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克20年,我快绝经了,他当爸了

96
悠然不知岁
100.6 2019.03.11 21:22 字数 3745
u=2254537583,3429040622&fm=26&gp=0.jpg

-1-

我出生于72年,现在已经是个老阿姨了。

26岁时,我嫁给当时苦追了我多年的高中同学王鹏。

王鹏的父母对他要求非常严苛,在我们眼里已经是学霸级的人物,但还会因成绩没有达到父母的期望而被责打。

有时候我看他太闷,会画漫画逗他。他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我的。

但当时我喜欢的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对王鹏那种戴着近视镜,爱学习的乖孩子没什么兴趣。

我的家庭和王鹏家正好相反,父母很少管我。我爸和我妈感情不好,在一起就吵。

我爸喜欢打麻将,我妈喜欢逛街,他们俩人各忙各的,我放学回去家里经常没人,冰锅冷灶,我就自己泡泡面。

我家的泡面都是成箱的买,口味轮换着吃。到现在,我闻到泡面味就反胃。

高中毕业,王鹏考到了我们省最好的大学,学信息工程。我呢,分数不够,只进了一个民办大学,学旅游管理。

我的男朋友,那个篮球队的队长,进了体院。刚开始我们还偶尔去对方的学校,渐渐的,就开始疏远了,谁也没说分手,但就是慢慢不联系了。

反而是王鹏,会常常来找我。他说他一直等着我和男友分手的,他说他才是最爱我的人。

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两类人,学霸怎么可能爱上学渣呢?或者内心,其实我不够自信,所以再次拒绝了他。

之后我又断断续续谈了2次恋爱,但最终都无疾而终。

毕了业,我去了一家旅游公司,做导游。能游山玩水,还能养活自己也不错。更好的是,这样我就可以经常不回家。

-2-

我跟王鹏再见面是在高中同学的婚礼上。

高中同学结婚的结婚,恋爱的恋爱。只有我跟王鹏还单着。同学们起哄,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干脆我俩凑一块得了。

王鹏说他一直等着我呢,等我玩够了,玩累了,在他这个温暖的港湾停留。我当时特别感动,他居然会等我这么多年。

相恋一年,我俩就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结婚了。

我们俩都是独生子女,他爸妈跟我爸妈一样,都觉得熬到孩子结婚成家,就彻底解放了。

我们结婚的婚房是王鹏单位分的,他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研究所,工资福利都不错。

我继续做我的导游,王鹏没说什么,但是公公婆婆都很有意见,让我转成文职,结了婚就别四处跑了,赶快计划着要个孩子。

可旅游是我的爱好啊,真让我整天朝九晚五坐在办公室里,我会憋出病的。

何况,我根本不喜欢孩子,也不想要。但迫于压力,还是开始慢慢减少带团次数,一个月带一两次。

真正决定丁克,是有一次去看望刚生过孩子的好友。

之前多爱美一个女生啊,生了孩子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整个人看起来是肿的。大白天,她的房间拉着窗帘,她说婆婆说孩子没满月,不能见强光。

我陪她说话的功夫,孩子一会一哭,她一会儿喂奶,一会儿把尿。自己的头发都粘成一缕一缕的,一看就很久没洗了。

养个孩子太可怕了。我那天看的心生悲凉。

想起我从小我爸妈也没怎么管过我。如果我有了孩子,像我爸妈那样,我肯定不愿意,我自己从小缺爱,不能再让孩子遭这样的罪。

可是如果让我一心扑在孩子身上,像我同学那样,我又很怕会失去自我。

回去我就跟王鹏商量,我们以后能不能不要孩子,做丁克,就把对方当孩子宠着。

王鹏自小生活在父母的高压下,也不快乐。他想想也是,与其让孩子打乱我们的生活,不如两个人自由自在。

何况,那时候丁克挺时髦的,上海、北京很多大城市的前卫的年轻人都选择丁克,我们俩觉得用养孩子的钱游山玩水更自在。

-3-

我爸妈知道我跟王鹏打算丁克,都骂我俩自私。

“我俩都要上班,生了孩子谁带?你带吗?我小时候就是吃方便面长大的,你还要我孩子继续吃方便面长大吗?”

我妈一听我这样说她就来气了:“你俩的孩子,凭什么我带,这不该王鹏他妈带吗?我把你养大,还欠了你了。你自己爱生不生。”

“行,我不指望你们带,你们也别干涉我们的生活。”

话挑明了,我爸妈也不好再管我和王鹏生孩子的事,他们明面上不说,常常暗示谁家孩子多可爱,我哪个同学又当了妈之类的。

我不接他们话茬,他们气归气,也拿我没办法。

王鹏父母那边就比较难搞定。他爸妈觉得丁克都是我的主意,跟我摆事实讲道理,说我们现在年轻不觉得,老了就会很孤苦。

我婆婆还悄声跟我说:“两口子过日子总有厌的时候,有个孩子就不一样了,就把你们两个人紧紧连在一起了。有了孩子,婚姻才稳定,才持久。”

要靠孩子才能拴住王鹏的心,那我也太惨了。

何况,她不知道,王鹏对我死心塌地,这么多年,我谈了两三次恋爱了,王鹏一次没谈过,从高中追我到大学毕业。我还需要栓王鹏的心。

我在心里冷笑,觉得上一代女人活的真可怜。

不管老人怎么说,我跟王鹏都阳奉阴违。继续我们的丁克生活。

-4-

身边的同事同学陆陆续续都已为人父母。我和王鹏下了班去打球,节假日就四处旅行。偶尔同学聚会,听到他们抱怨,养孩子多花钱,辅导作业多气人。

我和王鹏相视一笑,觉得我们俩当初的决定真是英明。

同学们也羡慕我们俩,说“还是你们这样好,没那么多烦恼,成天旅游爬山,太幸福了。”

