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 | 异样的丈夫

图片来自《流泪的新娘》

-  1  -

蒋小鱼和章晓天,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夫妻。结婚已经半年,丈夫章晓天对妻子非常宠爱,蒋小鱼也很信任自己丈夫。章晓天事业很顺利,她幸福地做起了全职太太,为丈夫洗衣、做饭,生活非常甜蜜。

只是最近一个礼拜,蒋小鱼发现章晓天每天都很晚回来。回来的时候,一脸疲惫,身上还带着烟草味道。

帮他洗外套的时候,蒋小鱼发现了外套上有几根长长的头发,颜色微黄,形状微卷。她断定,肯定不是自己的头发。

“几根头发而已,代表不了什么。”蒋小鱼选择相信自己的先生。

过了一个礼拜,章晓天洗澡的时候,她在整理丈夫衣服,从西装口袋里发现了一支用过的口红。

“晓天,你口袋有只口红,送给我的吗?”蒋小鱼故意问。

洗澡间水声哗啦哗啦的,看不见章晓天表情。

“噢,那是我一个女同事的口红,她走的急,掉在路上,我就顺手捡起放在口袋里了。这两天忙,忘记还了。”

蒋小鱼深爱着她的丈夫,她仍然决定相信对方。只是,从此却不由自主留了些心眼。

有天,章晓天走的很匆忙,出门忘记带手机了。蒋小鱼一路追着丈夫,但章晓天一进车库,很快就把车开走了。

此时,蒋小鱼拿着章晓天的手机,手机刚好收到一个消息,“亲爱的,你出发了吗?我等不及想看到你!”。

蒋小鱼想打开看个究竟,却发现丈夫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密码换了,没法打开手机。她呆呆站在原地,突然感到有阵寒气从头顶贯彻到脚趾,最后到心都发生绞痛,一时间差点没站稳,扶着旁边的车才不至于倒下去。回过神来后,她一边痛哭,一边走回了家。

“我如此信任你,为什么还要和其他女人鬼混!既然决定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当初又为什么要跟我结婚?”蒋小鱼越想越心越痛,把身子蜷缩在被子里,捂着心口号啕大哭。

-  2 -

蒋小鱼和章晓天是在两年前一次漠北旅行中认识的,那个夏天,章晓天还是别人的男朋友。

一天,蒋小鱼、章晓天和女朋友李绮三人都投宿在同一家青旅。

这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还能够看清外面景色。蒋小鱼便走出房门散心。。

这是一个漂亮精致的四合院,院子中间有许多杏树,上面结了不少黄澄澄的杏子。杏树周边是一些沙屋,屋子全身都涂满了特制的沙漆,屋外的水泥地板上总有打扫不尽的风沙。这边位置离沙漠较近,抬头便可看到如金字塔般矗立天地间的沙山。

每次她望向沙山的时候,内心都感到震撼,只是,与此同时,也感到一阵落寞。她是一个人独自来旅行的,看着周围成双成对的游客,总有些触景伤怀。

蒋小鱼觉得有些渴,便去青旅大厅找水喝。无意听到两个人在大厅门口争执。

“晓天,我们换下酒店住好不好,你看,这边设施这么简陋,连空调都没有!”一位穿着时尚的摩登女郎跟旁边的男伴抱怨。

“绮绮,别闹,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男子有点不满,“这边昼夜温差大,到了晚上就凉快了。住酒店太无聊了,在青年旅舍大家一起交流不是挺好的嘛。”

听到“一起交流”,李绮的心紧了紧,章晓天就是被这样“抢”过来,原本是同事的男友,打听到对方是个低调的富二代,便想方设法接近,最后“交流”成自己男朋友。

来到这里,大概出于女人第六感,李绮总有种不安情绪,总想说服章晓天转投其它酒店。

知道说服不了章晓天,便赌气地找老板要了钥匙,一个人回了房间。

-  3  -

章晓天一人进入青旅客厅,在前台登记他们的身份信息。蒋小鱼近来找老板要水喝。章晓天闻声看去,眼前一亮,这个美女很清新,一身白衣,看样子柔美恬静,说话温声细语,有种楚楚动人的感觉,与从前交的女朋友都不一样,一瞬间给他初恋般的悸动。

