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万年(假如穿进射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水澄澈,如一枚流动着的水晶,在阳光照耀下流光溢彩;天空湛蓝、薄薄的白云仿佛一抹轻纱,淡淡地拂在蓝色的绘布上,随意变幻着形状,美得让人沉醉。

同这白云一般让人沉醉的还有蓝天碧海上的一抹倩影,一个冰肌玉骨的美人。此时这美人正躺在一个橡皮艇上,举起纤纤玉手迎着日光观看,皓腕上一枚钴蓝色的镯子正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美得炫目且妖娆。

“这个东西真的能让我心想事成?”美女也就是清浅喃喃自语道“该不是那个老头信口胡说的吧,也难得我竟然相信了”。说罢无奈地撇撇嘴,同时略显调皮地念到“镯子啊镯子,如果你真的有神奇的力量,那么就让我立刻见到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吧”。说罢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腕上的手镯,仔细的眼睛眨也不眨,生怕错过一丝变化,结果看了半天,什么变化都没有,不由得泄气般的垂下手臂,手脚呈大字型摊开躺在橡皮艇上,对着天空大喊道“贼老天,你又玩我!”

话音未必,只听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宿主出言不逊,启动狂风暴雨传送模式!”

清浅还没反应过来,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就起了滔天巨浪,一个浪头就掀翻了清浅的橡皮艇,清浅眼前一黑,随之失去了意识。


咳咳咳,清浅只觉得整个人好像在滚筒洗衣机里滚过了一般,胸腹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不由得一阵猛咳,咳的肺都要出来了一般才略略停下,抬起头无意识地四下里打量。只见周围稀稀落落围了好几个人,清浅的脑袋还有点不清醒,连带着视力也模糊了很多,只能隐隐看清是一帮穿着古装的男人。

古装的男人?清浅的眼睛霍的睁大,没错,真的是穿着古装的男人,为首的一人约莫十八九岁,一身锦袍,服饰极为华贵,英气勃勃的大眼正略带好奇的打量着自己,而在他的周围,正三三两两散布着几个身穿盔甲手握长枪的士兵。再往周围看,没有摄像机、没有导演、只有高耸的桅杆和船帆,自己竟然正在一艘大船上,怪不得觉得身下略有摇晃。

“这是哪?你是谁?”清浅略带警觉的开口,同时缓缓从甲板上爬起来。

“在下完颜康,这是小王的船,小王的手下发现姑娘孤身漂浮在海上,所以救下了姑娘”那个俊美少年拱拱手开口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色略略发红,眼睛也四下乱瞄,但就是不看清浅。周围的士兵也一个个侧了身子对清浅,仿佛见了什么怪物一般。

清浅却来不及想他们的奇怪之处,只是被少年的第一句话惊在了原地,反应了一下猛地向前一扑,双手揪住少年的领子,急切地问道“你说你叫什么?”

少年似乎被清浅吓了一跳,竟然被一把揪个正着,但看她似乎并无伤害自己之意后连忙摆了摆手让周围正要上来的士兵退下,同时略略尴尬地开口道“姑娘,能不能麻烦你把衣服穿好”。

啊?清浅脑子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顺着完颜康略略尴尬的视线看向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穿的是连体泳衣,虽然外面又套了件波西米亚长裙,但是坦胸露胳膊的,在这帮古人眼里也算有伤风化了吧,更何况长裙沾了水,紧紧贴在身上,曲线毕露,和没穿也没什么区别,难怪刚刚周围人的表现都怪怪的。

“呃,不好意思,麻烦借我件衣服。”清浅松开完颜康的衣领,略略尴尬的退后一步,背对着众人开口道。紧接着就感觉一阵风声,一件衣服从天而降兜头盖脑的把清浅埋了起来,清浅扒拉了几下,才发现是件白色的披风,领口和下摆都绣着淡淡的花纹,低调的华丽,连忙系在了身上,披风很大,刚好把清浅完整的包裹起来,隐隐的梅香从披风上传来,让清浅有些微微的失神。

“海上风大,小王爷怎不请姑娘进仓里坐坐。”一个风流但并不轻浮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清浅从梅香中猛地回神,不由得顺着声音看去,甲板的高台上正放置着精致的桌椅,一个白衣公子正坐在椅子上赏风喝茶,约莫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容俊雅,英气逼人中又邪气浩荡,猎猎海风吹拂着他的白色衣衫,明明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却又流露出如雪的凄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浅不由得呆愣在原地。这面容、这装扮、这气质、这说话的语调,难道是他?清浅上下唇微微颤抖,想说点什么却连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有两行激动的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姑娘!”完颜康和白衣公子同时惊诧的开口,两人目光游移不定的上下打量清浅,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刚才说你叫完颜康?”清浅上下唇翕动了片刻,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激动使她的声音微微发颤,看到完颜康点头后又紧接着问道“你父是完颜洪烈?”见他又是点头后不由得大喜,声音也越来越激动“那他是?”

