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未满爱未央之断桥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看到身边太多的情侣争吵,相互指责分分合合,甚至一个人爱另一个人,爱到痛不欲生,跳楼自杀以死相逼,也没能留住另一个人。

玻璃心的我,看一次痛一次,碎一次,由同情到厌恶又到深恶痛绝。

既然感情无法保持初心恒古不变,明知是火坑,又何必贪恋那稍纵即逝的甜蜜呢?

是我心太澄明,还是这世界傻的人太多,宁愿受虐受苦呢?

我选择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因为不必烦恼担心被嫌弃,吃得太快,走得太慢,哭得太多,笑得太少。

不必担心怎么开囗说话,说什么样的话不冷场,还能投其所的让对方兴趣嫣然。

听了低俗的荤段子,假装前合后仰捧腹大笑,假装看不见抠鼻屎,假装不介意,当面剔牙打哈哈抽烟咂舌。

我是个谨慎又敏感的人,顾虑太多又想周全,可惜智力有限,只能绞尽脑汁的疲于奔命。

我累了,想一个人静一静,自由自在的。

其实一个人挺好,想怎样就怎样,不必与自己商量,更不会嫌弃自己。

无非是多了一些不理解的白眼,和一些不合群的,含沙射影的猜测。

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催男友,催恋爱,催结婚。他们说说听听就好,这世界各自过活,各自安好,深究下去,谁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特别关心谁。

我矢志不渝宁缺毋滥,三十多年过去了,我成了不急不躁的大龄剩女一枚!

2.

近来让我烦恼上火的是,租住的小屋原本既安静又整洁,自从一对小情侣搬来隔壁之后,整洁依旧安静全无了。

刚开始他们你侬我侬,茑歌燕语,时不时传来他们欢快的尖叫。可不久之后,他们口角渐多争吵不断。半夜里夜深人静,常听到女人躲角落里嘤嘤的哭泣声。

一个人搬家实在不易,况且住得久了,细碎的物什今一件,昨一件的捎回来,不知不觉的堆成了小山丘。从父辈们那里继承来节俭的优良传统,但凡化了银子买来的家当,是万万舍不得扔的。

碍于诸多原因,我只好忍受这不平静的日常,心下暗想,看这对又能折腾多久,我似乎已经预知,他们的明天,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验证答案。

然而更让我烦恼不已的是,晚上下班回家那条长长黑黑的路,影影绰绰的感觉被人尾随了。

虽然近来工作烦忙异常,压力频显,但凭我的心智应付有余,还不至于被压迫的神经错乱。作为女人,我对女人的第六感深信不疑,我的的确确被尾随了。

我虽其貌不扬,也算风姿卓越。

不知道是不是暗地里,有人喜欢上或者爱上了我的风姿卓越,还是哪些被我多次拒绝的男生,未曾彻底死了心,觉得明着来碰壁,就暗地里跟踪追随了?

还是还是我被不怀好意的坏人盯上了?……

这个想法从我的脑电波中,颤抖着跳出来,吓出我一身冷汗。

我俯下身,假装系鞋带,才发现穿着高跟鞋,无带可系。

我随机应变哆嗦着随手捡起一块大板砖,紧紧抱在怀里,惊恐不安的左顾右盼,高一脚浅一脚颤巍巍的往家赶。

回到家开门进去,早己汗湿了衣裳。

自此我背的包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沉,它需要容纳平底鞋和板砖,还备有防狼喷雾,长裙短裙一律换成了各式裤装。

我每次绷紧了神经,匆匆忙忙的走过那段狭长的路。

也不知那坏人是被板砖吓退了,还是等待时机侍机而动,只跟踪尾随,从不敢露面露影。

幸好,只是晚上那一段路,那几分钟而已,我尚且能够承受应付。

白天里,我漫不经心的过马路,甚至有时抱着手机边看边过红绿灯。

我抱着手机往前冲,一辆黑色奔驰呼啸而过,我被一只大手迅速的抓了回来,我惊魂未定的缓了缓气,环顾身后。去找那个让我,免于卷入车轮之下,碾成孤魂野鬼的大好人。

不敢说以身相许,感恩道谢请客吃饭是一定的。

可身后空空如也,临旁的几个小学生搀扶着老人过马路,不太可能是他们。

我敲了敲头,晃了晃脑,难道我产生幻觉了,还是谁有了超能力,或者我遇到奥特曼超人了。

我狐疑的边走边留意身后,我的第六感再次告诉我,原来大白天,也有人尾随我,而且应该与晚上是同一个人。

我不安忐忑,却不恐惧害怕,虽不知道那人为何跟踪尾随我,我既非明星名人又非白富美?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人并无害我之心。

