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归人

打在车窗上的雨声越来越大了,回荡在深冬的夜晚,格外凄凉。

若不是刚刚又和那女人纠缠了一阵,此时应该已经进入市区了的。他如是想着的时候,瞄了一眼车里的电子计时器,已是凌晨十二点。

“我还是回去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穿衣服。

“不是要在这里过夜么?”依然躺在被子里的女人问道。

“嗯,不了,今天还是回去。”

女人不再说话。

“我想我们能早点在一起。”

女人的声音与皮带扣发出的金属碰撞声混合在一起,让他稍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多久?

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计算着。

可他已经记不清这一切是从何时开始的,他只觉得差不多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这样想的时候,车子已经驶入了市区。

周围的一切都很寂静,只有雨落的沙沙声。

路灯不时地透过车窗闪过车内,每每此时,他就会不经意的看一眼后视镜。于是他看到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英俊的脸,虽然已是近四十的年龄,可这张脸上并没有显出一般中年男人的不堪,相反,正散发着一股坚毅的英气,这是属于他,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的魅力。但是他依然觉得缺少了什么,或者说失去了什么,从他的脸上。

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是一条短信。

“想你”

这是那个比他小十五岁的女孩发过来的。

他只是默默地放下手机,她发来的所有小女人一样的短信,他从来不予回复,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不知道她说的一切是不是真的。他只是每个月里不时地去他送给她的别墅里过夜,也会给她带些小礼物。然后她就会对他百依百顺,万般温柔。这个时候,他就觉得仿佛找到了那失去的东西。

然而这样的感觉也很快就流逝了。

她也有她的男朋友吧,他们才是真正的恋人,牵着手走在街上,夏天的时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互相喂着冰激凌,然后拿着他给她的钱购物,旅游。

不知什么时候,他有了这样的想法。虽然他没想过从她那里得到爱情,但是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即使和她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了。

只是他无法让自己停下来,再加上她刚刚说的一句“我想我们能早点在一起”,让他又有了几分动摇。

转过这个街角,就回到自己家了。

他家在市区里一座普通的居民楼里。这是他刚刚开始在这个城市打拼的时候的住所,那时,他刚刚和妻结婚,拿出几乎所有的积蓄买了这样一间屋子,不大,但是干净整洁。

本来当初妻是不赞成结婚的,妻说他的事业刚刚起步,正是要用钱的时候。但他坚持要结婚,他说要早点给妻一个安定的家。钱花掉了,还可以挣回来。

后来,他真的成功了,他说要买一套更大的房子,但是妻说在这里住惯了,不想再搬出去了。这次,他顺了妻的意。

那一年,他三十,她二十八,两人都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在结婚纪念日那一天,他推掉了所有事,买了大大的蛋糕和一束鲜红的玫瑰。那一晚,妻的脸庞在烛光的映衬下,格外美丽动人。他走到她面前,单膝下跪,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钻戒,牵过妻的手,为她戴在了无名指上。“当初穷,婚礼办得也简单,现在为你补上结婚戒指,希望你不要怪我。”然后,他轻吻了妻的手。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他的脸上。

当他把车停到停车场里后,熄掉火,点燃一支烟,想起了往事。

一支烟灭了,他打开车门。上楼。

打开门,屋里的暖气一下子驱走了外面的雨留在他身上的寒意。

他换了鞋,轻轻的走到了他们三岁的孩子的卧室,他开了床头灯,柔柔的橘色光里烘托出了一个安详熟睡的孩子的脸庞,他看到了孩子枕边放着一本童话书。他轻轻的吻了孩子的额头,关掉灯,走向了更里面的他和妻的卧室。

可是他发现妻不在床上,再去洗手间,也不在。

妻不是会深夜不归家的人。

他站在客厅里打了妻的手机。

阳台上有什么随着他呼出的信号频率,闪烁着微弱的光。

他打开隔门,来的阳台。这里没有暖气,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然后他打开了阳台的灯。

之后他怔住了,他看见妻穿着睡衣,只披了一件外套,坐在地板上,靠着落地窗。

他忽然感到心头一紧,生完孩子后,妻的身子变得很弱,也有过突然晕倒的前例。但这一年已经稳定下来了。

难道……

他赶紧弯腰下来,靠近妻,才发现她只是睡着了。

他不明白妻为什么会睡在这种地方。

妻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他轻轻的将她的头发捋到而后,突然他发现岁月的痕迹已经出现在了这张他曾经深爱的脸上。他有多久没这么仔细的看过妻了,以至于他没发现,妻比以前憔悴了许多。

他抱起妻,感觉妻的体重,比以前反而轻了许多。

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窗上有一处的水汽比其他地方要浅许多,凑近一看,可以看到楼下的街道两旁,路灯的光下依然是雨水连绵。

忽然他明白了妻为什么会睡在这里,但他不知道那些他说过要回来却最终没有回来的夜晚,妻是不是就这样在这冰冷的地板上过了一夜。

他有忽然想起,刚刚结婚那会儿,每次他刚一到家门口,大门就会自动打开,迎上前的是妻那灿烂的笑容,天真无邪的如同十七岁初恋少女的笑容一般,他一天的疲倦也就在这笑容里瞬间消退了。

他哭了,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忘了该如何哭。但这一次,他真的哭了。

把妻抱到床上,并为她盖上被子后。他一个人又回到了阳台,看着窗外的雨,他又想起了和妻的第一次约会。

仲夏的天气,让人捉摸不定。

万里晴空忽然就聚拢了黑云,然后暴雨就毫不理会人心的泼洒下来。

他坐在公车里,心急如焚。

今天的交通格外差,他已经迟到了,而大雨,更让车子寸步难行。

终于,他坐不住了,他让司机开了门,便冲进了雨里。

雨水很快湿透了他的衬衣,可他已经不顾一切的开始飞奔了起来。脚下一个趔趄,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用手抹掉流进眼睛里的雨水,继续飞奔着。此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到她身边去。

终于所有人都躲起来了,路上只有他一个人在跑着。

公园门口,一个白色的身影,如同绽放在夏雨里的荷花,亭亭玉立。慢慢的,由模糊到清晰,映入他的眼帘。

“笨蛋,你为什么不躲起来?”他顾不上喘口气,就用训斥的语气大声说着。

“我怕你找不见我着急呀。”雨水顺着她秀美的脸颊汩汩流下。

他看了她一眼,用剩下的所有力气把她拉进怀里,紧紧地。

他终于明白自己失去的是什么了。

他拨了一个电话。

“如果你要钱的话,我会给你,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他一回身,才发现妻就在他身后。

他有些局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回来了。”妻的声音,让这没有暖气的阳台也暖和了起来。

“对不起,回来晚了。”

再一次,他把妻揽进了怀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