完颜康疑惑眼前女子的一番奇怪反应,但见女子脚步虚浮,吐气粗重,料定她没有半点武功,是以不曾加以戒备,疑惑地开口道“这位是白驼山少主欧阳克,姑娘认识么?”

清浅只觉得脑中轰隆乱响,所有的思绪都飞散了,唯有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是他,真的是他,天可怜见,我真的见到了他!臭老头没有骗我,镯子真的能够心想事成!

“在下欧阳克,敢问姑娘姓甚名谁?我们认识吗?”高台上的欧阳克微微欠身问道,嘴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向清浅。

清浅平复了好半天才略略头脑清明,没有急着回答欧阳克的问题,只是一步一步缓慢却坚定的向着高台走去,每走一步,眼睛就湿润一分,每靠近一点,嘴角就上扬一分,等到清浅站在欧阳克面前时,她已经眼含热泪却笑容满面了。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欧阳,我叫水清浅,因为三个字都带水,所以小名叫淼淼,你可以叫我淼淼,我家人就是这么叫我的。”清浅透过泪光看着惊疑不定的欧阳克轻轻开口道“你不认识我,可是我却已经认识你很久啦”。

“淼淼姑娘此话何讲?为何姑娘认识我很久了,我却不认识姑娘?莫非,姑娘是倾心爱慕于我么?”欧阳克心里已掀起滔天巨浪,面上却依旧是淡淡的漫不经心,甚至语调里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流不羁。

清浅低头轻轻一笑,刚要开口打趣他,目光却猛地一凝,欧阳克是坐在椅子上的,然而他的腿却搭在了身前的一个同椅子等高的凳子上,一条白色的锦被正盖在双腿上,把膝盖以下盖了个严严实实,淡淡的药味混着血腥味飘入清浅的鼻子。

“你的腿!”清浅惊呼一声,立刻蹲在了欧阳克身边,伸手就去掀薄被。却不想一双修长白皙的手立刻抓住了清浅的手腕,制止了她的动作。同时轻轻浅浅的声音传来“姑娘唐突了吧”。

清浅抬头,手的主人正是欧阳克,只见他淡淡的看着自己,嘴角虽然微勾,笑意却未到达眼底,反而满是凄凉和痛楚,只是埋得太深,不易被人发现罢了。但是清浅是谁?那是心心念念迷恋欧阳克多年的人,又怎会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背后的含义呢?所以她略略用了用力就挣开了欧阳克的钳制,同时语气轻柔却坚定的说“让我看看”。

说着掀开了锦被,果然,白色的裤子上隐隐有血色印出,药味和血腥味混合着扑鼻而来,显然已是受了重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浅颤动着手轻触了一下欧阳克的断腿,只一下就如触电般缩回,同时终于抑制不住的瘫软在地,抱着欧阳克的一条胳膊哭了起来,边哭边喃喃自语道“我就知道,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让我见到你,果然,果然,老天就是玩我。贼老天,既然你能送我来射雕,为什么不让我早一点来,为什么不让我救下他,为什么要让他遭受这一切!我恨你,我恨你!”清浅说着猛地把手腕上的镯子往地上砸,直砸的甲板咣咣作响。

“臭丫头发什么疯?吵死人了,再吵就把你扔到海里去”一个似锵锵金属之音的声音从船舱里传来,紧接着一个高达的身影大踏步走来,身穿白衣,高鼻深目,脸须棕黄,英气勃勃,眼神如刀似剑,甚是锋锐,正恶狠狠的看着清浅,仿佛仇人一般。

“叔父不可,”欧阳克立刻拉过清浅藏于身后,“淼淼姑娘没有恶意”。

“哼,吃里扒外的东西,早晚要死在女人手里”欧阳锋生气的冷哼,负手站在甲板之上,目光直视远方,没有再看清浅。

清浅却丝毫不怕他,从欧阳克椅子后面探出身子说道“嘴硬心软的欧阳锋,好好和欧阳克说话你会死啊”。

“臭丫头”