“你也是来这边旅行的吗?”章晓天忍不住搭讪。

“嗯,你们也是过来感受沙漠风情的吗?”蒋小鱼刚才听到他们说话,对他印象还不错。

“呵呵,恩,以前向往已久,只是没时间。最近才抽出时间过来,刚才才到这里的。你呢?”章晓天兴致勃勃追问。

“我今天下午到的。”蒋小鱼礼貌回复。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互相稍微熟络了些。

“滋~”大厅上吊灯,灯光忽闪忽灭。

“糟糕!”正在登记住客信息的90后老板有种不妙预感“该不是灯泡要炸了吧,惨了,本来还剩几个灯泡,被隔壁一个客栈借去用了。”

像是呼应这个想法,大厅一下子陷入黑暗,老板满脸尴尬。

“你们在这等一会,我去拿个蜡烛。”老板打着手机灯,在身后柜子里面翻找,找到两只精致的手提欧式玻璃烛台,还有几只蜡烛。随后把蜡烛点在烛台里,并一起提到了桌上。

年轻老板心思转动,可不能让客人留下差评,得想个招,他对蒋小鱼和章晓天说,“会玩狼人杀吗?我叫下其他人凑个九人局。”

两人都挺感兴趣,便答应一起玩。过了十几分钟,一些房客陆续从房间出来,加老板、章晓天、蒋小鱼刚好9人。

章晓天一看没有李绮,问道:“李绮没来吗?”。

“噢,她说她今天有点累,先睡了。”老板说。

章晓天一听,有点不太高兴,但是并未表露出来。

当“上帝”宣告“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时,老板、蒋小鱼、章晓天三人同时睁开眼,蒋小鱼和章晓天咧嘴无声一笑,互相暗比一个ok手势。

“三只大灰狼”联手布局,把“平民”杀得“片甲不留”。

这个晚上,欢声笑语时不时从客厅传出来。夜渐渐地深了,烛光把一群人的影子照的老长老长。

“你们想不想去沙山?嘿嘿,我知道一条秘密通道。”大家玩熟了,老板得意地炫耀。

大伙一下沸腾了,都嚷着要去。谁都没感受过逃票的刺激,特别还是在大晚上,一群人一起逃票的刺激。

“好吧,给你们坐下我的宝驹,反正今天也充好电了”老板出去把一辆有点陈旧的敞篷机动三轮车开到了马路口,浑身有种既得瑟又假装低调的样子。

“你们赶紧上来吧。我把大门锁下,我们就出发。”90后老板哼着小调,把旅店的门锁好后。便载着一车俊男靓女兴致昂扬地出发了。

- 4 -

深夜,宽阔的马路上,一辆载着一群人的奇特三轮车孤单地行驶着。

90后青旅老板,一边踩着油门,一边高唱郑钧的《私奔》,嗓音深情而沙哑。“把爱情留给我身边最真心的姑娘,你陪我歌唱你陪我流浪,陪我两败俱伤。一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我梦寐以求,是真爱和自由。”

蒋小鱼默默听着这首《私奔》,却注意到章晓天,在目不转睛地温柔看着自己,这让她感觉有点无所适从,还有些害羞情绪。看着蒋小鱼害羞的模样,有种奇妙的感觉在章晓天身上流转,甜丝丝的,又冰冰凉凉,沁人心脾,让他一下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女朋友。

过了几十分钟,三轮车开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老板下车停了车,把那个有小缺口的铁丝网扯开。

“进去之后就是沙山景区,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离队”年轻老板一改轻佻风格,满脸严肃。

沙山进去后不久,沙尘暴就来了,老板心中着急了。“你们赶紧和旁边人拉着手,千万别掉队”

蒋小鱼有些着急,身边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正当手足无措的时候,一只手从后面牵住了她的手,手掌大而厚实,马上便让她紧张的心放松下来。往旁边一看,是章晓天,一瞬间,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席卷而来。

