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的假想恋爱

PS:我的故事很奇怪     文/起名困难症少女的自我救赎


01

一个不饭爱豆的单身非大龄女青年有着大把的时光。

从来不是个自信的人,所以好的爱情和坏的爱情于我而言,都遥遥无期。

我是个不需要爱情的人。

我的爱情始于意淫。

我的想象藏着心动。


02

就算窝在家里刷着手机让灵魂出走,我也总是不愿去参加任何宴会的。人们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的相聚,都令我觉着一种假意热闹的清冷。

除了运动健身的一小时,每天我都像流体一样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宅在家里。老妈看不过去我这副和人群越来越疏离的样子,又正值暑期,决意不给我做午饭,带我赴一场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的她早年同事的女儿的升学宴。

坐定,无人相识。

无法凝神的我的大脑,坚决抵制这种无聊。

还没开席,玩弄着手里的筷子,我的眼神恍惚着飘向我左手的一家三口。

那个清瘦的男孩子挨着我坐着。也是前些年我会喜欢的样子。在某个时间段里,我从未欣赏过高大的男生。大抵是因为我在中学时期遇到的男孩子里,精致耐看的面容、温柔敏感的性格大多都融合在了那些相对来说较为清瘦矮小的身体里了。

他不高大,没有白皙的肤色。他说话的声音却有些粗犷,不似我一直喜欢的温柔气息。我猜他高中生的样子,可又拿不准。一个桌上的那些父母们都没有带上自己上高中的孩子,而各个高中也都在拼命榨干每个年级学生的暑期时光,秘密地补课。

不是高中生,也不像是年纪更小一点的孩子,穿着也不似大学的成熟气质。

你是谁?

你是为什么有空,来到我身边?


03

开席。

饭桌上的第一步总是斟满杯子。而这一桌没人喝酒。

他和他对面的人各自打开着一瓶芒果汁,急忙给周围的人斟满。两个人同时斟酒,看起来就好像是在比赛,而他抢先对手一步将手伸向了我面前的玻璃杯。

他的手是好看的。骨骼分明是从小到大都是一双肉手的我羡慕不来的。

我身体向后依靠着椅子的后背,退到他目光难以到达的地方。他低头,顺着眉。睫毛翘翘长长地盖着,眼角稍稍上提,半点英气,半点笑意。突然感觉到一阵心虚,虽然他没看着我,但是我觉着我的目光直达他眼底。

我觉得他在看着我。

他放下杯子,我回到原来的坐姿。

我张口,说谢谢,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对着让我有些紧张的人,我不敢大大方方说谢谢。他也不会听到的。就像过去的那么多年里我所有咽回口里、退回心里的感谢。

他吃的很少很挑,同我认识的很多瘦子一样。

而对于吃饭,我从不刻意矜持。容易填饱的胃和单纯靠意淫填不满的心,总要满一个。我也很少吃撑,总觉得要懂得适可而止,才有那个命长久地享受事物的美味。

拢到耳后的左边的短发,突然散下,没有征兆地冲向我碗里的汤汁。一只手急忙抓住头发顺了顺,另一只手放下筷子拿起手机,身体飞速的向后退到椅背。没有按亮手机屏,我从反光里看到我自己。汗湿的慌乱的发梢,圆润的不出挑的脸,是我自己看着都不是很爱地模样。

他在看我。他一定在看我。

按亮手机屏,打开聊天软件,随手刷一刷,对着屏幕认真地笑一笑。很久以前,有个人说我笑起来很甜。笑完我就后悔了,很甜的笑一定不是我现在这样的假笑。

但愿他没在看我。


04

当下的场面有点干,不相熟的大人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谁家令人骄傲的孩子,谁家烂泥扶不上墙的孩子。一个个大同小异的故事,一句句其实口是心非的抱怨。闹哄哄的,有点心烦。

我只想知道,他是谁。

一句响亮的发问穿透沉闷的无聊,刺激了我的神经。

“你家儿子不是要高三了吗?怎么有空来?学校下午不是补课吗?”

他是高中生。算起来小我三岁。

“他报了XX航天航空大学提前招生的专业。暑假过了就去上大学了,不用再吃那一年的苦了。”

幸运的孩子。

或许也是不太能吃苦的孩子。

嘿,我们以后一个城市呢。你知道吗?

你在笑呢。垂着眼睑,你的目光朝向哪儿呢?

你好看的手又伸过来了。我什么时候能拥有这样的手呢。

你拿起我的杯子开始倒果汁了,我这次张了张嘴也还是没能说出谢谢呢。你有看到我想说的话吗?你有看到我吗?

我烦躁地低下头看着手机屏,抬起头,感觉和你的余光相遇了呢。

你看了看我手上的手机。你想知道我在看什么吗?同学家的狗丢了,舍友又在发驾校广告了,班长脱单了。我就是胡乱看看,都和我没有关系呢。

你也拿着手机。你在看什么呢?

这场席也快要散了。我是个太没有自信的人。你想要交换联系方式吗?


05

他起身,走向宴客厅的大门。

迈着轻快的步伐,你会回头看一眼吗?

你果真没有回头看呢。

我也已经不太记得你的长相了。

现在是你离开后的第二十分钟。

我其实不是喜欢你。

我是个太渴望爱的人。

我的人生,连心动也都遥远。

我的爱情啊,始于意淫,终于荒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