“淼淼不可”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怒目而视的欧阳锋,一个是颇不赞同的欧阳克。

“好啦,好啦,服了你们了”清浅举起双手“看在欧阳克的面子上,我道歉,我道歉行了吧”。说罢嘟嘟囔囔道“本来就是嘛,明明关心欧阳克,偏偏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累不累啊,武功天下第一有什么了不起,《九阴真经》有什么好的,心心念念都是天下第一,无聊”。

“小丫头你说什么?你知道《九阴真经》?”清浅的声音虽小,但是在座的都是武林高手,耳力惊人,又怎么会听不到呢?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西毒欧阳锋。只见他一个箭步,清浅还没反应过来呢,整个人已经被他抓在了手里,他的两只大手如铁钳般紧紧钳制清浅的双臂,饶是他放轻了力道,也让清浅不由得惨叫出声。

“叔父放手,你伤到淼淼了。”欧阳克急着出声,想要上前却因为腿脚不便而重新跌回椅子,看着清浅在欧阳锋手里挣扎不由得暗暗心焦。

欧阳锋只是心急,并不是要伤清浅,是以清浅惨叫后就已经放松了钳制,清浅一得自由立刻回身跑回了欧阳克身边,躲在他身后一边揉被抓的发疼的双臂一边生气的喊道“《九阴真经》有什么了不起,我还知道《九阳真经》呢,不只《九阳真经》,凌波微步、六脉神剑、小无相功、天山折梅手、天荒八合唯我独尊功我都知道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丫头,你当真知道《九阴真经》?”欧阳锋震惊又狂喜的看着清浅,欧阳克和完颜康也诧异的看着清浅,不知道她所说是真是假。

清浅眼睛一瞪“我当然知道,”同时眼睛又滴溜溜一转,心里说道,不只我知道,读过金庸小说的人都知道好么。

“在哪里,快告诉我!”欧阳锋急切的问道。

“喂,当务之急是治好欧阳克的腿好么,《九阴真经》着什么急,它又不会跑”清浅翻了个白眼。

“他又怎么能和《九阴真经》相比!小丫头快告诉我《九阴真经》在哪里?不然老夫杀了你!”欧阳锋接话很快,丝毫没有看到欧阳克的脸因为他的话而刷的变得惨白,灿若星辰的眸子瞬间灰暗了下去,整个人散发出死寂的气息。

欧阳锋的话一出口,清浅就觉得要坏,果然,欧阳克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然后凄凉一笑,慢慢低下了头,清浅心疼的不得了,忍不住伸手从后面环住了欧阳克的脖子,把整个脸埋进了他的颈项,一股淡淡的梅香袭来,和她身上的披风是一个味道的,原来刚才伸手帮她的人是他,欧阳克啊,果然是风流却不下流,这样的浪子动起情来,又如何叫人不爱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是他却不知道,能伤害他的人,只有被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啊。首先就是他的叔父,他求而不得的那点点亲情,荒岛上给他烤只兔子都能让他欣喜雀跃的像个小孩子,却也往往伤他最深。然后就是黄蓉,他动了心,苦守礼教不敢冒犯,却被她设计砸断了双腿,他却丝毫不怨。最后是穆念慈,那个让他感动后爱上的女子,最终却捧给他三杯毒酒。

欧阳克做错了什么?他不过是个求爱不得的可怜人罢了。为何老天待他如此薄情,竟是不肯怜他半点温情?!

泪,一点一滴的顺着清浅的眼角滑落,落入欧阳克的颈项,烫的他心底发热。

“淼淼姑娘”欧阳克低声喃喃道。

“我在”清浅鼻音重重的答了一声,“欧阳,你别伤心,他不要你我要你,我会治好你的腿,我会陪你练绝世武功,我会陪你看遍天下的山山水水,我要你以后的日子都只有幸福,只会微笑,再不让你伤心皱眉,相信我,我要让你幸福。”

“臭丫头,你们还要抱到什么时候?难道要生个娃娃出来么?快告诉我《九阴真经》在哪?”欧阳峰急急的吼道。

“着什么急,告诉你就告诉你”清浅被他那句“生娃娃”弄了个大红脸,一抹眼泪站了起来,但是没等她说下一句,一个机械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提醒宿主,因能量不足,20分钟后即将带宿主原路返回补充能量,请做好准备。”