这位尾随者,一定是位身手敏捷的高人,无论我怎样故意放招,轻跳挪移回旋闪过,诱其露面,却始终未能逮住他的尾巴。

我精疲力尽惴惴不安,毫无头绪的回到家,隔壁那对情侣又在吵架,女人声嘶力竭说个不停,哭哭啼啼,男人抽烟发闷,默不作声。

我心情复杂极度不安的关门,疲乏无力和衣躺在床上,不雅观的甩胳膊张腿。我苦恼无法预知那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何苦苦跟踪尾随我三月有余……

3.

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中被吵醒,原来隔壁那女人看那男人,不作声不理会她,独自唱独角戏实在无趣,愤怒的推开门欲走,可男人并没有如她所料的,去拉住她,让她别走。她失望的坐在楼梯囗,又哭起来。不一会儿,屋里的男人居然鼾声如雷,睡着了。

女人止住哭声越想越气,跑回屋里摇醒男人,像个泼妇一样骂骂咧咧。男人气极败坏的推开女人,骂她神经病。一场暴风骤雨,在隔壁屋里雷声大作,持续不断。

扰得我再无睡意。起身准备去洗个热水澡,顿觉头重脚轻,鼻塞昏沉。

糟糕,和衣睡忘盖被感冒了。我急匆匆洗完澡,冲了包板蓝根,喝尽裹着被子睡了。

也不知睡到几时醒来,头疼欲裂,浑身汗涔涔的,虚脱了般无力的支起身斜靠床头,缓了缓气。

拿起手机开机,己是上午11点,有好几通未接来电,和几条短信,都是公司打来的,和几条客户发来的催货信息。

我顿时有些失落,发现我需要帮助时,却无人来帮我。

我将手机摔到一边,努力支撑起空空的皮囊。披了件外套准备去买点吃的,腹腔唱着空城计,我的胃好饿好疼。

推开门,门口放着一个纸质大袋子,我俯身蹲下打开,里面有一把娇滴滴的百合,幽幽飘香,还有好多吃的便当盒饭,有袋装的速食水饺,还有两瓶水。还有一些感冒药,胃药,甚至还有一盒治痛经的药。

我眼里雾气弥漫,泪眼模糊,我摸了把泪眼,抬眼四望。是哪个人这么细致周到,考虑周全。你让我受不了了,快出来吧!求求你快出来吧!别跟我躲迷藏了。

我即欣喜又落漠的抱起袋子,独自推门进屋。

不想了,开吃吧。

当我把一件件物品从袋子里拿出来,发现一张小纸条,赫然跃入眼帘,我激动不已,心突突狂跳 ,我感觉心中小鹿起死回生了般,活跃无比。

纸条上字迹遒劲,刚刚有力,一看就知出自男人之手。上书:祝你早日康复!路人甲。

我一头雾水,路人甲,是他名字吗?我呵呵自嘲了几声,你真弱智,脑子被烧坏了吧,怎么可能呢?

脑海中丝丝缕缕的信息,任凭我怎么努力拼凑,也拼不出一个完整的人形。

这迫使我急迫的想知道,想揭开那躲在身后阴影里,黑暗里,神秘人的面纱,一探究竟。

我故意在大橱窗前穿梭,从玻璃的反光里隐隐约约看到,阴影下那个高大身影,戴着黑色鸭舌帽,黑色口罩,一身全黑,又或者是黑色带帽运动套装,裹着全身,没有留下一点空隙展露下他的皮肤。

真可笑,我非明星巨贾,却遇上了他这么个锲而不舍的狗崽。被激发了的强大好奇心,使我破釜沉舟心生一计。

我溜进店里,隐秘的买了一顶鸭舌帽,换了一件外套。仿佛特工般摇身一变,与才刚判若两人。

我慢悠悠的朝阴影中的他走去。在他面前停步,微笑着招呼:“Hi,你好。”

他熟练的吸了口烟,瞟了我一眼,波澜不惊,把我当成问路的了。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在烟雾缭绕中格外让我着迷。

我摘下鸭舌帽,理了理飘飘长发,摆了摆身,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大方优雅。

我直切主题的问:“你是路人甲吧,为什么跟踪尾随我呢?”

