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于坚守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雨与雪交织在一起,有人说它们是一对孪生兄妹,一年里也就相聚几次,很不容易。今天它们又相约从清晨的雾中轻盈而来,此时此刻让我想起了《清明》 唐 · 杜牧的诗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在我的记忆里,清明时节几乎都是如此的情景,心里跟随着雨雪的飘洒默默地滴淌着思念之情,甚至睡梦里对亲人的怀念泪水打湿了枕巾,默默地坐在床边发着呆。黑夜里大街上的路灯闪着微弱的灯光映进了卧室的窗户,透过橘黄色的窗帘给白色的棚顶增添了淡淡的橘色。伴随着那一缕橘光眼前有了许多光影,记忆的闸门被时光慢慢地撕开。一声谛哭来到了陌生的世界,吸吮着母汁慢慢成长,有多少次因不懂事让父母痛心?有多少次让父母开心流泪?有多少次聆听父母的教诲?无从记得,但在他们的心里一定记得清晰,他们也是带着念念不忘的眷恋离去。虽然在祭祀的日子都没有忘却,但那是阴阳之间的对话,谁也听不懂谁也不明白,就是一种沉甸甸的寄托而已。一张张冥纸一束束鲜花一碟碟菜肴能代替寄托和思念吗?我想只有天空中那一片片乌云和飘落的雪雨,才是深深的怀念。

母亲生前常常唠叨,老人在家就在,等老人都走了,家就不是以前的家了。没有经历过就不会知道经历过程的滋味,一旦有了这个过程,才真正地理解其中的道理。每次路过家乡的路,看到当年父亲栽下的那些曲柳树都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就有一种自豪感,因为它们小时候也是我小时候给它们浇过水,根深深地扎在黄土地里,经历了无数次的风雨和寒冬的历练,没有被击倒,那是它们的精神和品质战胜了一切。此时想起母亲常说的一句话,家再穷再破都不要紧,日子是过出来的,金窝银窝不如这个狗窝窝。是呀,人没有人精气神就没有了求生的动力,没有根植于生我养我的土壤,就没有着落,总有一种飘着的感觉。

落叶归根如同花落化作春泥更芳香。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好男儿志在四方,为国强而努力学习和工作是对国的奉献,值得称赞。随着周边的人父人母走进子女生活的区域,疼爱与无奈交织在一起,又有多少的心酸与不解能流露?或许只有维系根的土壤知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