。倭善跃,一进足则丈余,刀长五尺,则丈五尺矣。我兵短器难接,长器不捷,身多两断。」

秋日访友。
久违的天高云淡,久违的无牵无挂,久违的清茶浊酒。
友很高兴,孩子一样天真的笑容让我有些莫名地难过。其实,拜访他的新居,名曰恭贺乔迁,实为能够喝喝茶,说说话。
这样的年龄,这样风起云涌的时代,浸泡在危机重重的中年岁月里,即便惺惺相惜,亦难免心生“相见时难别亦难”之喟叹。
以茶对酒,这是惯常的模式。茶也酒也,殊无高下之分,更无雅俗之别,同为杯中之物,于君子之交,可以怡情,可以吐槽,可以苟且于当下,可以诗赋于远方。
很久之前他就说过,他的新居特意为我准备了惬意的读书一角,有精心设计的壁炉可供赏鉴进而取暖。我可以旁若无人地看书,喝茶;他也可以自顾自地做手工,品酒;无论夏蝉呱噪,也无论深冬夜雪,半时不嫌短,一日不嫌长,彼此心照不宣,亦无需言语。
我很期待有朝一日,能够蜷缩在那个温暖的角落里,意醉神迷地穿越到我所钟情的那个纸上世界中去。但转念一想,深冬夜雪揽《春秋》于怀抱,品魏晋之风流,未免有些奢侈。
其实,有他这一句话就足够暖心了。
后来,友微信云:没招呼好你。我回,推心置腹就是最好的招待。
临别,友满眼醉态,似有泪意,赠予《菊与刀》一书。
醉者吾也,非他。

男儿何不戴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