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限刚过去的第一个夜

扑腾一天
才想起来被搁置的生活
直到腹中嘤嘤生痛
想作无事呻吟的
近乎矫情的哀伤
还是嚼一口可口的饭菜
片刻,觸覺才復歸。
深嗅一口空气的味道,
还好,依旧如九月的清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