他抽烟的手僵在半空,烟滑到地上,他象个犯错的小孩,被人逮了个正着,低头胀红着脸,窘迫不安的呆立着。

看到他这副模样,我有些于心不忍,我静等了片刻。

他平静下来说:“咱们去喝杯咖啡吧。”没等我说好与不好,他就径直朝咖啡馆走去了。

我们找了个角落相对而坐,对面的他卸下帽子,乌黑浓密的头发,在光线里闪着细碎的眩光。

我心中的小鹿欢呼雀跃,吃了糖似的难掩兴奋。

我们点了两杯卡布其诺,还有春卷。谁也没有吃喝,仿佛哪些摆在面前的只是谈话的道具而已。

他酝酿了下,慢悠悠的唇齿开合:“我和她自小青梅竹马,我们一起上学吃饭,一起做很多事,然而我一直把她当姐姐的。”他顿了顿,双手握住咖啡杯,很冷,急于寻暖的模样。

他的话让我听来有些无厘头,然而他那低沉悦耳的声音,让我兴趣嫣然,不禁脱口而出:“你的声音,像主持人一样有磁性,特别好听!你是主持人吗?”

“是的,我是夜间电台主播。”

“哦,怪不得……”

他被这一曲打断了思绪有些懊恼,他本打算完整的讲这个故事吧。

我歉意的补充:“你把她当姐姐,她呢?”

“她一直把我当男朋友,她很爱我,为我做了很多事,我习惯了被她照顾。有一天,她说要和我结婚。我㤺了,不知所措,我拒绝了。她和我吵,和我闹。之后她从那断桥,当着我的面跳了下去……”他双手握着咖啡杯更用力了,仿佛要将杯子捏碎了,一滴滴泪珠无声的从他脸颊滚落。

断桥,我好象去过几次,不知什么原因桥从中间断了,一半倒在水下,一半矗立水上,站在上面,四周风景怡人,不受熙熙攘攘的行人之扰,独处这幽静之桥,眺望不远处新建的宏伟大桥,悠然自得,甚合我意。

我随手递了张纸巾给他,胸有成竹的问:“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她了。”

“不,……没有,我也不知道……那天你趴在桥边栏杆上哭,背影身形都那么象她,我激动颤抖想要跑过去抱紧你,不,是抱紧她,我想对她说,其实我很爱她,自从她走了,我便不是我了。可我知道站在那断桥上的不是她,是一个很像她的女孩子,可我鬼使神差的跟着你,尾随你。每次凌晨下班后,我都劝自己别再去看你找你了,你不是她。可下一秒,我的脚不由自主的往你家走。我不奢求什么,远远的看着你就好!自她走后,看到你才让我心安。你就把我当路人好吗?”

“路人甲是吗?”我定定的望着他说。我恼怒的想,为何人走了,才明白自己所爱,还爱得这那么深沉。

为何此刻我的心,被他的声音,他紧皱的眉头,他亮晶晶的眼泪融化了,动摇了呢?

“如果打扰到你的生活,我明天不来便是,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我想也该结束了。”他说。

“结束,你要干嘛?”

“哦,你放心,我不会干傻事的。我妈早让我去美国,我想我明天就走吧,要不呆在这儿,我怕我控制不住又来看你。”

他要去美国,从此与我毫无瓜葛了,我刚刚动了心就嘎然而止结束了。我的心颤抖了一下:“不,不,你不能去美国,你可以像爱她一样爱我,好吗?”

他抬头诧异的看我:“可是你不是她,我也无法保证爱你如她。”

“我不介意的,我们慢慢来,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好吗?”我卑微的乞求声,让自己吓了一跳。我怎么在他面前完全失去了自我。

他摇了摇头,大口喝下早己凉透了的咖啡,起身付账走了,留下一句话:“让我好好想想吧!”