章晓天坚定地握紧蒋小鱼的手,两人一路无言。

风沙很大,甚至都要匍匐前进才能不被大风刮走。幸好,沙尘暴没有刮太久,大家有惊无险地汇合在一块。短短几十分钟,却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看,日出!”蒋小鱼激动地用手指着前方。

一轮红澄澄的太阳逐渐从地平线升起,橘红色光茫照耀在前面这片沙山的沙壁上,如同一片红色的海洋,海洋还在渐渐爬升、爬升,直到太阳高高地“挂”入了云层中。

看着如此绚丽的日出,蒋小鱼开心不已,而章晓天则在旁边深情凝视着蒋小鱼。

-  5  -

早上7点多,大家才从沙山回来,并且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章晓天回到房间后,李绮还在熟睡,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仅仅一个晚上便让章晓天的心发生了重大变化。

进门的声音惊醒了李绮,李琦睡眼朦胧地睁开眼,发现章晓天回来了,一下子瞬间睡意全无。

“你怎么才回来啊”李绮抱怨“该不会昨天你们玩了一个通宵吧”

“哦,之前在玩狼人杀,到了凌晨的时候,我们又去沙山玩了”章晓天对李绮说道,心情复杂。

李绮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怪他回来晚。“晓天,你过来一下”李绮笑嘻嘻地说,她想让章晓天抱一下。

“绮绮,我……”章晓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总感觉李绮有点不太适合自己,但此时此刻,又不好当面提分手。正要找借口拒绝李绮的亲近。

“主人,你来电话了~主人,你来电话了~”章晓天手机响了,看号码是老妈打过来的。

“绮绮,我先接个电话”章晓天走出房间,接通了电话。

过了很久,章晓天才进来对李绮说,“不好意思,绮绮,我必须马上回去一趟,你先再这边玩,我已经帮你付了两天的房钱,还帮你订了一张民俗演出的票”。

李绮听了,掩不住的失望:“才来,又要回去,我跟你一块回去吧”。

“不用了,你就在这里安心地玩吧,反正都给你安排好了”章晓天身体微微一僵。

章晓天收拾好东西,赶到了车站,只是没想到刚好看见蒋小鱼一个人站在车站门口。

“蒋小鱼!”章晓天分外惊喜。

“是你!”蒋小鱼看着章晓天。

“你怎么在这里”两人异口同声。

“我临时有事要回去,你呢?”章晓天问道。

“我外婆病了,所以我要马上赶回去,杜丽要过两天再回去”蒋小鱼面带忧色。

“噢,不好意思,你是坐什么车回去?火车吗?”章晓天连忙追问

“恩,火车,TXXX,你呢”蒋小鱼抱着期望语气说道,要是顺路就好了,一路上至少不会那么孤独。

“哦,好巧我也是这趟”章晓天笑嘻嘻地说,其实他之前已经订好了机票。

“真的吗?你女朋友呢”蒋小鱼好奇问。

章晓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不想让蒋小鱼觉得他是有女朋友的人。

“我们进去吧”章晓天转移了蒋小鱼的注意力。

上了火车后,章晓天和一个女生换了卧铺位置,睡在蒋小鱼旁边。

两人一路上,欢声笑语,相谈甚欢。蒋小鱼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章晓天,只是对方已经有了女朋友,她不想做第三者。只是爱情的魔力,又忍不住想和章晓天说话。

两天两夜的火车,章晓天一直陪在蒋小鱼身边。旅途结束后,两人加了微信,约好有时间一起玩。

“绮绮,我们分手吧,和你相处的这段时间,我感觉到我们都不太适合对方,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人”章晓天在回家路上,发了一条这样的微信给李绮。

“为什么?”李绮收到微信消息,快要疯了,她不断发信息询问章晓天。

章晓天没有回复,李绮并不是他的第一任女朋友,也不是最后一任,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从两人在一起时,种种的不合适感觉出来。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好男人,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风流的男人。但是直到认识了蒋小鱼,他才发现这才是他的真命天女。

章晓天把李绮从微信通讯录里删除了,同时也拉黑了李绮的手机号,决定与李绮彻底断绝联系。

章晓天紧张地拨通着蒋小鱼的手机号,“小鱼,你现在在忙吗?”