“老天呐,你劈死我吧”清浅扶额呻吟,同时看着腕上的钴蓝色镯子恨恨道“你想玩我吧,我才来你就要让我回去?玩我呢啊,要回去我也要带欧阳克一起回去。”

“能量不足,携带不了其他生命体,否则可能迷失在时空隧道里,化为飞灰”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能量不足,关闭问答功能,18分钟后强制启动传送”。

“shit!”清浅咒骂了一句。

“臭丫头,你搞什么鬼?你在和谁说话?”欧阳锋恶狠狠的盯着清浅,同时四下打量着,戒备她随时逃离。

清浅一愣,才惊觉他们听不到镯子的声音,只听了自己的“疯言疯语”,不把自己当做妖孽才怪。果然,四下一看,欧阳克和完颜康都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欧阳克更是紧紧攥住了清浅的手,声音微微发颤的问道“你要走?”

“欧阳”清浅的泪险些又掉下来,“我不想的,对不起,我不想的”。

“所以,你还是要走么?”欧阳克的声音轻飘飘的,“刚刚你说的话果然都是在哄我的么?”说罢凄凉一笑,“可怜我竟差点信了你,枉负了我风流少主的名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是的,我没有骗你,”清浅见他的笑里凄凉中带着绝望不由得心头大痛,急急地解释道“欧阳,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了你整整九年,从中都城里你刚出场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你白衣骏马,轻裘缓带,双目斜飞,极尽风流,特别是你铁扇落下的那一垂目、一抬眸,一眼万年。”清浅握着欧阳克的手放在脸上摩挲,眼里含泪的笑道“你的自负、你的清高、你的聪明、你的迷茫、你的渴望,我都明白,我看着你一路苦苦挣扎,求爱不得,我好心疼,我好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可是天可怜见,冥冥中我竟来到了你身边,我简直高兴的不能自已,可是对不起,欧阳,神器出了点问题,我需要暂时离开一下,但是你放心,我既然能来一次,就能来第二次,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一定会的。”

欧阳克大惊,心里如翻江倒海般翻涌起来,脸上却只是怔怔地楞在那,不做任何反应。

清浅知道要他消化这些信息需要一段时间,要他立刻相信自己也很困难,但是时间不多了,除了和盘托出外她真的别无他法,她不能在给他希望后又让他绝望,那不如自己从未出现过,所以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别人当做妖孽了。而且眼下还有几件重要的事不得不抓紧交代,不然时间一到,她就真的要抱憾终生了。

想到这,清浅朝欧阳锋招手“老爷子,我可以告诉你《九阴真经》的下落,但是你须得答应我三件事。”

“哪三件事?说来听听”欧阳锋大喜道。

“第一件事,欧阳克的腿急需救治,我要你发誓必须治好他的腿后才能去找《九阴真经》,不然就咒你这辈子都当不成天下第一,你答应不答应?”清浅竖起一根手指道。

“克儿的腿是一定要治的,我答应你就是”欧阳锋答应的很是痛快。

“好,算你有良心”清浅快速说道“欧阳的腿是粉碎性骨折,一般的大夫根本看不好他,你也不必浪费时间去寻什么太医和江湖郎中,你只需记得,往西域金刚门去寻一味名叫‘黑玉断续膏’的东西就可以了,它可以治愈碎骨,欧阳的腿伤自然可以痊愈。”说着说着清浅突然一拍脑门,“糟了,我这个脑子,‘黑玉断续膏’是倚天里才有的,是南宋末年火工头陀所发明的,也不知现在他研制出来没有。算了,不管了,你就去找一个在少林寺偷学武艺杀人叛逃的火工头陀吧,他能救欧阳,如果他现在还没有‘黑玉断续膏’,那你就带着他去找黄老邪,他俩肯定能研究出来的,而且黄老邪有一套‘旋风扫叶腿法’,能让他脚筋断了二十多年的徒弟重新恢复行走,想来让欧阳练练也是极好的。你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臭丫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欧阳锋怀疑的问清浅,欧阳克和完颜康也惊讶不已,不过一个是被惦记的心里高兴,一个是羡慕嫉妒恨。