4.

他果真第二日,没来跟踪尾随我了。

隔壁那对情侣如我所料一拍两散,曲终人尽。门敞开着,空空荡荡的都走了。

我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安静的让我失魂落魄烦躁不安。刚刚习惯了在吵闹声中睡觉,这会又要静悄悄,这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嘛!

我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唉声叹气,他一定是去美国了吧!也好,要不我真不知道,我还会干出什么下作事,说出什么下贱话。

半个月后,听房东说隔壁房子租出去了。日日关着门,没有半点动静声响。也不知啥人,能像个幽灵一样无声无息。

我好奇的问房东,房东说一男的,上夜班。

我心里咯噔一声,不会是他吧!心里刚潮起的欣喜激动,就被自己的声音吓退了,不会的,怎么可能呢。是的不可能是他。时间会让他忘记她,忘记我。

时光老人啊!怎么才能让我忘掉他呢?不再对一见钟情的他犯花痴。

他那安静忧郁的眼神,像星星挂满我的天空。他那悦耳动听的声音,总在我耳边回响。连他的眼泪都变成了珍珠,串在我的脖子上。我发现我走火入魔般想他。

我百无聊赖的走到阳台去收衣服,看到隔壁那件黑色外套,孤单的在风中飘摇。似曾相识的黑色外套,对,是他的,是他的,是他的!

我跌跌撞撞去敲隔壁的门,良久门开了,他惺忪着双眼,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眯眼看着我。

我喜极而泣扑到他怀里。他不知所措,拥着我,心砰砰直跳。

而后,我们顺其自然的恋爱了,像其他情侣一样。

他做好吃的饭菜给我吃,他凌晨下班怕吵到我,就到隔壁休息,做好早饭,端过来给我吃,他宠溺的喂我他做的煎饼,替我擦嘴角的奶渍。

我幸福的像花儿一样,娇俏甜美。同事们都说我变漂亮了。是的,遇到爱的人怎能不美。

我这个三十好几的大龄剩女,终于找到了迟来的爱,脱单了!

我亲昵的唤他路人甲,他爱意浓浓的唤我云儿。

我问为何叫我云儿,他说你就像天边的云彩那么美,那么纯洁可爱呀!

我信以为真,后来才知道之前的那个她叫云儿。

为了回报他的爱,我开始笨拙的尝试做饭给他吃,我满怀期待的将我做的美食,端到他面前,他开心的夸张的,大快朵颐,他大口的咀嚼吞唵,呛得眼泪汪汪,咳嗽不止。原来他不能吃咖喱,我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他摸着眼泪轻轻悠悠的小声呢喃,好想念姐姐做的饭菜啊!

我心一凉,默默的收拾狼藉的桌面。

我不死心的为他洗好白衬衫,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衣柜里,以为他穿时,一定会夸我。

为了洗领子上的脏污,我放了一点84漂白。他穿时皱了皱眉,又脱了下来,我问怎么了,为何?

他说太硬,84味太刺鼻受不了。以前姐姐要用金纺泡,柔和细腻飘香。

我失望的坐在沙发里,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上她是吧,我想对他吼,不要在我面前提她。

更糟糕的是,我在他笔记本深处,发现了她的照片,清纯可人,如天边飘忽的白云。,

我重重的合上电脑屏幕,满腔的愤怒和恨无处可缷。

凌晨他如常下班回来,在隔壁悉悉索索的拾弄,洗好澡,钥匙开门进来,我假装熟睡,纳闷他今天为何不等天亮了,就进来了。

他在我身侧躺下,转身抱住我,热烈的吻我,呼出的气流带着酒精气味,冲入我的鼻息之间,他燥热的吻得越来越猛,口齿不清的喃喃自语,云儿,云儿,云儿,我想你……

我推开他猛的坐起,啪地打开灯,突然的强光照射下来,眼睛不适,吓他一跳,他伸出手遮住光。酒意醒了大半。

我沒等他理清思绪,便怒不可遏的嘶吼:“你满脑子都是她是吧,就连和我亲热你都想着她,我一个大活人,无论做什么都比不上一个死人。她究竟好在哪里,你中了她的邪了是吧?无论我怎么努力,终究得不到你的心,因为你的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她,满满的都是她……”我边哭边吼,不顾形象的撒泼。

他坐在一旁冷冷的抽烟,淡淡的说:“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不能保证象爱她一样爱你。你说不介意,现在怎么突然又这么介意了呢?”