“在车上,怎么了?”蒋小鱼疑惑地问。

“小鱼,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章晓天嗓音有点嘶哑。

“你女朋友呢?” 蒋小鱼问,听不出情绪。

“我们分手了”章晓天老实答到。

“……”沉默了一会,让章晓天都以为要拒绝了。

“好,我答应你”蒋小鱼笑了。

“真的?!”章晓天欣喜若狂。

两年之后,蒋小鱼和章晓天步入了婚姻殿堂。

-  6  -

章晓天回来的时候,蒋小鱼已经调整好了状态,并从回忆里抽离出来了。她依旧是往日那个温婉可人的妻子,但从此时刻都注意着丈夫的动静。

有时候她会看章晓天会在半夜偷偷跟人聊天,当她假装要醒时,章晓天便迅速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

有时候她会瞄到丈夫聊天对象的头像,看样子是个女孩子。

果然没错,蒋小鱼心中暗暗发苦。“既然如此,我就看看,到底是谁!”

“小鱼,今天晚上我回来可能有点晚,你先睡吧。”章晓天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

蒋小鱼点了点头,说:“好吧,公司又要开会吗?”

“恩,开完会,不一定能回来,有可能直接睡公司了。”章晓天眼神闪烁。

蒋小鱼假装看不出自己丈夫心中有鬼。

章晓天走后,蒋小鱼一路尾随章晓天,很有耐心地等了一天。刚开始确实是进入公司上班,但下班后,大约9点多,章晓天就从公司门口出来,准备开车走。蒋小鱼赶紧打了一个出租车,坐在车后座,给了司机五十块钱,“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牌号是浙AXXXXX的奔驰。还有,不准中途接客,我有急事。”

“好好好,姑娘别着急!”开车老师傅也不敢多问,反正有钱赚就行了。

跟着章晓天一个多小时,才来到了郊外一处住宅。

“姑娘,是这里吧?”老师傅试探性地问。

“恩,就是这。”看着章晓天停好车后,蒋小鱼拿起包就要走,但又立马被老师傅阻止。

老师傅不好意思地指了指电表:“姑娘,你看,五十块钱不够啊”。

蒋小鱼一看计价表,总共120元,没带这么多现金,只能手机支付了。

耽搁了好一会儿才付好了车钱,蒋小鱼连忙下车。

她找了好一会儿,但章晓天已经不知所踪。正当她懊恼不已的时候,却听见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她看见似乎有个人直挺挺地从阳台摔了下来。

可以说蒋小鱼是事件的第一时间目击证人,周围也没有人,她非常害怕,也不敢乱看,只是立即通知保安。保安确认后,立马拨打了救护电话。

找不到章晓天,蒋小鱼只能先找车回家。

“姑娘,姑娘?”原来是刚才那个老师傅。

“师傅,你还没走啊。”蒋小鱼大喜过望。

“姑娘,是要回去吗?”老师傅憨厚地说,“这么远的路,空载回去太费油了,我本来想在这边等等,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恩,回去。”蒋小鱼看着师傅踏实的笑容,心稍微安定了些。

“好咧。”老师傅开心地说道。

蒋小鱼并没有回家,只是在家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了进去。她有些害怕回去,也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面对章晓天。

-  7  -

蒋小鱼知道总是住酒店是不行的,花了一天的工夫,调整好了心态,然后回了家。

丈夫依旧没有回来,家里面所有东西的摆放都和离开前一样。

过了一个礼拜,没等到丈夫章晓天,倒是等到了两位警官。

“章太太是吗?我们是杭州市公安局,现在怀疑你丈夫和一起谋杀案有关,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回去调查。”

“啊?”蒋小鱼满脸错愕。

蒋小鱼被警察带到了局里审讯室。

“9月6号,红星小区发生了一起坠楼案,你知道吗?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你丈夫的指纹。”

“什么?”蒋小鱼愣住了。

“那天你丈夫在哪?” 张警官敲了敲桌子来强调。

  “……”蒋小鱼实在难以启齿,难道告诉他们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偷情嘛。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

“进来”张警官有些不太高兴。

一个小警察凑到张警官耳边说些什么,他听了,脸色很激动“什么?案子破了?”

