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退无可退时,最后的一片原野

早上刚刚上班,母亲就打电话给我。

说北京最近这几天有沙尘,出门记得戴口罩。问我上班忙不忙,又问身体好吧,又问谈没谈女朋友……,跟同事相处要融洽,工作要尽心……

母亲啰里啰嗦的问了一遍,最后还要嘱咐我这嘱咐我那。“我知道,正忙着,先这样吧。”听着母亲在话筒那边的唠叨,我有点不耐烦的说。话筒那边母亲先是沉默了几秒,然后轻轻的说了声“那你先忙吧”,挂断了电话。

其实母亲每次打电话都要问这问那,嘱咐我这嘱咐我那。有好几次因为母亲说得多让我不耐烦而对她语气不好。过后虽然也很后悔,但从未向母亲表示过歉意。母亲也从来没和我计较过,依旧是嘘寒问暖说个不停。


有时候,我们总是在抱怨母亲的唠叨、念叨。可当有一天她们的唠叨不在时,我们在世上便成了没根的草。

这让我想起一个身边的故事。

去年,我受单位派遣,去拜会一家公司的老总。

与其他企业家不同,这位老总的办公室既不大气也不古朴,墙面上摆放悬挂的并不是那些价格不菲的古玩字画,而是一幅看上去饱含岁月沧桑的旧照片,照片的主角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看得出来,老总长得和她很是有几分相似。

坐在老总的书桌旁,我一眼看到桌上摆放着一个造型十分奇怪的手指模型。见过许多“手模”,有整个手掌的,也有一根指头的。然而眼前的这个“手模”却仅仅只有半根小指头。我心里充满疑惑,老总从我的表情看出了什么,向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小指头。我清晰地看到,他的右手小指头仅仅只有半根,和桌上的那个“手模”一模一样。

老总给我讲了一段感人泪下的往事。


那时他28岁,刚刚开始创业,还是个与你我一样的愣头小伙子,被人情事故、被工作、被感情塞满生活,整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对于母亲的唠叨和叮嘱每次都很烦。一个阴郁的午后,他回到家,随便煮了点东西,吃完倒头便睡着了。谁也不曾想到,死神的魔爪正悄悄地袭向这个家。

他竟忘记了关煤气,家中的煤气开始泄漏。当母亲觉察到致命的危险降临身边的时候,已是四肢无力,思维混沌。然而,她使出最后的力气爬到儿子跟前,用力咬向昏睡中儿子的右手小拇指。就是这最后的一咬,将儿子的一截小指咬了下来,也将儿子从死神的手里夺了回来。儿子疼醒后得救了,然而母亲因为中毒太深,永远地离开了他……

“墙上的那个伟大女性就是我的母亲,是她生下了我,给了我第一次生命。也正是她,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最后一刻,以无尽的爱,狠命地一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老总说完,眼角早已满是泪痕。

每当他看到那“手模”的时候,他的心里便会有一股难以名状的强大力量支撑着他去拼争,去奋斗,去成功。他说:现在特别想母亲在耳边唠叨,可是耳边再也没有那种唠叨了。

那一刻,我眼眶也挂满了泪珠。我完全能够感知到这位老总桌上那半根手指“手模”的特殊意义。以及,那种心里“排斥”却永远也离不开的“唠叨”。

其实,每位母亲都是一位漂亮的仙女,她们有一件非常美丽的衣裳。可是当她决定做某个孩子母亲的时候,当她准备呵护某个生命的时候,就会褪去这件美丽的衣裳,变成一名普通的女子,一辈子,平淡无奇。

下面,我们一起来问自己几个小问题吧!

母亲睡觉的样子,你有没有认真看过?

你知道母亲的生日吗?

你知道母亲喜欢吃的食物吗?

母亲今天笑了吗?

母亲上一次买新衣服是什么时候?

你有没有送过母亲一束花?

……

你,能回答几个?


母亲的一生都在为儿女们操劳守候。当我们还在襁褓时,她便天天抱着我们,哄我们入睡;当我们长到少年时,她便天天念叨我们,夜夜帮我们捻棉被;终有一天,我们远行他方时,留给她的只有漫长岁月里的牵挂与守候。

母亲是盏灯,在黑暗中照亮前行远方的路;母亲是港湾,在冰冷世界中温暖浪子们的心;母亲是夏日的风、冬日的阳、春日的雨、秋日的果,没有人能丈量母亲脚下的路有多长。或许可以这样说,母爱有多深,它脚下的路就有多长,这路从一开始就铺在了我们子女内心的最温暖处了。

可,她们跋涉那么久、那么远,却从来没有一束玫瑰花。

现在,是时候该我们送给她们一束花了!

母亲,是我们退无可退时,最后的一片原野。

祝:天下所有的母亲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深海里面见不到一丝的阳光,冰凉的水温直击心脏,他像无数落水的人一样在里面扑腾呼喊,可那毕竟是海底千米以下呀!就像地...
    雁北南渡阅读 398评论 12 20
  • 午睡醒来,昏昏沉沉地侧趴着,窗外阳光和煦,新绿悄衍,一袖微风拂过,满树的叶子都交头接耳、哗啦哗啦地,偶尔飞来一两只...
    南佳阅读 179评论 0 0
  • 谢谢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文 | 鸿鹄创客队长 生命对于每个人其实只有一次,但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二次,一次是父母给的...
    鸿鹄创客队长阅读 163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