我被问的无话可说,都是自己做贱,又能怪谁呢,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我擦干眼泪冷冷的回:“都是我的错,我以为时间会让你忘记她,爱上我。”又自嘲的笑笑:“我真幼稚,怎么可能呢!”

我红着眼和他说了最后一句话:“我累了,咱们分手吧!”

5.

第二天我简单的拾捡了几件衣物,悄悄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向公司请了一个月假,找了个僻静地独自疗伤。我痛不欲生,行尸走肉的独自游荡。

我看到花,花儿变成了他的脸,看到树,树变成了他伟岸挺拔的身躯。我躺在床上闭眼不动,他的眉眼在我脑海里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闪过。

离开他,他却仍无处不在,如影随形。

夜里做着同一个噩梦,梦见自己被锁在水底迷宫,怎么走都走不出去,我着急的坐地痛哭。腿脚上的肉一块块的往下掉,血肉模糊,血管肿胀得粗粗大大。我拼命的将掉下来的肉,一块块往腿上贴,将那些血管拉扯着抽,却怎么抽也抽不尽,被噩梦惊吓得冷汗直流。

半月不到,我就瘦了三十几斤,看到镜中的自己形同骸骨,我讨厌自己变成了之前所厌恶的,深恶痛绝的人,为爱赴汤倒火。

我盲无目的游走,如同梦游一般。我也不知道我走了多久,走到哪里了。到了尽头,仔细定睛一看,原来是断桥,是她的魂领我来的吧。她在水里一定很孤单,我去陪她好了。我们都爱同一个男人,对了,我要问问她,为何人死了还霸占着他的心,不走的干干净净?

我纵身一跃,落入冰凉的水里。水亲吻着我的身体,浸润着我的肌肤。

那些折磨我的痛苦噩梦都无影无踪,结束了。

明天,他会不会发现自己像爱她一样爱我了呢?一定的!我微笑着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6.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他怀里,我不会在做梦吧。或者他和我一样也死了。

我紧张的问:“路人甲,半月不见,你不会想不开也死了吧!”

他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一缕一缕的垂下,他摇了摇头,不知是泪是水还是汗溅了我一身,他紧紧的抱着我,勒得我的胳膊发疼,胸囗发闷。

啊!我能感觉到痛,我还没有死!

我推开他问:“我们都没有死,还活着对吗?”激动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下来。

他没有回答我,拥我入怀,吻干了我的泪,吻我的唇,我们唇齿交合。

咸咸涩涩的幸福如潮水般漫过我们。

我是她,又或者她是我,都己不在那么重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在四川中部的小村庄,四面由两座大山环绕。一座山形式卧倒的犀牛,故名犀牛山。另一座...
    云儿_阅读 455评论 2 2
  • 今日做下的事: 看专栏文章。 把经验总结大致上写好。 写日记总结。 练双截棍。 参加武协的换届面试。 对一些事情的...
    文建伟CZYH阅读 274评论 0 1
  • JSP文件管理后门工具jsp-file-browser 在网页后门中,快速浏览服务器文件非常重要。为此,Kali ...
    大学霸IT达人阅读 734评论 0 0
  • 随着冰雪的渐渐消融,大地慢慢褪去了冰封的颜色,一阵阵绿意伴着春风走了进来,吹的人心头一暖,令人笑颜盛开! 对于四季...
    诚色小语阅读 166评论 0 1
  • 扫地的时候! 门前刮来两片银杏树的叶子。 轻轻地捡起来, 寻风追去, 远处 那一树焦黄, 绚丽了整个秋天。
    扑忒阅读 140评论 0 0
  • 让自己慢一点,多闭嘴一些,看到孩子思考的价值,提供有准备的学习环境。不妨当一个观察者,感受者,也树立一个自己学习的...
    芊芊意树阅读 464评论 0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