蒋小鱼听到“案子破了”两个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起谋杀案件其实在她到警察局的时候,就已经完全破了,但是警方还是想听听蒋小鱼的陈述。

受害人其实并没有死,由于摔下的楼层不是特别高,抢救也很及时,所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一直陷入昏迷中。而在今天中午的时候,病人才苏醒过来了,接下来便真相大白。

蒋小鱼迫切想知道一切真相,她感觉丈夫好像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却从来都没打算告诉她。她立即求张警官告诉她这个答案。

“还是让你丈夫亲口告诉你吧”张警官微微一笑,便带蒋小鱼去了另一间房。

这是个很特殊的房间,从里面看得到审讯犯人的情况,但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形。透过单向透视的隐私玻璃,蒋小鱼看到了章晓天,坐在审讯室中,面色憔悴。章晓天的身上还有一些被毒打的痕迹。

蒋小鱼看见章晓天之后,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嘴巴。不敢相信平时潇洒文雅的丈夫居然会得这么落魄。即使知道对方背叛了自己,但是多年感情,还是让她忍不住关心。

“今天中午,坠楼女人郭燕燕苏醒,透露凶手是名叫李绮的女人。郭燕燕和李绮,原本是大学同学,但李绮却介入郭燕燕家庭,与其丈夫纠缠不清,致使郭燕燕上门与其发生争执。根据现场痕迹,两人应该是在阳台附近发生口角,致使郭燕燕坠楼”

“另外,经过调查,我们知道,李绮的前任男友是你丈夫章晓天。但你的丈夫章晓天和李绮关系,却并没有那么好。”

张警官把大致情况告诉了蒋小鱼。

“难道…..是我错怪了晓天?”蒋小鱼看着对面的丈夫,原本是要恨他的,但此时却又被他的狼狈模样打败。原来,终究还是爱更多些。她的眼泪在此刻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张警官把一个监听耳机递给蒋小鱼,“实际情况,还是由你丈夫来告诉你吧”。

-  8  -

审讯室中,负责审问的李警官在给章晓天做笔录。

“你和李绮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前任女友。”

“你们在什么时候分手的,分手之后还有联系吗?”

“两年前分手的,我把她微信和手机号都拉黑了。”

“那为什么她还能找到你?”

“唉,我也没想到,她搭上了我一个合作伙伴金先生,金先生非常宠她,经常带她出席酒会,又一次那个酒会我也在场。金先生把她介绍给我认识时,我才知道是她。从此以后她就缠上了我。”

“她为什么要缠上你?”

“呵呵,大概是想报复我抛弃过她,再顺便捞一笔吧。她总是趁金先生不在的时候,不断骚扰我,企图影响我和金先生的友谊。这个女人甚至会在信息中自导自演,发一些我们好像很亲密的称呼。我真的不想让我老婆误会,所以每次都是偷偷回。”

“9月6号为什么你会去她公寓?”

“李绮跟我说,她现在需要一笔钱,只要我给她,她就不再骚扰我。我也想看看她到底玩什么花样。”

“那天你进李琦公寓后,房间里面还有谁?”

“那天李绮带我进了公寓,进去后,我看到阳台上还坐着一个女人,有点像金先生妻子郭燕燕。”

“那天你去李绮公寓,你和郭燕燕是不是一起约好的?”

“当然不是,但是好像她们两个好像是提前约好的,让我在客厅等。我一进来,李绮就把窗户拉上了,听不清她们在讲什么。”

“她们谈话是什么情形?”

