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渐渐明白了一开始都是别人抱着善意的接近和陪伴,但善意总有被消耗殆尽的一天。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毕竟结局总是一样,所以慢慢等着这天来到就好。所有人都会走,要学会好好道别。

从第一次住airbnb 开始,就喜欢上了这种边旅行边遇见的方式。第二次是到了天津,住到了星期二客栈里。第三次是在南京、第四次和第五次都是在厦门。从Ina 姐家离开的时候,我说了一句,真希望以后能经常来玩,她说,想来就来哇,没客人的时候房间就给你留着。而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又一次随着我这自来熟的烂性子经常过去打扰,所以至今也没有去过。

春假去了厦门,一个人住民宿,在鼓浪屿走遍大街小巷去找当地人自己做的美味,穿过垃圾堆叠成山的曾厝垵小吃街挤到海边坐在沙滩上消磨时间,在园林植物园爬山走上了一条看不见人影的小路,留了一腿的疤。第一天下午到了鼓浪屿,先是找到了住处,然后一路向上走到鼓浪屿最高的地方。鼓浪屿的小街道有种说不出的古朴味,路上经常能看到有人背着相机,身边有穿裙子戴草帽的女生同行,也看到了几对拍婚纱照的新人。戴上耳机放了一个很丧的电台,走到海滨浴场上面的时候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可能是因为走了这么多路有些累了,六点多回到客栈就瘫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六点自然醒,洗了个澡换身衣服,又出去溜达。清晨的阳光透过墙上各种各样的形状洒在地面上,第一天晚上的夜市也在地上留下了痕迹。路上遇到两个女生,和我起的一样早,她们往日光岩方向去了。我溜达到岛边,每天到鼓浪屿的第一艘船刚刚靠港,港口有许多商贩在卖各种各样的小玩意。没有多待,九点多到曾叔那里又吃了一顿蚵仔煎,就离岛了。站在船边看着船划出来的浪花,鼓浪屿的风景很美,但是由于行程原因还是要在中午离开。突然觉得,要把日子过得像旅行一样,遇见再美好的地方也能抽身走掉,既然总有离别,我要做那个先走的人。

从厦门回北方,先去了一趟天津,得知心诺去了厦门,晚上到五大道那边和2ki姐吃了晚饭,回客栈的时候发现诗人大哥已经下班回来了。诗人和我说,心诺打算找新地方了,找一个小得多的地方,只住着常客朋友,现在的地方就留着当作做生意吧。他说,没事,等你以后来了肯定是有地方的,我们这些人都属于心诺的圈子嘛。我问,什么圈子。诗人说,就是心诺拉的一个群阿,我,女同学,还有2Ki 都在的,你没进吗。我摇头,他说,没事,肯定是心诺忘了拉你了,放宽心吧。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再多说什么。我想天津这个地方我不会再想去了,但是还欠心诺一本书,所以还是要去一次的。突然也不那么想要出去旅行了。

我也不清楚那时让我决定恢复单身恢复自由身的最后一根稻草到底是什么。

生日的时候收到了来自南京的礼物,一个一直挂在床边的捕梦网,一本越看越爱的书。有时看看小伙伴给我写的话还是会有些感动和幸福。现在想想如果我把南京当作天津一样,把在南京认识的朋友也当作第二种家人,再一次自作多情,会不会现在连出门的心情都没了。但是相遇就已经很美好了。

这个世界有太多美好的风景,像赤壁赋写的那样,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唯独留不住任何人。

所以渐渐学会接受这些了。

唯独庆幸我唱歌并不跑调,审美也还算正常,可以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