我也觉得自己很幸福。

婆婆虽然对我意见很大,但毕竟不住在一起,我们只是偶尔回去看看他们,吃个饭,她说我,我就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反正我不指望孩子养老,我会赚够足够的钱,老了就和王鹏住最好的养老院,跟一群老头老太太打打麻将,聊聊天。

真正意识到出问题,是我41岁时,那一年,我生了场大病,子宫肌瘤。

刚开始是月经不规律,出血量增大。我刚开始没当回事,以为是戴避孕环的副作用。到年底单位体检,才检查出来我得了子宫肌瘤,需要做手术。

医生给了两种方案,一种直接切掉子宫。一种是微创手术,剥离肌瘤。听说我还没有要孩子,就建议我采取微创手术,剥离肌瘤。

我追问原因,为啥我会得这样的病。医生说,有各种原因,但也跟不生育有关系,正常的生育孩子,反而不容易得子宫肌瘤。

我听了,五味杂陈。开始怀疑自己当时丁克的想法是否正确。

在医院躺了一周。王鹏请假来照顾我。不知道是我敏感,还是多心,我觉得王鹏也有了一些改变。

-5-

在医院的那几天,我趁王鹏出去买饭的时候,曾经偷偷去7楼的生育科了解情况。我没想到,做试管婴儿的人那么多,原来有那么多人想要孩子而不得。而我们轻易的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手术半年后,我的身体已完全恢复。我曾经问过医生,说如果想要孩子,手术后半年就可考虑受孕。

我跟王鹏都快42岁了,还能自然怀孕吗?

我把自己的疑虑告诉王鹏。

“怎么突然改主意了,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王鹏并没有因我的动摇而动摇。

我做子宫肌瘤手术的时候,让医生把避孕环取出了,但是我没告诉王鹏。我内心有某种希望,希望还有机会自然受孕。

但是2年过去了,没有看到任何希望。

“我想要孩子了,我们去做试管吧。”我跟王鹏摊牌。

“你疯了吧,说一出是一出的。做试管也不是一次就能怀上的,你以为那么简单。”王鹏不愿去。

“你怎么知道的。”我奇怪王鹏怎么会了解这个。

“我们单位那小陈,跟她媳妇做了5次试管才成功,花了几十万。咱们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何必现在去让别人笑话。”王鹏说完就转身走了。

是的,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把我捧在手心里的王鹏。他现在对我越来越没耐心。常常我话还没说完,就借口忙,转身走了。

-6-

15年,二胎开放。我们一个高中同学高龄拼了老二。

我们一起前去祝贺的时候,王鹏抱着小婴儿,眼里满是温柔和爱。

他变了,以前他不喜欢孩子,年轻的时候我们去看电影,谁家小孩哭了,他会特别烦。嘴里嘟囔着熊孩子。

可是现在,抱着同学家的老二,他整个脸都舒展开了,鱼尾纹里都含着笑意。

“老王,喜欢就赶紧和老林生个,现在加油还来得及。”同学从王鹏手里接过孩子,打趣他。

我跟王鹏都红了脸。

回去的时候,我再次提出去做试管。

王鹏还是不情愿。

“就试3次,3次不成功,我就认命。”刚才看到王鹏对小婴儿的喜爱,那是发自内心的。我心里开始慌了。

人真是奇怪,年轻的时候明明两个人都不喜欢孩子。可是一过了40岁,莫名的就开始觉得小孩子可爱。

-7-

王鹏虽然不情愿,但拗不过我。

做试管,比我想象的痛苦很多。可我必须坚持。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

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忍受着身体上的剧痛,王鹏却已经心猿意马,让别的女人怀了孕。

小三主动找上门,让我把位子让给她。

我扑过去要厮打这个闯入我们生活的女人,却被王鹏拦住了。

王鹏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无可挽回。存款和我们在外面买的那套投资用的小户型给你。我们和平分手吧。”

我拿起沙发上的靠垫打王鹏:“你是为了孩子在外面找别的女人,还是早就厌恶我了。”

“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王鹏不语。

可我咽不下这口气。

闹了半年,那女人的孩子生下来了。我坚决要求做亲子鉴定。孩子确实是王鹏的。

事实上,他跟那女人在一起已经3年多了。而我还在傻傻的想着做试管。

这半年,王鹏没回来过,已经公然和女人住在一起了。公公婆婆知道外面的女人怀了王鹏的孩子,也都偏向那边。

我们这段婚姻彻底死了。

丁克23年,我快绝经了,再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而王鹏,升级成爸爸了。这是多么讽刺。

-8-

现在,我恢复单身1年了,我尽量宽慰自己,可是心里常常愤懑,恨王鹏,也懊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如果知道有一天我自己对丁克不够坚定,会想要孩子,我应该学徐静蕾,提前冷冻卵子。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傻,我太相信一个男人的爱,以为爱情会永远如初。现在想来,有什么真能抵过岁月的变迁?

我说出自己的经历,只是想让跟我有一样想法的姑娘,多一个心眼,给自己留条后路。

丁克这条路,看起来很美,但必须两个人态度坚定。半路上如果男人反悔,最伤的是女人。

  • END -
    作者简介
    悠然: 曾经的媒体人,正面管教认证讲师。写情感,写育儿也写故事。用文字记录生活,在故事里看人情冷暖。
日记本
Web note ad 1