“刚开始很平和,后来郭燕燕似乎很激动。两人就在阳台上激烈争执,我跑过去来不及阻止,郭燕燕就从阳台上掉下去了。当时李绮也吓坏了,但当我掏出手机,打算立刻报警,就被李绮打晕了。”

“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被李绮关在房间储藏室里,这期间她做了什么?”

“我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心狠程度。自从郭燕燕坠楼后,她就和个疯子一样,每天都要打我泄气。还逼问我银行账户和密码。”

这时,李警官收到了张警官的传讯,李警官马上对章晓天发问。

“你妻子知道这件事吗?”

“她……还不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告诉她呢?”

“我…..我实在不想让她误会,也不想给她增加心理负担。我只想让她做一个快乐的天使。”

“你知道吗?你的妻子也来了。她就在这里。”李警官笑了笑。其实案子已经结束了,但是还是要走下流程。

“什么?”章晓天大概知道蒋小鱼迟早有天发现自己对她的隐瞒,但要面对的时候,愧疚感却让他有些羞于见面。

张警官打开审讯室的门,蒋小鱼已经泪流满面,有委屈、愤怒,但更多是深爱和心疼。

蒋小鱼和章晓天深深地拥抱在一起。病人苏醒,犯人被捕,人质被救,一切终于圆满结束了。章晓天把头埋在蒋小鱼的肩膀上,在众人看不见的角落,嘴角微微抽了个弧度。

-  9  -

从公安局回到家后的第二天早晨,蒋小鱼外出买菜,章晓天公司请假一天,专门陪下妻子。房间里只剩下章晓天后,他打电话给秘书小陈,“事情都办好了吗?”

“恩,一个礼拜前,我们就按您吩咐办妥了。”

“有人知道吗?

“章总放心,没人知道是我们公司收购的。说来也奇怪,金老板的股份怎么会在一个女人手里。”

“呵呵,谁知道呢,反正对我们来说,也没坏处。”章晓天笑着说。

章晓天拿起旁边的酒杯,轻轻地摇曳,红酒的芬香缓缓散布出来。

一开始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握之中,他利用李绮的拜金心理,在李绮接近自己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透露金先生的股份价值,并引导李绮去骗取金先生股份,拿去转卖。自己则秘密收购这些股份。

而郭燕燕与李绮的关系,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能连李绮自己都不知道,郭燕燕心机有多么深沉,李绮其实就是郭燕燕找来勾引自己丈夫的工具。

婚姻法规定,夫妻一方婚内出轨的,如果因此离婚,则对无过错方承担离婚损害赔偿。法院会考虑出轨一方对婚姻的影响,在照顾女方的基础上公平分割财产。

而郭燕燕计划很周密,但却没想到,自己如此费尽苦心的部署,丈夫却把股份转让给一个小三。知道这件事后,一时情绪失控,与李绮争执,却不小心从阳台跌下去。

章晓天进来后,看到了郭燕燕,假装不知道她们的事。后来两个女人发生争执,郭燕燕失足坠楼,他冲过去想拉住郭燕燕,但是没拉住。

郭燕燕从阳台摔了下去。想到李绮肯定会立即逃走,章晓天便将计就计,并用言语刺激李绮,李绮果然绑架了章晓天,藏在房间的储藏室里。李绮捆绑章晓天的手法很不专业,章晓天其实早就可以逃脱,但他却没有走。

章晓天知道李绮是不敢亲手杀人的,顶多受些皮肉之苦,因此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没有人会害怕一个囚犯,章晓天在这期间反而套取了李绮很多情报。当他知道李绮的股份秘密委托中介公司低价转让时,他趁李绮不在,挣脱了绳子,马上通知秘书立即收购该股份。

收购完毕后,章晓天伪装居民匿名报警。他被警方顺利“救”出,李绮也被警方抓捕归案。

一切尘埃落定,章晓天成为最大赢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

“咔嚓”蒋小鱼回来了。

“晓天,今天中午,我们吃砂锅鱼、糖醋鸡,然后再炒几个小菜。”蒋小鱼依然和从前一样,在厨房甜蜜地忙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