“这个你不要管,时间来不及了,下次和你解释吧,第二个条件是,你日后不得做任何让欧阳伤心的事,你要多关系他,多爱护他,你答不答应?”清浅急切的说,时间真的紧迫啊亲。

“我答应”欧阳锋也很是痛快。

“好,第三个条件是,你须得看好欧阳,不得让他身边有任何莺莺燕燕,尤其是黄蓉和穆念慈,你答不答应?”清浅唯恐黄蓉和穆念慈再害欧阳克姓名,所以郑重的强调道。不想这番话落在众人耳中却是另一番含义。

果然,欧阳锋大笑道“好好,我答应,小丫头醋劲还不小,等我找到《九阴真经》后我亲自给你和克儿主婚,必让你心想事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清浅大囧,但是来不及解释“好,我这就把《九阴真经》的存放地点告诉欧阳,等你办到第一件事后他自会告诉于你。”

说罢,清浅转身在欧阳克耳畔低语数句,见欧阳克点头记住地址后,不由得心里一定,抬头微微一笑。这一抬头正好和完颜康的视线对上,不由得被他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镇住,呆愣了一下。欧阳克感觉灵敏,立刻拉着清浅就想把她护到身后,却不想清浅却挣开他直接朝完颜康走去。

完颜康也很是诧异,不由得问道“淼淼姑娘有何事交代小王?”

“完颜康”清浅轻轻地开口“不管你是叫完颜康还是杨康,不管你是想做金人还是宋人,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就好:无愧于心。”说着无视完颜康震惊诧异的眼神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少林寺的藏经阁里有一本《楞迦经》里面藏有一本绝世武功秘籍《九阳真经》练成后可百毒不侵、内里增长飞速,比《九阴真经》还要厉害,我希望好运气不是一直都是郭靖的,你也可以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加油吧!”说罢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而且你和穆念慈生的儿子一定要叫杨过哦。”

完颜康愣愣的呆在原地,想不到自己苦苦追寻的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不由得有点震惊。

清浅却无暇顾忌许多,只觉得身子越来越轻,知道时间不多了,快速的回到欧阳克身边,同时从脖子上摘下一条水滴状的水晶项链给欧阳克看“这条项链是我从小戴到大的,送给你,我不在的日子就让它陪在你身边,定能保你平安的。”说着不由欧阳克反对就给他戴在了颈间。

欧阳克此时也已收起了招牌似的浅笑,目光深沉的看着清浅,从腰间摘下一块墨色的玉佩交到了清浅手中,只说了一句话“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不要言而无信”。

“我会的,”清浅浅笑着点头,“等着我”话音刚落只觉得腿部越来越轻,低头一看,果然从脚开始,自己的身体慢慢变成了透明,很快,清浅只来及向欧阳克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后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欧阳克的手快速伸向清浅的方向,努力想要再一次握住她的手,然而却抓了个空,只得慢慢收回放在胸前缓缓握紧,那里正有一条项链贴着他的心脏,仿佛清浅就在那里,然后,他慢慢笑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蔚蓝平静的海面上一个空荡荡的橡皮艇霍的出现一个人影,只见清浅裹着一件白色的披风侧卧在了橡皮艇里,左腕上的钴蓝色镯子发着淡淡的光,如玉的右手里正紧紧攥着一枚墨色玉佩,她把头又往泛着梅香的披风里埋了埋,幸福地笑了。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第四期+白山碧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武侠·同人·谈写作有奖征集:创说我的“金庸” 写在最初:08版欧阳克俊美、智慧、清高、自负、风流却不下流,让人又爱...
    白山碧玉阅读 864评论 49 38
  • 第一回:风雪惊变 概述:杨家村郭杨二人英雄之后,同仇敌忾,因丘处机的出现惨死于官兵之手,包惜弱天生善良,救了六王子...
    唐纵凌阅读 1,573评论 0 4
  • 金庸先生在《射雕英雄传》后记中说,“大概由于人物性格单纯而情节热闹,所以《射雕》比较得到欢迎……但我自己,却觉得我...
    莠子阅读 452评论 4 3
  • 刚刚看到一篇文章,说降低你的期待值,你会更幸福。你们认为呢? 之前,我也一度是这么认为的。降低你的期待值,得到的结...
    水阔阅读 772评论 0 0
  • 2017-04-15文:角子羽角子羽 阳光、空气、时间是公平的,有时候地理空间也是一样的,但其实我们却没有生活在同...
    禾早茶阅读 6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